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二十一章

不过,不用加班总是好事。

    我琢磨了两天,就彻底丢开了这个问题,开始享受我重新轻松起来的上班生涯。

    时间进入十二月,天气渐渐冷了起来,衣服越穿越多,要洗的东西也多起来。于是我就经常把衣服打个包,带到殷洁那里用洗衣机洗。

    这天我又带了一包衣服过去,结果到了那,殷洁正坐在门口的地上玩手机。

    我晕了。“不是吧,你不是说你在的吗?”

    殷洁拍拍屁股站起来:“我是在啊,嘿嘿,就是忘记带钥匙了,骗你过来陪我。”

    “你又没带钥匙……”

    我简直无语了,殷洁在公事上真的很麻利靠谱,可是生活上真的马虎得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忘记带钥匙的事在跟我一个宿舍的时候就时有发生,到这边住之后,我撞见的这也是第二回了吧。

    “羽华也不在啊?”

    “她去昆山找同学玩了,不知道几点才回来呢,刚刚去宿管科拿备用钥匙,结果没人,倒霉死了。”

    我回忆了一下,我刚刚上来的时候,宿管科的人好像仍然不在。没办法了,我问:“窗户开着吧?”

    “开是开着,曦光你又要爬窗啊,不要啦,天都快黑了,多危险啊。还是等宿管科的人来了再说吧。”

    “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把手里的衣服放地上,“不会有事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们的宿舍就在二楼。二楼的外窗台足足有一米宽,而且是连着的,远远看去就像一条宽阔的花边一般,所以走过去完全没什么危险,只要注意避开那些从楼上扔下来的垃圾就行。

    连敲了几个宿舍都没人,到第五个宿舍才有人在,我从人家的窗户爬出去,慢慢地扶着墙往殷洁的宿舍走。我走得稳稳当当的,都快要到达目的地了,却猛地听到楼下一声夸张的尖叫。

    我下意识地扭头一望,就看见了林屿森紧绷的脸,以及他身边衣着时尚一脸惊恐的年轻女子,然后脚下好像踩了个什么滑滑的东西……

    于是我从窗台上掉了下来。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我脑子里什么都来不及反应,就重重地砸在了一棵松柏上,紧接着又从松柏滚向地面。

    落地的刹那,我感到一只手堪堪地接住了我,但是强大的冲力还是让我的头在地上磕了一下,一阵沉沉的钝痛。

    一阵天旋地转后,我睁开眼睛,直愣愣地对上了那双焦灼的双眸,看见里面前所未见的闪过了一丝慌张。

    林屿森?

    ……

    他迅速地把我放平,单膝跪在我身旁,一手解开了我的衣领,一手按上了我的脉搏。

    “聂曦光!”

    他喊着我的名字,脸色苍白而凝肃,我还没从跳楼的震撼中回神过来,目光呆滞地看着他。

    “不要怕,看着我,能不能听清我说话?”

    “嗯。”

    “回答我,今天星期几?”

    “星期天。”

    我觉得我回答了他,但是又有点疑惑,不知道到底发出声音没有,脑袋里猛地袭来一阵强烈的眩晕,不由难受地闭上了眼睛。

    但是我觉得我的神智还是清楚的,能听到周围人说话,听到殷洁和一个陌生的女声惊慌的呼喊,听到林屿森特别严厉又镇定的声音……

    但是他到底在说什么?

    一切都渐渐地远去了……

    中途我醒了好几次,有一次醒来,好像是在救护车上,我听到林屿森在打电话,“……没有明显的头颅外伤,摸不到头皮血肿,各项体征平稳,但有短暂的意识丧失……嗯,你准备下,要做头颅CT扫描……”

    之后就是到了医院……其实我后来感觉好多了,就是各种想困,却被人反反复复地叫醒,眼前总是淡蓝色的衬衫在晃动……

    等我真正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地黑了。

    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件淡蓝色的的衬衫。

    病房微弱的灯光下,林屿森闭着眼睛靠坐在窗边的沙发上,仿佛已经沉睡,头发有些乱,衬衫皱巴巴的,全无平时那种干净从容的风采。

    他……还在?

    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我转过头,在室内巡视了一圈,再回到林屿森身上时,不禁吓了一跳。他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睁着眼睛,一言不发地望着我。

    我想开口,可是张了下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喉咙里一阵干疼。

    他站起来,倒了一杯温水走到我身边,我刚想起身,他却已经扶起我,喂我喝下去。

    有力的手臂牢牢地圈住了我的肩膀,传来一阵阵炙热的感觉,我几乎是半靠在他的胸口,坚硬的下巴就在眼前,呼吸相闻,距离近得让人不安,我有些窘迫,快速地喝了两口。

    “谢谢。”

    他放我躺下,沉默地把杯子放在了一边。

    我现在已经一点都不晕了,自我感觉良好。然而看他如此沉默的样子,却有点担心起来,忍不住问:“我……没什么事吧?”

    “你叫什么名字?”他一开口,声音竟是格外的沙哑。

    “……”这是什么状况?“聂……曦光?”

    “我呢?”

    “……林屿森。”

    “我是盛先民的外孙。”他看着我,突兀地说。

    盛先民?盛远董事长?

    我疑惑了一下:“……你没告诉过我吧?”

    他顿了顿。

    “很好,你意识很清醒。”他直起身,好像在克制着什么似的,移开了眼睛,尽力平淡地叙述着:“你现在状况很好,各项检查都没问题,除了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不过最好住院观察下,殷洁跟着救护车来的,我已经让她回去了,明天她会来照顾你。”

    “哦,她吓坏了吧。”

    “呵,她吓坏了?”

    这句话不知道触到了什么地雷,他忽然就维持不了平静的表情了,“我真为聂小姐的宅心仁厚感到诧异,这种时候竟然还能想到别人的心情。”

    我被他突然爆发的情绪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他,说不出话来,我不过是随口一句话而已,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火?

    “你要是真有这么善良,为什么……”

    他猛然地住了口,深吸了一口气,再度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然而他语气中的讽刺太明显了,迟钝如我都已经被词锋割伤。

    “看在我已经这么倒霉的份上,你能不能稍微控制一下对我的偏见!和颜悦色一点啊!”

    我的眼眶一下子热了起来。本来不想表现得这么脆弱的,可是这么难受还要被冷嘲热讽,我忽然就觉得那么委屈。

    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

    房间里霎时安静下来。

    他暴躁的身影好像瞬间被凝固,僵立在我病床前。

    “你哭什么?你毫发无损,有什么值得哭?”良久,他嘶哑着嗓子低声说。

    原来我连哭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要不是你朋友那声惨叫,我根本不会摔下来,被你害这么惨,还要被你各种讽刺,我哭一下都不行吗?”

    “……因为我?”

    “不是因为你是因为谁?”我是多倒霉才会遇见你啊!

    我把这些日子受的委屈一股脑倒出来,“又摔跤,又被零件砸到头,盘点多累你知道吗?现在我还直接从楼下掉下来……”

    “聂曦光……”

    他低声叫我的名字。

    眼前一片模糊,我用力地擦走眼泪。“林屿森,我有个问题。”

    “你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声音好像柔和了一些,却又带着不协调的僵硬。

    “我是聂程远的女儿又怎么样啊,我们两家又没有仇,你干嘛这么为难我?”

    他沉默着。

    我几乎不确定起来,“……我们两家真的有仇?”

    “盛家和聂家,一向合作无间。”

    “那为什么?”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他喃喃地说出了这句话,脸上露出了一种仿若自嘲的神色,眼底好像瞬间被倦怠填满。

    “很痛吗?聂曦光。”他低声问我。

    我无意识地点了下头。

    “呵,我也是。”

    我愣愣地看着他,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觉得他比我还痛苦。

    他是怎么了?现在难道不是我在控诉他么?怎么我却感觉,我才是伤害他的哪一个?

    我忍不住问了一声:“你……还好吗?”

    他神情一动,复杂难辨的目光直直地朝我射来,仿佛要寻找什么,有一刹那,我甚至觉得他会伸手触碰我的眼睛。

    “这句话……”

    他的声音愈发的轻微,入耳的语句似是而非。四目相对,我想我眼睛里肯定满是茫然,想起眼角还挂着泪珠,连忙擦了擦。

    他慢慢地转开了视线。

    好一会儿,他说:“别再哭了。”

    他在病床前静立了一会,然后一个人站在了窗前。

    他站了很久很久。

    久到我以为那简直是个不会动弹的雕像,久到窗外的天色一点点地亮起来,久到我又有点昏沉沉,快要闭上眼睛。

    “以后我不会再这样。”

    寂静的室内,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眨了眨眼睛,几乎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他转过身来,神情像暴风雨后宁静的海面,刚刚那些阴郁,暴躁,隐痛……所有的所有,都重新回到了那平静的眼神之下。除了眼下疲倦的青影,他和任何时候一样,冷静而姿态沉着。

    “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对你,一定。”

    他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语气是那么的果断坚决。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这句话不像对我说的,更像对他自己说。

    我愣愣地,不知道说什么。他也不需要我说什么,他拿起了沙发上的外套,说:“你再休息一下,我去帮你拿早餐。”

    他好像重新回到了从容不迫的节奏,而我却对这样的发展一片茫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