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2章 那些要记的事(2)

“你这头猪。”

    说话的是老大,看来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我一个。

    思靓笑了下,又把话题绕回去:“五一的时候好像有上海专场招聘,容容你去不去?”

    “为什么这么问,当然去。”容容斯文的放下筷子。“上海机会多发展空间大,我以前就一直在投简历。”

    思靓眨眼:“我们又没说你什么,你急着撇清什么呀?”

    我终于把那块饱受蹂躏的肘子肉塞进口中,忽然觉得这顿饭又无趣又漫长,也许因为前面吃太饱了吧。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庄序,他正侧头跟思靓的男友卓辉在说什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女生这边的话题。

    足足一个多小时,大家才酒足饭饱的从包厢里出来。庄序去前台结帐,我刻意落在最后面,离大家远远的,因为我居然开始打嗝了。

    ==

    出饭店一定要经过庄序结帐的前台,我捂着嘴正想快步走过去,不料喉咙却在这时极度不合作的连打了两个神气响亮饱嗝。

    我僵硬,看着庄序挺拔的背影。

    你没听到没听到,千万别回头啊……

    可惜老天不帮忙,正在结帐庄序回过头,看到是我,又神情淡然的转了回去。

    我连忙快步的走出去,丢脸死了。

    出去以后又被老大和小凤毫不留情的嘲笑了一番,郁闷加倍。思靓他们正在讨论接下来去哪里玩,庄序走出来,他一向沉默是金,这次却提议说:“去唱K吧。”

    “哇,庄序你今天这么大方,这个时间唱K很贵的。”

    “是啊,不是说好去饮水吧打牌,不然去逛夜市的吗?”

    “没什么,一时性起而已。”庄序说着忽然抬眸瞥了我一眼,目似潭深,嘴角却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我呆了一呆。

    大家都纷纷赞成,兴致颇高,只有小凤反对。“不行拉,西瓜吃撑了一直打嗝,怎么唱歌啊。”

    是啊,我现在这个样子,难道唱一句打一个嗝吗?想想都觉得可笑。

    庄序他明明知道,那么……是故意的吗?这种想法让我有点难堪,脸有点克制不住的要烧起来。

    不过,也许只是没想到而已,我不用这么,他也没必要这样。但是,刚刚的眼神又是什么意思呢?

    听到小凤这么说,大家都有点扫兴的样子。老大捏了我一把:“就你毛病多,不准打了。”

    “哎,我不去了,你们去玩吧。”我说。

    “你一个人回去干什么。”思靓说。

    “我……”正要找借口,手机忽然响起来,我赶紧拿出手机走远了几步接起。

    是舅舅的电话。

    “曦光,你妈妈说你回南京了,怎么不打电话给舅舅?”

    “我才刚到,正好有同学聚会。”

    “聚完了吧,晚上来舅舅家住,我让人给你收拾好了。”

    “哦……我正要去。”

    又跟舅舅说了几句,我收了手机回头。不远处的他们又重新说笑起来,气氛融洽自然,想想刚刚的气氛,也许我不去更好。

    也许半年前我根本不该搬回宿舍的。

    “我不去了。”我开口说。“我去亲戚家。”

    我忍不住看向庄序,心想我这么说也许他会轻松吧,却看到他偏开头,似乎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嘴角的笑容早就冷掉了。

    “晚点再去不行吗?”思靓挽留我。

    “算了,坐车累死了,没力气玩了。”我挥挥手,“先走了,再见。”

    跟他们告别后慢慢踱到公车站,来了一辆辆公车,却始终没有我等的12X。南京的公交车有时候很爱扎堆,很久不来一辆,一来就来好几辆。

    等车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来,这次是表弟打来的。

    “姐,你还没上车吧?”

    “没。”

    “别忘了把我的MP3带来,你忘记多少次了。”

    “唉~”对,他的MP3借给我很久了,每次说还他都忘记。不过MP3在宿舍啊,难道要专程回去拿一趟。

    “下次带给你行不行?”我跟他商量。

    “不行。”表弟语气坚决,“因为你有中年健忘症,下次还有下次,我不信任你。”

    中年健忘症……

    我这个年纪,怎么也应该是少女健忘症才对吧--,真是欠教育的小孩。

    无奈的走去宿舍,还好我的宿舍离公车站不算太远,只是要爬四楼。

    我的床位是靠窗的上铺,和别的床铺一样,挂着床帘,隔成一个私密的小空间。本来是没挂的,但是人人都挂,不挂的话反而成了最怪的一个。

    爬上床,正在床上翻mp3的时候,宿舍的门又被推开了,我听到思靓的声音。“搞了半天还是去逛街。”

    “KTV居然没空房间了,今天又不是周末,怎么这么多人。怪不得庄序一直沉着脸。”

    这个声音是小凤,奇怪,她们怎么也回来了?

    “快点换好鞋子走吧,他们在楼下等我们。”

    “等等,我上床拿个薄外套,晚上会冷。”

    “就你事情多。”

    透过床帘的缝隙,思靓和容容坐在自己的床上换球鞋,小凤正往自己床上爬。

    正要开口叫她们,忽然听思靓问:“容容,你和庄序今天怎么啦?话都没说一句。”

    心莫名的漏跳一拍,我闭上嘴。

    容容轻笑:“我们是什么关系?谁规定我们一定要说话的?”

    “你们什么关系?!A大商学院公认的金童玉女,容容,我真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明明两个人都喜欢对方,偏偏谁都不肯说,你们要是早点挑明了,当初西瓜也不会……”小凤顿住了,轻哼了一声。

    思靓语气要温和很多:“你们到底打算怎幺样,就这样僵着吗?都快毕业了。容容,你们都太骄傲了,有时候先退一步并不代表就是输了。”

    半晌容容的略带自嘲的声音才响起。“今天的叶容还是当初的叶容,你们以为今天的庄序还是那个庄序吗?”

    小凤迷惑不解:“你说的什么意思?难道庄序会因为月薪八千就看不上你了?”

    思靓却似了然的问:“容容,你后悔了是不是?”

    容容站起身:“小凤,你衣服拿好没有,走了。”

    她们离开后,我又找了一会才找到MP3,然后离开宿舍,没选择坐车,而是慢吞吞的走向舅舅家。

    舅舅家不远,从A大坐公车的话15分钟就到,A大附近不算繁华,15分钟车程外的舅舅家所在却是不折不扣的富人区。

    从大一到大三,我在那里住了三年。

    舅舅舅妈都是生意人,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家里虽然请了保姆照顾表弟,可总还是不放心,担心他学坏,所以当初一听到我考上A大,舅舅立刻让我住到他们家去。

    所以我只有大一军训和开始一个月住在学校,之后就直奔舅舅家的洗衣机和保姆去了。

    大四开学我才重新搬回宿舍,给舅舅的理由是为了方便找工作和泡图书馆写论文,表弟私下却嘲笑说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这个语文从来没及格过的表弟还是第一次把成语用得这么贴切。

    那时候,大三的暑假,我刚刚认识了给表弟做家教的庄序,知道他也是A大商学院的学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