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十四章

  我在财务部工作,一方面是因为我以前在会计师事务所实习过,对这块比较熟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妈妈和爸爸创业的时候,她就是从这个职位开始的。她擅长财务和资本运营,爸爸则擅长抓生产和市场营销,昔日双剑合璧,如今却分崩离析了。

    财务部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好说的,科长安排了一个叫欧琪琪的老员工带我,我目前的工作就是端着椅子看她做账,熟悉各种流程和财务软件,看她们以前做好的报表学习一下等等。

    比较意外的是,公司居然还配有宿舍,两栋挺气派的高楼,大概是当初地买下来的时候便宜吧。当然,住宿费还是要从工资里扣的。当我知道我的工资,以及大部分工厂员工的工资后,我觉得这个扣钱很黑,偶尔听到同事们抱怨起这个的时候,总是莫名有点心虚……

    员工宿舍一楼就是食堂,于是每天的日子就变成了,从宿舍走出去上班——走回来吃饭——走出去上班——走回来睡觉这样。

    殷洁抱怨说:“没想到上了班还不如学校了,以前学校是三点一线,现在居然是两点一线了,唉,以前大学好歹还离市中心不远呢,这里出个门连个小卖部都看不见。”。

    殷洁是我的新室友,在公司管理部,还有一个室友万羽华,在市场营销部,都是同期进来的大学生。我们三个人住到一个四人间里,另一个床位空缺……

    殷洁长相甜甜的,是个麻利爽快的山东女孩。万羽华是沉默寡言型的,老家在成都,很神奇的居然不爱吃辣……

    上班没什么好,也没什么不好,就是食堂的食物实在令人无比痛恨。吃了几天食堂后,我深深地意识到我错了,我冤枉了学校食堂……

    它绝对不是全中国最难吃的食堂。

    最难吃的在这儿等着大家呢~~~。

    于是出去打牙祭就成了我们这群人生活的主题之一。

    我上班了没几天就打电话跟老妈抱怨食堂的东西难吃,要求国庆一定要补回来,做一桌子好吃好喝的等着我。

    谁知道很快我就发现我太天真了,财务真是世界上最悲催的职业之一啊,放大假的时候总是卡在结账那会,其他部门都能闪人,就财务部不能,因为我们结账时在月底和一号二号。

    于是我只能加班到二号才回家。按照国家规定国庆加班是有三倍工资的,不过我毫不犹豫的吧加班费全换成了调休,我很无耻的立刻选择了调休四天,科长皱着眉头批准了,我喜滋滋地奔回老妈的怀抱,重点是老妈做的美食啊,足足待够了九天才回来。结果等我回到公司,发现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什么时候在食堂吃饭的主题已经不是抱怨食堂的菜难吃,而是集体花痴了呢?

    “一手消息哦,听说新来的副总以前是外科医生来着,人帅气质又好,特有风度。”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啊?”。

    “哎呀,你不知道我有个同学在上海盛远总部做人事嘛,上个星期打电话过来说,她们林经理要调过来,伤心嫉妒死了哈哈哈。然后我就八卦了一回呗。”

    “咦,他干嘛医生不做来我们这啊?”

    “我怎么知道,反正就说他原来是外科医生,还挺有名的吧,结果不知道怎么不做了,就在盛远总部当部门经理,然后忽然就要调过来负责我们这边了。”

    “哎你们说,从总部调我们这,算升还是降啊。”

    “这还真不好说。”

    “哎呀,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是帅啊!”

    和我们一桌吃饭的女孩子都是刚刚毕业的,还坚强的保留着学生时代的八卦精神,但是到底不比学生时代的八卦起来那么肆无忌惮了,涉及到上司,大家还是比较敏感地保留了自己的想法。不过言外之意,谁都听得出来。

    总部的部门经理变成分公司副总,怎么听着都不像是升职吧。

    我啃着基本没味道的煎鱼排,兴致盎然地竖着耳朵听她们叽叽咕咕,忍不住悄声问殷洁:“你是不是已经去围观过了啊?”。

    殷洁得意地说:“林副总是我直系上司好不好,老娘用得着去围观吗,随便看啊!”一番得意完才说:“而且人家还没来呢,围观个头啊。”

    我无语了,搞了半天人还没来啊,这也兴奋得太早了吧,不过话说回来,公司里全部清一色的中年or中老年高层,这次忽然来个年轻高层,据说还那么帅……。

    唉~~。

    我都忍不住有点期待起来。

    虽然万众期待,但是帅哥副总迟迟未至,于是话题流行了一阵后就平静了下来,我们的日常还是上班和食堂。公司的位置在工业园比较偏僻的地方,附近连可以逛一下的地方都没有,员工宿舍里还没网络,下班后干什么就成了一件令人苦恼的事情。

    后来我们吸取了前辈们的经验,趁上班的闲暇下一些正版电视剧小说什么的,带回宿舍看。

    听起来好像有点无聊,但是我发现我还蛮喜欢这样的日子的,感觉特别的清净又单纯。同事关系也不错,也真正在工作中能学到一些东西。

    这天下班后,我蹲在宿舍用手机刷网页,殷洁把我和羽华拉了过去,看她家偶像演的电视剧,我是不怎么看电视剧的,总觉得看得很累,不过这个片子居然很不错,节奏紧凑悬念丛生,我都被吸引住了。

    然而最□的时候……。

    没有了……。

    殷洁大喊一声:“哎呀,我怎么漏下了一集,我是猪吗?!”。

    “……”我和羽华一起配合地点头。

    “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去办公室下。”

    我和羽华都不同意,“你家偶像的电视剧啊,为啥要我们去下。”。

    殷洁痛心地看着我们:“你们都白看好几集了,去下一集就哇哇叫,做人不能这样子啊姐妹们!”。

    ……好吧,那就石头剪刀布……。

    然后我输了……。

    我带着硬盘偷偷地溜进了办公室。不是月底,财务部的工作还是比较清闲的,并没有人加班。我也没开灯,轻声地拖开椅子,打开了电脑,连上网络开始下载电视剧。

    按照公司不成文的规定,好的电脑什么的,都是给老员工先用的,我们这批新进员工,用得是不知道多久之前哪个分公司淘汰下来的旧电脑,于是经常出点小故障之类的。

    这不,我下到一半,网络忽然断了,肯定是网线又松了。我不得不钻进办公桌底下,去主机箱后面重新插一下网线。

    就在我钻到桌洞里,手碰到网线的时候,忽然“啪”地一声,灯光大亮起来。

    我被这忽然亮起的灯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蹲在桌洞里没动弹,接着就听到沉稳从容的脚步声响起,渐走渐进,然后笔挺的西裤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我有些做贼心虚的抬头往外看,直直地望进了一双深邃幽沉的眼眸。

    也许是因为我在桌子底下仰头看他的缘故,总觉得他的视线格外具有压迫力。他注视了我一会,始终没有开口。

    我们俩就这样默默地对视着。

    他还要盯着我看多久啊……。

    这么一想,我猛然发现我居然还蹲在桌子底下,连忙手忙脚乱地爬出来,咳了一下,心虚地先质问他:“我好像没见过你,你不是我们公司员工吧,怎么会在这里?”。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我觉得我这句话说出来之后,他的表情和眼神竟然瞬间沉了下来。

    “没见过我……”他盯着我,好像一字一字吐出来似地,“你当然没见过我。”

    说完,他收回了视线,毫无预兆地转身就走……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离去的笔直身影,直到电脑“叮”地一声提醒我下载完毕,才回过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