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九章

 时间进入六月,南京蓦的就炎热起来。

    在南京待了近四年,最大的感觉就是南京似乎没有春天和秋天,不是热就是冷,长袖衬衫都很少穿到,可以直接在短袖T恤和毛衣中过渡。

    不过这样炎热的天气,倒是正好符合了眼下焦躁的心情——不是因为我的答辩,而是因为表弟的高考。

    舅舅舅妈自然是如临大敌,我爸都打电话来关心,虽然舅舅不太领情。我也不自觉地紧张起来,走过表弟房间时脚步会不自觉的放轻,唯恐打扰到他休息。然而在这一片紧张的气氛中,准考生却优哉优哉得欠扁,一点着急的样子都没有。七号就要高考了,六号他还在研究游学手册。

    “这个学校看起来满漂亮的。”

    “……你还是先考完再说吧。”

    表弟高考完去欧洲游学是很早就决定的事情,不过我没想到我也会被拉去,本来说是舅妈陪同的。结果现在舅妈临时有事去不了,只好我上阵,一想到要在飞机上坐十几个小时,我就开始发怵。

    “姜锐你要不要看看书啊,明天考试了。”

    “谁在考试前看书啊。”表弟很不屑地说,“临时抱佛脚有什么用。”

    谁说没用。我鄙视他,我就是临时抱佛脚考上的。

    当年得知我要考A大,父亲准备了大把关系,谁知道成绩一下来,我居然恰好卡在分数线上。一家人惊喜莫名,差点把我当成平时深藏不露的天才。其实也就是运气好而已。一进A大我又懒惰了下来,现在的成绩不死不活的,我大概就是那种应考类学生吧。

    站起来去厨房端绿豆汤吃,顺便给表弟带了一碗,他哗啦啦地喝完说:“对了,聂曦光,明天你要陪考。”

    “舅妈说明天她送你去啊。”

    表弟撇嘴说:“不行,他们神经兮兮的,会搞得我精神紧张。”

    于是,时隔四年,我又一次来到了高考现场。第二天一早,老张把我们送到考点门口就回去了,下了车,姜锐四处张望。

    “你找什么?”

    “哎,我要进去了,姐,你多注意这些陪考的人啊,说不定有艳遇。”

    他朝我眨眨眼,然后贼笑着进场了。我茫然,按着他的话看了看陪考的人,一群大叔大妈……艳遇……寒了一下。

    趁着姜锐考试,我在附近酒店订了个房间,然后在酒店的中餐厅研究了半天菜单,点了几个菜,嘱咐好上菜时间。弄好了之后再附近逛了逛,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便回到校门口等姜锐。

    姜锐出来得极快,神采飞扬的样子不用问就知道考得很好,我迎上去,笑眯眯地说:“恭喜恭喜,终于甩掉了一门了啊。”

    姜锐一甩头发,臭屁无比地说:“姐,你说我考上省状元可怎么办啊?”

    我晕,无语了半天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那也只能节哀顺变了。”

    姜锐切了一声:“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啊。”他一边说一边贼兮兮地左顾右盼:“姐,遇见艳遇了吗?”

    我没好气,“艳遇你个头啊。走啦,去吃饭。”

    “等等等等,”他依旧不死心地张望着,然后一拉我的手,“在那。”

    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他拉到一个男生面前,姜锐大大咧咧地拍了一下那个男生的肩膀,叫道:“庄非。”

    然后扭头跟我介绍:“姐,他是庄非。”

    庄非?

    似曾相识的名字,我还没反应过来,姜锐说:“我同学,庄哥的弟弟啊,你忘记了啊?哦,庄非,这是我姐。”

    原来,是他啊。

    我打量了一下那个男生,瘦高俊秀的样子果然有几分神似庄序,我笑了笑说:“呃,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们在一个考场啊?”

    姜锐点点头,问庄非:“你家没人陪你来吗?”

    庄非摇头说:“没有。”然后生怕我们说什么似地,飞快地解释说:“我让他们不要来的,我哥高考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我也可以。”

    姜锐说:“你家那么远,肯定不回去吃饭吧,不如跟我们一起吃?”

    说着看着我,我当然也只好点头:“欢迎欢迎。”

    庄非的个性大概很害羞知趣,怎么也不愿意来,但是我这个表弟很擅长说服人,什么“都是一个学校的啊”,“下午的考试科目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啊”之类的,几句话就把人忽悠得跟我们一起吃饭了。

    我在旁边听得黑线无比。

    我们回到酒店的时间比我预料的时间早了一点,菜还没上,就先给他们要了茶水解渴定定神。

    庄非依旧比较沉默,安静地听着姜锐胡说八道,我分神觑了他两眼,发现他的状态似乎不太好,脸色很苍白,眼圈有点浮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我想了想,直接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庄非先摇头,停了一下有点小声地说:“我早上起来有一点点发热头晕。”

    高考里任何状况都是大事,我赶紧问:“现在还晕?”

    “现在不晕了。”庄非摇头,“就是有点担心早上没发挥好。”

    姜锐大咧咧地说:“不晕就好了,早上这种程度的题你闭着眼睛都能考好,安心吧。”

    庄非点头说:“题是都做出来了。”

    “那还担心什么,你这不叫状态不好,是兴奋过头,跟我姐似地。”

    我怎么了?我在一旁瞪姜锐。

    姜锐跟个说书人似的,开始抑扬顿挫:“你不知道我姐啊,平时成绩最多中上,就高考前几个月拼了一下,谁知道考试那天还发烧,我们都以为她完了,谁知道最后成绩出来比平时多了好几十分,我们都说她是晕了头才考这么好的。”

    “实力啊实力。”嘿嘿,对哦,怎么忘记这茬了呢,这可是我生平最得意的事情,连忙吹嘘一下。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其实我平时就有实力,因为莫名奇妙的原因发挥不出来,正好那天一发烧,我的小宇宙终于被点燃了……”

    我跟着姜锐一起胡说八道,庄非总算看起来不再那么紧张,有些羞涩地笑起来,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和容容姐说得不太一样。”

    话一出口,他好像自知失言,有些紧张得看着我。我心下一愣,看他一副紧张的样子,假装没注意,伸头张望。

    “菜呢菜呢,怎么还不上。”

    姜锐嘻嘻哈哈的和庄非说起别的,庄非跟他说着话,却不时地偷偷看我,脸上是有些担心的表情。

    他真是非常敏感的孩子。后来看我始终神色如常,才彻底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我也为他松的这口气松了一口气。

    很快饭菜准时一起端了上来,姜锐看了一眼菜式,抱怨说:“姐,你也太小气了,怎么没大餐啊,今天我考试好不好?”

    我瞪他一眼:“考试就是要吃平常的。”

    虽然是按着两人的量点的,不过三个人吃也够了。吃完饭赶他们上楼休息,我一个人坐在楼下,无可避免的想起庄非那句话来。容容和庄家是邻居多年,庄非和她熟悉是自然的,我倒没想到她对庄序的弟弟都会提起我。不知道算不算荣幸。

    容容对庄非说什么我不想去想,只是觉得好没意思,甚至有一丝后悔,不该叫庄非和我们一起吃饭的,若这一时好意又被看作别有用心,我情何以堪。

    不过后悔归后悔,下午数学考完的时候,我还是叫庄非和我们一起走,我记得我们应该是顺路。庄非没有拒绝,带着略微羞涩的表情上了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