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十三章

 我决定振奋起来……

    但是绝不包括被姜锐拖上飞机的这一刻

    “姐,你都这么大了,就别跟我耍赖皮了好吗?”。

    我被他“耍赖皮”三个字雷得不清,恼怒地说:“我哪有,被你骗了都不能抗议下吗?你明明说七月份才去的,今天才几号啊,到七月还有好几天。”。

    姜锐嘿嘿一笑:“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不是怕搭飞机吗?所以我故意说晚几天,你还来不及担心害怕就上飞机了,这对身体多好啊!我英明神武吧!”。

    “……”。

    英明神武你个头!

    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定,姜锐安慰我:“好了我知道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飞机,马上起飞了就不用怕了。”

    “为什么?”

    “你又不晕机,其实不就是怕死么,起飞了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你想再多有什么用。”姜锐满不在乎地耸耸肩。

    “……”我默默地抽了本杂志盖脸,哀叹,“我到底为什么答应舅妈跟你一起出去玩啊。”

    “有得玩还嫌。”他摇头晃脑地说着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句子,“跋山涉水看一处风景,就像千辛万苦追寻一段感情,姐,拿出你的勇气来看风景吧!”。

    我对这个以戳伤口为治疗手段的混蛋已经懒得反应更多了,了无生趣地看了他一眼。

    “哦,那你看完风景呢?就走了?”

    姜锐莫名其妙地说:“不然还住风景里啊。”。

    我立刻鄙视他:“所以得到感情你也走了吧,你这个花花公子!”。

    很好,这次终于轮到他无语了,世界清静了……

    结果安静了没一会,他又悉悉索索地在不知道干什么,不一会拿走我脸上的杂志,明显是兴奋过度地凑过来对我说:“来,姐,我们来拍个合照,出发留念。”

    我立刻推开他,“不要,万一变成遗照。”。

    说完就听旁边“咔”的一声,过道那边一位举着手机比着V字自拍的大伯扭头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半晌,姜锐僵硬地打了个哈哈,“姐,你要拍阿‘姨照’片啊。”。

    “哈哈……对啊……”。

    大伯一声不吭地低下头,好像在……删照片?。

    十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伦敦希斯罗机场,下飞机的时候那个大伯终于忍不住对我说:“小姑娘,我被你吓得一路都没敢睡结实啊。”。

    我和姜锐连连道歉,看他行李沉问要不要帮忙提,大伯摆摆手,脚步虚浮地走出了飞机。

    我和姜锐对视一眼,哈哈一笑,争相跑了出去。

    我和姜锐这次出门,游学只是名义上的,其实就是到处玩玩,然后逛逛那些著名的大学。行程都是姜锐自己一手制定的,我整个就是个无脑跟随者,姜锐为此挺忧伤地说:“姐,你玩过网游吗?”

    我摇头……

    “玩过你就知道了,你这样的,简直是个跟宠啊!跟随宠物懂吗?”他嘀嘀咕咕地说,“人家跟宠还能帮主人捡个东西啥的。”。

    我:“……”。

    姜锐把行程表把我手里一拍,“那,你要是喜欢这里呢,我们就在这里多玩两天,不过后面的行程就要变了,你来安排吧。”

    我这个弟弟,外表一向大大咧咧,但其实最细致入微不过,他多半是想给我找点事情做做,让我没有时间去纠结……

    我该怎么告诉他,我已经不用他担心了呢?我向他招招手,喊他和我一起坐在对着整片整片薰衣草的田埂上。

    “姜锐,出来玩真的不错。”

    姜锐长长地“哦”了一声:“不知道一开始是谁不情不愿的。”。

    “很开心。”

    “真的?”

    我朝他笑了笑。我们一起并排坐了一会,我从那一望无际的紫色中收回视线,把行程表扔还给姜锐,“听说还有很多很多向日葵啊,怎么都没看见,走吧,下一个目的地,出发!”

    出来玩真的很好,起码会明白,路途的风景再美,也要舍得及时告别。因为它不属于我。

    就这样打打闹闹的,我和姜锐一路游玩过去,八月份我们到了德国,意外地接到了爸爸的电话。

    我的手机不是全球通,他的电话打到了姜锐的手机上,说自己来德国考察项目,叫我和姜锐一起吃顿饭。

    在德国街头的普通小餐厅里,我见到了许久未见的爸爸,依旧是那么的意气风发。他一直是个英俊的男人,而妈妈却是长相平平,我记得小时候爸爸老是抱着我跟妈妈打趣,“幸好咱们女儿不像你,不然将来就不好嫁喽。”

    妈妈就佯怒,然而带着我见朋友的时候却爱夸耀:“我们家曦光幸好不像我,像足了她爸爸,他们聂家啊,一家子男男女女都漂亮。”

    语气中总是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和自豪。

    我的爸爸妈妈,在那个女人出现前,感情都是很好很好的。

    我们点了食物,不咸不淡地边聊边吃,话题就像盘子里的面包那样干巴巴。吃完爸爸夸赞了姜锐几句,又看了看我,姜锐向来十分会察言观色,立刻识趣地站起来说:“外面挺热闹的,姐,我去买点小玩意,你们先吃。”

    剩下我和爸爸单独相对,一时都没说话,半晌爸爸开口问:“你妈妈最近怎么样?”

    “很好啊。”我随意地说,“听干妈说还有追求者追上门的,行情比我都好。爸爸,搞不好妈妈会比你还早再婚呢。”

    “你胡说什么!”爸爸立刻板起了脸,“我说过我不会再婚的。几十年的老朋友身体不好,最多还有几年的活头,我照顾一下难道不应该?我跟别人清清白白的,你妈妈就爱捕风捉影胡思乱想,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

    是啊是啊,不过是老朋友,不过是照顾一下……

    我心里冷笑。爸爸嘴里那个“老朋友”曾经是他的初恋,后来嫌弃聂家穷,又是乡下户口,转身嫁了个当时很令人羡慕的有城市户口的人。结果风水轮流转,二十年后那女人的丈夫失业又意外身亡,人家立刻日子过不下去了,丈夫头七都没过,就拖着娇弱的病躯晕倒在如今飞黄腾达的聂程远先生面前,聂先生自然心头震撼,怜香惜玉了,配了别墅又请名医,连人家的女儿都认了干女儿。

    我老妈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她当年能在全家都反对的情况下毅然下嫁给到城里来打工的穷小子,如今也能毅然离婚。

    我亲爱的爸爸居然还觉得自己委屈。

    真是可笑。

    我懒得再跟他争辩,该说的他们离婚之前早就说过了,再说只有气死自己罢了。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就问这个?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姜锐还在等我。”。

    他大概被我的态度气到了,但是还是克制住了脾气,“我这次找你是为了你的工作。上次你说投了盛远的简历,回国后你去上班?

    我摇摇头:“不打算去了。”

    “盛家这两年跟我们合作得不错,我本来还跟盛伯凯开玩笑说要易子而教的。”他表情有些遗憾,停了一下说,“不过你不去也好。曦光,到爸爸这边来上班吧,你也该熟悉一下了,将来我的事业,总是要交给你的。”

    我没想到他跟我谈这个,一时有些惊讶。

    “我知道你妈妈不喜欢你亲近我,哼,你妈妈的脾气……”他看了我一眼,到底没说下去,考虑了一会说,“先跟在我身边看看学学,你本来就不应该从那些琐碎的事情做起,那只会浪费你的时间。”。

    我拒绝的话已在口中,却听到爸爸长叹一声说,“曦光,爸爸老了。”

    我想说哪里哪里,你还帅得很,一抬头,却在他鬓边看见了白色的发根。他的神情有些消沉,好像这么一瞬间,刚刚还意气风发的聂程远,就老态毕露了起来。

    他不是五十都不到吗?怎么就有白头发了。

    我心里虽然仍然很气他,却又分外的觉得难受。小时候他对我很好很好的画面一幅幅在脑海里翻滚。很小很小的时候,他背着我走半个城买当时还是比较少的肯德基,后来家里一天天富裕起来,他们也一天比一天更忙碌,可是只要他不出差,我晚自修回家,家门口的灯下,总会有他等待的身影。

    但是也正是如此,他背叛我和妈妈这个小家庭,才更令我痛。我强忍着不要去想那些久远的温情画面,固执地摇了摇头说:“妈妈不想让我去,我就不会去。”。

    爸爸的声音有些急怒和伤心:“你还是不相信爸爸?我说过多少遍了,没有你们想的那些事!”

    “那你为什么不让她从我家的房子里搬出去!”。

    “……那只是一个我们从没住过的空房子,没有任何意义的。”爸爸有些乏力的样子,“她还有个手术,做完爸爸就不管她了。”。

    最后一句话成功地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怒痛交加,可是看他一幅疲惫的样子,刺他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僵着声音说,“那等你不管了,我再去你那。”。

    爸爸看了下我,最后没奈何地叹息:“你这个也脾气不知道像谁,外头看起来什么脾气都没有,其实又臭又硬,你……唉。”

    姜锐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爸爸已经走了。姜锐坐下就问:“姐,没事吧?”

    我摇摇头:“爸爸叫我去他那上班,你觉得怎么样?”。

    姜锐想了一想问:“姑父怎么说的?”

    我把详细的谈话说了一遍,姜锐考虑了一下说:“姐,去吧。首先姑父的公司里也有姑姑的心血,你去那是天经地义,其次,那对母女死皮赖脸的巴上姑父是为了什么?”。

    他露出与年轻的脸庞毫不相称的轻蔑冷笑:“人家越是觊觎的东西,你越要紧紧地全部抓在手里。让她们看得到吃不到,其实也挺有乐趣的嘛。”。

    “……”我无语地拍了拍他肩膀,“弟弟啊,我有没有说过你将来肯定很有前途。”

    姜锐点点头说:“姐姐我跟你说,我看不惯我爸很久了,姑姑这么受欺负他居然还这么忍,不就那点破生意往来嘛。但是我是小辈,也不好说什么,不过将来你要是受气,我一定第一个打上门去。”。

    我顿时感动了,扑上去抱住他:“弟弟啊,你太有安全感了。我都舍不得把你嫁出去了……”

    姜锐那一本正经的表情顿时绷不住了,满脸通红手忙脚乱地挣扎:“喂喂喂,你干什么,老子不是你想抱,想抱就能抱……”。

    我们在德国待了一段时间,又去了下奥地利,然后就完成了为期两个月的游学,搭飞机回国了。姜锐回了南京,准备赴上海F大念书,我则直接回了无锡……

    一回家就被妈妈责备:“你还晓得回来啊,你说说,出去两个月,打了几次电话回家?”

    我愁眉苦脸地说:“唉,我不敢多打电话。”

    妈妈奇怪:“为什么?”。

    “外国的东西太难吃了,我怕你在电话里听出我瘦了,担心我啊。”。

    “……”妈妈一下子哭笑不得了。

    在家里大吃了一顿红烧肉后,我又被妈妈拎去见干妈。我的干妈是从小认的,感情还蛮好,不过见的次数其实并不太多,她早就定居京城,每年不过回无锡小住而已……

    到了干妈家,先送上从欧洲带给她的礼物,然后被问了下学业工作什么的,就被老妈赶走了,我怀疑她要谈爸爸的事情,识趣地跑花园里玩小猫们去了……

    回家的路上,妈妈一直若有所思,到了晚上睡觉前,忽然问我:“曦光,你上次说你自己找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我有点心虚:“我明天就去投简历。”

    妈妈忽然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忽然开口说,“你在欧洲的时候,你爸爸找过我了。”

    “啊?”

    妈妈又不说话了,忽而叹气说:“去吧。”

    我有些吃惊:“你让我去爸爸那?爸爸是不是误导你什么啦,我没答应他呀。”

    妈妈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你没答应,不然聂总怎么会怒气冲冲来找我呢。”

    我忽然心里生出点小小希望,非常委婉地打探:“……那你们,好好的谈了一谈?”

    妈妈出了一会神,表情很平静地说:“我们家和盛家前些年合作投资了一家生产性企业,在苏州,你先去那里上班吧,扎扎实实去学点东西。”

    我实在不知道爸爸和妈妈之间达成了什么,但是我忽然觉得,也许爸爸说的是真的?他只是怜悯那个女人,然后现在和妈妈之间有些转机?即使心底仍然为妈妈意难平,可是如果爸爸认错回头,他们能重新在一起,那我还是会万分万分的开心……

    我心中那点希望又放大了点,非常用力地点了点头,表示各种服从他们的安排。

    于是一周后,我就拖着行李箱,抱着父母马上就要合好的美好期盼,高高兴兴地奔赴苏州,开始了我的职场生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