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一部分 第二章 转身(2)

“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不冷静、不理智、不客观。”

老袁好奇心起:“女的?”

“对,他以前的女朋友。”向恒虽然比以琛高一级,却是一个宿舍的,对以琛的过去很了解。

“女朋友?”老袁一副听到天方夜谭的表情,“他有过女朋友?”

“对,后来她女朋友因为去美国和以琛分手了。”

“你是说……”老袁瞪大眼睛,“以琛被人甩了?”

“对,而且是不辞而别,他女朋友去了美国他才知道消息。这件事在学校传得很广,以琛很颓废了一阵子,那时候他抽烟喝酒全学会了。”

“不会吧……”老袁实在想像不出什么样的女人会抛弃何以琛。怪不得他不近女色,原来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正值下班的高峰期,默笙不急着回去,随着拥挤的人流无目的地乱走。

直到刚刚,她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和以前真的很不一样了。以前的她绝对不会这么退缩,明明很想很想见他,却不敢。

那时候不管以琛多么冷漠,多么拒人千里,她都可以端着一张笑脸跟前跟后,现在却连说两句话的勇气都没了。

以琛曾经说她是sunshine,是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阳光,可是现在她连自己心中的阳光都消失了,又拿什么去照耀别人呢?

一辆银白的BMW突兀地停在她跟前,默笙头也没抬,绕开。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上车。”

她惊讶地抬头,是他!

以琛见她愣在那里,皱着眉头又说一遍:“这里不能停车,上车。”

默笙来不及考虑这是怎么回事,车子已经没入下班的车流里了。

“中餐还是西餐?”以琛注视着前方的交通状况,开口问她。

“中餐。”她反射地回答,说完才发觉不对,什么中餐西餐,他要请她吃饭吗?

以琛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还会拿筷子吗?”

默笙假装没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小心翼翼地问:“你要请我吃饭吗?”

“你捡到了我的皮夹,于情于理我都该谢谢你。”

“其实不用这么客气。”默笙讷讷地说,一阵沮丧涌上心头,什么时候他们到了说这种话的地步了呢?

晚餐是在著名的秦记吃的,优美的环境,美味的菜肴,周到的服务都无法改善默笙的用餐心情,对着对面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注定要消化不良。

悦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餐桌上的沉闷,以琛接起手机。“喂……对……我在秦记……不是,还有赵默笙……恰好遇见……好。”

他突然把手机给她:“以玫想跟你说话。”

默笙一呆接过:“喂。”

“喂,默笙。”轻柔的嗓音从彼端传来。

“以玫,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两头都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还是以玫说:“默笙,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还不错,简直要乐不思蜀了。”默笙故做轻松地说,没注意到对面的以琛动作突然一滞。

“嗯。”又是一阵沉默,以玫说,“你可以把联系方式给我吗?我们找个时间见一见。”

“好的。”默笙报上手机号码。

“嗯,那再见了。”

“再见。”

收了线,她合上手机还给以琛,他却没接。“把你的手机号码输进去。”

默笙一怔,低头输入号码,却在输入姓名时犯了难。

“你是用什么中文输入法?”

“笔画。”

“哦。”

还是打不出来。“默字怎么打?”

以琛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手机:“我来。”

默笙尴尬地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银灰的手机上优雅快速地跳跃,几秒钟时间就打好,合上收进衣袋。

“你连中文名字都忘了怎么写了?”

“不是,你的手机我不会用。”默笙讷讷地解释。

他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晚餐就在这样沉默的气氛中度过,甚至一直持续到他送她回家。

默笙下车说:“谢谢你送我回来。”

他点点头,开车飞驰而去。

默笙站在原地,只觉得茫然,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意识到路人怪异的眼光才如梦初醒,脚步匆匆地奔上楼。

“相、相亲?”默笙拔高声音叫道。

“你小声点!”花仙子捂住她的嘴,默笙咿咿呀呀的,花仙子警告她说,“不准叫出声,知道了吗?”

默笙赶紧点点头,等她一放开就问:“你要去相亲?”

“不是我,是我们。”

“我?为、为什么?”默笙有点呆滞。

“我们社里没有男朋友的就你跟我年纪最大,还不抓紧点就嫁不出去了,你知道不知道?”花仙子哗哗哗地翻行事日历,“今天的标的物是XX公司的系统工程师,两位,你和我去正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