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二十九章

 六月到一月,原来已经半年了……

    我一直刻意地没去想明天的事,可是没想到,这一刻却提早到来。

    聂曦光,你一定要争气。

    我迅速地从那道身影上收回了目光,主动走上前,露出了笑容,打招呼说:“咦,你们怎么也在这?”

    人几乎都全了,老大,老大老公,小凤,思靓,卓辉,容容……

    还有她身边的庄序。

    一时间我仿佛回到了旧日的时光……

    但是我一点都不想回到旧日的心情。

    我笑容满满地看着他们。

    可惜我这完美开场迅速地被老大破坏了。她一脸受骗的表情,扯着我耳朵就吼,“聂西瓜,你不是说要蹲苏州加班一号出不来的吗?”

    我晕,老大啊,你一激动就扯人耳朵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啊。

    小凤思靓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西瓜你怎么在这里?”

    “是啊,还打扮得这么漂亮,一开始都没认出来。”

    “你在苏州工作?老大你什么时候联系上西瓜的,也不说一声。”

    “你不是出国留学了吗?七月我换号码打你电话也没打通。”

    我一一回答。

    “我在苏州。”

    “七月份我在国外接不到电话。”

    “没留学啊,你们怎么都觉得我去留学了。是游学啦,其实就是出去玩了两个月。”

    “游学?!”

    低沉压抑的声音响起,其他人霎时没了声音。

    是庄序。

    “是啊。”我顿了一下,转过视线,终于把目光完全地落在了他的脸上,“陪姜锐去的。”

    “不是留学?”他迈步逼近我,大概是灯光的关系,他的神情格外的阴翳,如风雨欲来。

    “不、不是啊……”

    容容忽然上前几步,插在了他的身前,笑容满面地对我说:“曦光,今天老大布置婚礼会场,你怎么不来呢?”

    “我……”

    她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其实你真的该来学习一下,我就学到了不少,等自己结婚怎么安排就有数了呢,布置婚礼现场很有意思的。”

    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笑了笑,“我一向最懒啦,你们都知道。”

    “对了,曦光,以前的事情,我要向你道歉。对不起,我冤枉了你。”容容看上去诚恳极了,“出了社会才知道,我们大学时候的情谊有多么难得,现在我得到了幸福,希望你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你呀,可别光看着‘别人的’幸福!自己也要加油哦!”

    “叶容!”

    “曦光。”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我扭过头看向喊我的声音来处,温柔的小雪中,林屿森穿着黑色的大衣,正拾级而来。

    这一刻我如此感激他。

    感激他是这样的从容俊雅,风采卓然。

    我转身奔下了台阶。

    他有些诧异地停下了脚步,看着我奔到他的面前。

    我微微喘息的停在他身前,仰头看着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头一片混乱。

    “怎么了?”他问我,语调格外的低柔。

    我茫然地看着他,眼睛里酸酸的。好一会才找回了自己的思绪,“……碰见了大学时候的同学。”

    他抬头看向了台阶上,然后目光就顿住了,好一会都没动作。我慢慢地定下神来,转过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庄序站在台阶口子上,凝视着我们,霓虹灯下,眼神晦暗不明。

    林屿森忽然拉起了我的手。

    “你的同学?跟我来。”

    我被他拉着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要挣脱,然而才微微动了一下,就被他更用力地抓住了。

    他带着我回到了台阶上,然后无比自然地松开我的手。

    老大他们都看着我们,难掩震惊的样子。

    小凤张大嘴巴:“西瓜你……”

    思靓率先反应过来,“西瓜,你还不介绍一下。”

    介绍什么……

    我抬头看向林屿森。

    “原来你还有这样一个外号?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他含笑看着我,声音柔和得就像正在飘拂的小雪,然后他把目光转向了思靓他们,露出淡而温雅的笑容:“你们好,我是林屿森。”

    老大明显闪了一下神。

    “哈哈,你好你好,我们是西瓜的大学同学。”然后她对着我故作埋怨的样子,“西瓜,你说什么加班不能来帮忙,原来是陪男朋友啊,重色轻友!早说嘛,难道我还能强迫你来啊。”

    “别怪她。”林屿森笑着帮我解释,“曦光本来是要加班的,不过我好友今天结婚,一定要见见她,我才把她带出来。”

    老大笑呵呵地:“哎呀好了好了,我又没怪她,重色轻友不是再正常不过吗?”

    他们大概已经完全把林屿森当成了我的男朋友。我不想她们误会,可是此时此刻……

    我更不想否认。

    我转头往路边张望,“你不是去开车吗?怎么没看见车?”

    不然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车被别的车堵住,交警一时找不到车主,怕你等急了,所以我先过来。”

    “呃,开不出来了?”

    林屿森看了下表,“如果一直找不到人,我叫司机送我们回苏州。”

    “哦。”我点点头。差点忘记他是地主了。

    “哇!”小凤猛地拍了下我的肩膀,“西瓜,你家还有司机啊!”

    “不是我家的。”

    思靓笑吟吟地说:“我知道了,是婆家的嘛。”

    气氛好像一下子热闹起来。小凤叽叽喳喳地问了好多问题,什么在哪里上班,在哪里认识的之类……我回答了一些,大部分是林屿森在回答。

    他始终微笑着,应付自如。

    一片嘈杂中,容容冷冷的声音响起,“庄序,你去哪里?”

    大家一齐安静下来。

    不知何时,庄序已经冒雪独自走下了台阶。

    “我去打车。”他脚步停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说。

    “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容容的声音僵硬,“这里不可以打吗?这边好打车我们才过来的。”

    “你可以在这里打。”

    他抛下这句话,看也不看我们,挺直身影径自走下了台阶。

    “你站住。”

    容容咬了下唇,看了我一眼,飞快地扭头追了上去。

    “呃,那西瓜,我们也走了,明天婚礼早点来啊,就斜对面的酒店。”静默了一下后,老大率先跟我告别。

    “好、好的。”我点点头,尽力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她身上,“那明天见。”

    大家纷纷跟我们告别,老大临走前朝林屿森挥了挥手:“明天我的婚礼,你也要跟西瓜来哦。”

    “一定到场。”林屿森微笑着说。

    他们的背影彻底地消失在夜色中,周围好像一下子静谧下来,只有雪花静静地飘落。

    我转身问林屿森:“车子还不能开出来吗?我想早点回苏州。”

    “回什么苏州,我带你去玩。”

    啊?

    他从远处收回目光,落在我脸上,“难道把你高高兴兴地带出来,垂头丧气地带回去?”

    ……

    “我有吗?”

    他低头看着我,“都快掉眼泪了。”

    他的声音温柔至极,我本来根本不会哭,可是被他这么一说,眼中忽然就有了泪意。

    “所以,你要去看夜景还是看电影?或者……你喜欢玩游戏的话我们就去那种游戏城?就是那种……”

    我愣愣地看着他,发现我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了。

    他大概从来没涉足过那种地方,非常努力地描述着:“就是那种可以跳舞,可以投篮,赛车什么的那种游戏城?”

    为什么我觉得每一个选项都好吸引人……只要不是回到那个一个人的宿舍……

    我握了握拳头,忽然就被一股冲动主导了:“那我们先去看夜景然后看电影然后去游戏城?”

    “聂曦光……”

    他蓦地笑起来,从大衣里掏出皮夹扔给我,“你怎么这么贪心。快帮我数数,看我带的钱够不够。”

    我一定是被他的情绪感染了,忽然就又是兴奋又是激动,真的打开皮夹数了一下,然后就指着马路对面说:“那边有银行,我去取钱。你太穷了。”

    “真的不够?还剩不少啊。”林屿森探头看了下皮夹,“我去取吧,聂小姐你告诉我今晚打算花掉我多少钱?”

    “不用啦,你有我财大气粗吗?”

    我拿着银行卡跑下了台阶。

    冰凉的雪花落在我脸上,我的理智有点回笼,回过头去看他,他漫步跟在我身后,见我回头,朝我挥了挥手,好像催促我快去取钱似的。

    于是我也朝他挥了挥手,飞速地跑进了银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