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二十四章

我不知道这一切怎么发生的,但是我忽然一点都不讨厌林屿森了。

    转眼已经是住院第九天。

    中午又被方医生叫去一起吃饭。在医院附近的咖啡馆,他们聊他们的话题,我吃我的东西。

    不过他们今天倒没有在聊专业了,袁医生在说最近新出的一部电影。

    “网上评分很高呢,后天我正好休假,打算去看掉。”

    秦医生说:“这是恐怖片吧?你一个女的去看恐怖片?你还是找个人吧,别到时候哭着跑出电影院都没个人安慰。”

    袁医生无奈地说:“我也想啊,这不是找不到人嘛,女孩子们一听到恐怖片就不敢陪我去了。”

    秦医生很遗憾:“可惜我要值班,不然友情奉陪下也是可以的。”

    秦医生说完便没人再说话了,忽然一阵冷场。

    方医生打了个哈哈,“说到恐怖片,我就想起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啊。”

    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想当年我好不容易追到一个洋妞,就约人家在公寓看片,你们懂的,结果小黄片打开居然是个鬼片,最后我抱着人家发抖啊!洋妞推开我就走了啊……”

    秦医生笑得差点喷饭:“还有这种事,你真好意思说出来,也不怕丢脸。”

    “有什么丢脸的!”方医生笑了几声说,“男人大丈夫,色令智昏,在所难免,不算可耻。”

    说着他一副思考状,“哎呀,这句话很耳熟啊,是不是听谁说过来着?”

    林屿森瞥了他一眼,“我说的,怎么了?”

    方医生嘿嘿地笑。

    餐桌上静了好一会,我感觉气氛有点诡异,疑惑地从碗里抬头看了下,大家正各吃各饭,没什么异常。

    林屿森看向我:“吃完你早点回去休息。”

    “没事啊,你们聊,等会我跟你们一起回去,我有事找你的。”

    林屿森隔了一会,“嗯”了一声。

    方医生笑容满面,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林屿森:“师弟你下午有事吧?”

    “没有。”

    “哦。”方医生感叹似的说:“我家师弟吧,动手、术一向都快,师兄拜服啊……”

    林屿森喝了一口咖啡放下,唇角微扬,“过奖。”

    我们并没有吃太久,因为方医生很快就接到电话,说附近发生了连环车祸,病人正送过来。他们急匆匆地回去了。

    快到医院的时候,方医生被一个五十多的妇女拦住了。

    “方医生,这么巧,我正好要去找你啊。我是张局家里的,之前跟你联络过的,这是我女儿楠楠,刚刚拿到她脑部和肺部CT的片子,想请你帮忙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方医生随手把CT袋子递给了林屿森,“这是我师弟,神经外科专家,请他帮你看一下,我有病人要急救。”

    然后便和秦医生袁医生急步离开了。

    那妇女一脸怀疑地看着林屿森。

    林屿森随意地抽出了片子,对光看了一眼:“肺部和脑部钙化,以前有没有得过肺结核?”

    那妇女立刻眼神都变了,使劲点头,“有有,楠楠小时候得过肺结核,但是脑部您看有没有问题,以后会不会……我们都很担心,每年都要检查的。”

    “脑部我看下来没什么问题。肺结核的确会导致这样的情况,但钙化不会癌变。除非你肺结核复发加强钙化。”林屿森把片子还给她,温和地说,“另外CT对人体有影响,不要每年都做。”

    那对母女万分欣慰地走了,林屿森目光落在我身上,“你看我做什么?”

    “……”

    我、有、吗?

    我“哈哈”了一下,移开了目光,“我只是忽然想到,上次你说我要复查CT的啊,后来好像没做?”

    “哦,是吗?怎么回事?”

    “……我在问你啊。”

    “但是我好像不是你的主治医生?”

    “……”

    但是难道不是你说要做的吗?我用眼睛强烈地发出了质疑,但是最终在他“跟我无关”的眼神下败阵下来。

    他笑了,“你找我是什么事?”

    “啊,对。”差点忘记正事了,“就是你让我写的报告我写好了啊,一会拿给你。”

    他顿了顿,“……就这个?”

    当然不是!

    我点头说:“是啊,就这个,你跟我一起去病房拿?”

    我有些心急地回到病房,把准备好的报告交给了他,然后便跟他邀功:“副总,我住院不忘工作,这几天的工资应该照常给吧?”

    林屿森接过报告翻了翻,声音里有淡淡的调侃:“聂小姐为自己家公司工作,还计较这个?”

    “……说的你好像不拿工资似的。”

    “我是打工的,当然拿工资。”他语调闲适地说。

    我被他噎了一下。

    不过想起我的主要目的,我迅速地跳过了这个话题,从抽屉里里拿出游戏机给他,“那,不算加班工资也可以,你帮我过第五关吧。我怎么都过不了。”

    他翻看报告的动作凝固了下。

    “好。”好几秒钟后他才接过游戏机,随手把游戏机放入了外套口袋里。

    “你现在不玩吗?”我眼巴巴地看着他。

    “……”

    他动作又顿了下,不过还是放下报告书,从口袋里拿出游戏机,随意玩了几下,他抬眼看向我。

    他发现了吧。

    其实很多游戏完全用不到左手的,比如我现在给他的这个。

    我催促他:“快打呀,我看看你能不能过第五关。”

    林屿森低下头,开始认真地通关。

    我也终于见识到外科医生的手有多么的精准快速稳定了,这么变态的游戏居然也能刷刷刷地连破数关,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你好厉害!”我朝他竖了下大拇指,真心实意地赞美了他一下。

    “聂曦光,你有没有发现你……”

    “什么?”我还处于迅速通关的激动中。

    他没有回答我,目光落在我脸上,眸中掠过一丝浅浅的笑意。

    “你可以出院了。”

    他说。

    第二天下午,我站在医院门口给妈妈打电话。

    “妈,我今天回去,晚上要喝骨头汤!”

    老妈没好气:“你哪次回家前能不点菜吗?怎么还没周末你就回来了?”

    “哦,因为我受伤了啊!”

    “什么?!怎么回事!要紧不要紧?”老妈的声音立刻紧张起来。

    我笑嘻嘻地说:“没什么啦,就下楼梯的时候脚扭了一下。”

    毫无疑问地被妈妈骂了一顿。

    挂了电话,才发现林屿森已经过来了,正站在门口看着我。

    “以前我收治过一个病人,从货车顶上掉下来,正好砸在石头上,颅骨骨折,颅内血肿,脾脏破裂,在ICU住了一个月才脱离危险。他坠落的高度比你还低。”

    “……”

    他怎么忽然进入恐怖医生状态了。

    “知道有人会担心,就别做让人担心的事。”

    我赶紧举手发誓:“知道了!保证没有下次。”

    手举到半空中,我才发现这个动作挺傻的。不过这个傻兮兮的行为却好像取悦了林屿森,他的眼神顿时柔和了许多,貌似已经解除了恐怖医生的状态。

    我有些讪讪地放下手。大概因为出院有点兴奋过头,说话做事都这么不经大脑起来……不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跟他说话这么放松自在了呢?

    好像也就这一两天的事。

    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甚至还有点担心,会不会医院是个特殊的环境,脱离了这个环境,我们之间的关系又变得像之前那么僵硬?

    那好像……也挺遗憾的。

    “那个,这些天谢谢你,还有陈阿姨的饭。”

    他点头,“陈阿姨说你送了礼物给她,她很喜欢。”

    “哦,我让殷洁帮我在外面买的,她喜欢就好啦。”

    “聂曦光,我发现你不太会抓主要矛盾。”

    “啊?什么?”

    他显然没兴趣给我答疑解惑,把手里的袋子扔了给我,举步往停车场走去。“走吧,我开车送你。”

    我接过袋子一看,顿时一阵头大,袋子里除了我给他结账的信用卡,其余都是病历啊什么的,这怎么也不能带回去让老妈看见啊。我急忙追上去:“副总,能麻烦你帮我毁尸灭迹吗?”

    上车没多久就下起了雨。

    我苦恼地望着窗外:“怎么正好出院就下雨了呢?”

    要是早上出院就好了,那时天气还蛮好的,偏偏方医生有事,一直拖到了下午。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雨,果然没错。

    咦,等等……

    看着前方的收费站,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车子居然开上高速了。

    我惊讶地看向林屿森。

    林屿森淡定地说:“下雨,我直接送你到无锡。”

    “……其实我去火车站自己搭车就好了。”

    “你家在哪里?手机定下导航。”他把手机扔给我,完全无视了我的问题。

    “……”我默默地接过他的手机。

    “有密码。”

    “等下。”他趁在收费站停车拿卡的间隙,探过身来,在手机上按下了密码。温热的气息一触即离,我愣了一下,低下头,在导航上设置好了目的地。

    “好了。”我把手机还给他。

    他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然后从挡风玻璃上方的眼镜匣里拿出了一副眼镜。

    我略微有些奇怪:“你开车还戴眼镜啊。”

    “车祸后眼睛受到了些影响,下雨影响视线。”

    我下意识地说:“那你那次车祸还挺严重的。”

    话音一落我就后悔了,恨不得把这句话吃回去。我真是猪啊,怎么踩人家的伤口呢,还好他只是“嗯”了一声,态度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决定挽回一下,“其实,你真的蛮厉害的。”

    “哦?怎么说?”

    “你来之后公司业绩增长很明显啊,你抓生产的嘛。”我强调一下,“所以,你真的干什么都很厉害。”

    他望着前方,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难道我马屁拍太拙劣了?

    “得到未来的……老板的肯定,难道我不该笑?”

    “……我才不是你未来老板。”

    苏州到无锡不过一会会功夫,林屿森直接把我送到了我家楼下,我下了车,弯腰跟坐在车里的他说了声“谢谢”。

    直起身正要离开,我想起他车祸两次的不良记录,忍不住又趴回了窗户,“你开车回去小心一点啊。”

    他意外地看了我一眼,也许是灯光在镜片上折射的缘故,我竟然觉得他的眼神在一瞬间格外的柔和,仿佛积雪消融般的温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