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十六章

我晕乎乎地去管理部报道了。

    也就是殷洁所在的部门。

    管理部的主管王齐是一个微胖的中年人,给我的感觉和财务科的主管完全不同,十分的能言善道。介绍了一番管理部的事情后,看见林副总从大门进来,他立刻带着我迎上去。

    “林总,小聂已经正式来报道了,您看小聂的工作怎么安排好?”。7

    林副总眼都不抬地说:“你安排吧。”。

    王齐语气有些试探地问:“那先安排小聂去整理下档案室?”。

    林副总随意地点了下头,走进了办公室……

    于是我就去整理档案了。

    去了才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份差事,公司的档案不知道多久没好好整理过了,乱七八糟不足以形容,一整天下来,我整个人都灰头土脸了。

    第二天,殷洁和羽华看我实在是焦头烂额,于是下班后主动留下来和我一起弄。

    人的适应能力真的是非常强悍,第一天我还嫌脏,今天我已经对灰尘什么的视若无睹了。殷洁和羽华去小卖部买饮料了,我完全没有形象地坐在地上,一边装订档案一边哼起歌,唔,就是跟姜锐学来的那首神曲~~~

    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我停下哼歌,头也不抬地说:“档案封皮又没有了,帮我把门口那叠封皮搬过来。”。

    完全没有动静。

    我奇怪地抬起头,才发现,站在门边的竟然是林副总。

    我连忙站起来:“林副总……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殷洁她们回来了。”。

    他扫了我一眼,伸手在档案架上拿了一份档案,就在我以为他会这样一言不发地走掉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语气沉沉地:“你很开心?”。

    之前下载电视剧被他抓到,后来又做错帐要他追回,难得有机会刷好感啊,我立刻态度积极地说:“还好啊,其实也就是累点,找到诀窍整理起来很快的。”。

    又是那种仿佛静止的气氛。

    然后我听到“呵”的一声轻笑,他转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殷洁和羽华欢快地推门进来了,边走边说:“林副总真的人很好啊,刚刚我们打招呼他是有笑一下吧,哎呀,什么叫如沐春风我总算懂了。”。

    羽华说:“我倒觉得他不是很好接近唉,你看你们部门的蒋娅,跟张总都敢嬉皮笑脸的,跟林总完全不敢啊。”

    “哎,这么说是有点,不过人家还是很有风度很温和的啦。”。

    我停下手里的活,认真思考了一会——她们讨论的林副总,跟我认识的林副总,是同一个人吗?。

    三天后,我得出结论,这哪里是同一个人,简直不是人!。

    本来档案室的工作结束了,我以为可以轻松点了,谁知林副总却好像忽然发现了我这个人似的,从前几天多少有些视若无睹,直接跳跃成为“物尽其用”……

    每天加班的是我,跑上跑下到处跑腿的是我,什么如沐春风,温和有礼,当我不懂成语么!

    这不,今天前脚一位女同事才请假,后脚我就被他叫进了办公室……

    “这份报告数据不对,你重新做一份。”

    我接过报告一翻,有些不解,这不是蒋娅做的预算报告么,她做好了这份东西才请假的,交上来才十几分钟吧……。

    他这么快就发现有问题?。

    “费用部分不对,你重新核对下各部交上来的数据。”。

    “副总,这个好像是蒋娅负责的,”我为难地说,“我从没做过这类报告。”

    “是吗?”。

    “是的。”我用力点头。

    “那就学习一下,”他无比轻描淡写地说,“我相信你很快会找到诀窍的。”

    吃午饭的时候我特别多打了一份饭。

    羽华震惊地看着我:“曦光你不怕胖啊。”

    “干得多,吃得多,今天我肯定又要加班!先储存下能量!”。

    殷洁忽然凑过头来,八卦地说:“曦光,蒋娅中午走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唉……不过她自己急着要走,这事副总交给你做也很正常吧。”。

    我从饭碗里抬头:“不光是今天吧,我怎么觉得她……”。

    “有点针对你是吧?嘿嘿,谁让你是林副总钦点过来的呢,她肯定有想法啦。”

    羽华也附和:“是啊曦光,林副总忽然把你从财务部调到管理部,很多人很有些想法的。”

    “……”。

    其实一开始我也不是没感受到公司同事们那些猜测暧昧的目光,不过我一到管理部,先是被关小黑屋里整理档案,然后又日以继夜的加班,这些猜测暧昧的目光,早就变成同情或幸灾乐祸了。

    我无奈地说:“我每天干活跟做牛做马似的,大家不至于现在还这么想吧?”

    “那可不一定,起码蒋娅肯定有想法,谁叫林副总每次都只叫你加班呢,而且他也会在加班哎,这么大办公室,孤男寡女什么的……”。

    “……清醒一点,这么大办公室,不止我们一个部门,每天都有人在加班的。”

    然而殷洁显然已经陷入了自我的小世界,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两眼放光地说:“哎呀这么一想,曦光,林副总会不会真的对你有意思?”。

    她用发现新世界的眼光上下打量我:“其实曦光你很漂亮啦,就是每天套着工作服太不爱打扮了。”。

    我戳了下饭,沉默了一下,说:“假如一个男人问你想吃什么,给你做饭,你会不会觉得这个男的有点喜欢你?”。

    殷洁猛烈点头:“做饭什么的最有爱了!”。

    是啊,那个暑假,我也是这么想的,觉得他多少是有点喜欢我的吧,后来才明白,那不过是因为他不想和我一起吃酒店的外卖,不想“沾光”而已……

    “所以说,自作多情是病,一定要治的。”

    一瞬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酸意,我夹了块糖醋里脊,狠狠地把那酸涩压了下去。然后放下筷子,严肃地宣布:“我决定了!”

    殷洁和羽华一起看向我。

    “我也要请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