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三十章

  按照就近原则,我们先去了游戏城。

    我其实也是第一次到游戏城,走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颇有点束手束脚。考虑到林屿森也是第一次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观察下别人怎么玩,但是林先生显然不觉得玩游戏也需要学习,换好游戏币,随便找了个没人玩的模拟滑雪机就把我赶上去了。

    然后……

    “小心石头。”

    我被石头撞死了。

    “注意转弯。”

    我没来得及转,撞山上死了。

    “前面有卡车。”

    我毫无疑问撞卡车上了……

    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了”三个字,我有点郁闷地转头看林屿森,等着他继续投币。谁知他却开始脱大衣了,脱完连西装也脱了,然后把衣服往扶手上一搭,折了下衬衫袖子,一派优雅自然地对我说:“下去吧,轮到我了。”

    “……”

    你、不、是、带、我、来、玩、的、吗?

    我非常不甘心地从游戏机上下来,盯着他,就希望他赶紧撞树撞墙撞山。然而事与愿违,他虽然也是第一次玩,但是掌控能力明显比我好多了,看他迅速地连过了两关,我想起被他赶下去的新仇,忍不住开始捣乱。

    明明应该向左了,我大喊:“要右转了,踩右边踩右边!”

    明明应该走中间的路,我用力提醒:“左边的路是捷径啊,走那条~~”

    可惜林屿森完全不为我所动,没一次上当过,眼看第三关也要过了,我灵机一动,看着屏幕上的人物要左转了,连忙喊:“左转了,踩左边。”

    结果林屿森踩了右边。

    屏幕上的角色惨烈地撞到了山上。

    “哈哈哈哈!”我笑得不行了。

    林屿森无奈地停下来:“你怎么忽然不骗人了?”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一点都不承认,“看看,这就是你不信任我的下场,好啦,下来下来,到我了。”

    然后我们去了电影院。

    电影是我选的,最新上档的大片,据说战斗场面很精彩,保证热血沸腾,保证激情四射,保证……睡眠质量……

    “聂曦光……曦光。”

    “……我睡着了?”我揉了揉眼睛。

    “嗯,走吧。”

    他帮我掸了下衣服上散落的爆米花,站起来,拿起我和他的外套往外走,我跟在他后面,走出放映厅才清醒了点,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我睡了很久?”

    “五十分钟。”

    ……计时这么清楚干嘛……

    我有些讪讪地转移话题:“最后结局怎么样?女主角救出来了吗?抓她的是谁?”

    “男主角的父亲。”

    “不会吧?为什么?”

    “男主角的父亲做违禁药物实验,被女主角撞见……”

    耳边忽然传来女孩子的一声轻笑,我转头望过去,一对小情侣正笑嘻嘻地看着我们,好像是刚刚看电影的时候坐在我们旁边的。

    看见我看向他们,女孩子朝我竖了下大拇指,“你男朋友一心二用很厉害哦,剧情居然说得一点都没错。”

    说完他们就笑嘻嘻地跑走了。

    一心二用什么的……

    我看了看那对情侣的背影,又看了下林屿森,“……你不会也睡着了吧?”

    林屿森仿佛没听到似的,面不改色地抬手看了下腕表,“快一点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参加婚礼。”

    “哦……好啊,你累了吗?那早点休息好了。哎呀,方师兄果然是吹牛的,他还说你做一晚上手术都生龙活虎的……哎,干吗?”

    林屿森忽然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拖向了另一个方向。

    “看夜景从这里上去。”

    电影院在地下一层,同一栋楼里五十六层的酒吧,安静得就像另一个世界。从极致喧闹的游戏城和电影院,到了这样极致宁静的地方,我忽然就陷入了沉默。

    窗外的小雪静静地飘荡着。

    一侧首,就是城市璀璨的永不疲倦的夜景。

    我是不是曾经一再地幻想,能和一个人在这样的夜景中快乐地走,或在这样静谧的夜色中相对而坐。

    是不是曾经幻想,那个人能陪我一起看电影,我想买爆米花,他肯定会嫌弃这些是垃圾食品,却在一起看的时候,顺手拈走了几颗。

    或许我会在看电影的时候睡着,撒了一地的爆米花。

    是不是曾经幻想,和他一起去买衣服,选一堆衣服让他试,他肯定会不耐烦……

    我曾经有过那么多幻想,想和他一起实现,可最终却是另一个人陪我完成。

    服务员送来我点的果汁,我才发现我已经发呆太久了,而林屿森竟然也静静地看着窗外,我发了多久的呆,他就陪我沉默了多久。

    世事多么奇妙,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在这样一个下雪的深夜,和林屿森这样安静地坐在一个地方一起看夜景。

    我伸手圈住了果汁杯子。

    “谢谢你。”

    林屿森从窗外收回目光,朝我举了下杯,“不客气,大恩不言谢。”

    我一下子笑了出来。

    不知道是烛光还是氛围的关系,我忽然觉得对面的林屿森,从姿态到动作,一举一动都那么的优雅得体,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杀伤力。

    我蓦地就对他产生了浓烈的兴趣,抛开那些繁杂的思绪,好奇地问他:“林屿森,你几岁了啊?”

    “聂曦光,你对你上司也太不了解了。”

    “……你到底是给我打工的还是我上司啊?”角色转换也太自如了吧!

    他笑了。“这个职位不错,一边可以管你,一边还要给你赚钱。”

    “是奴役我吧。”我没好气地说,“快说啊,几岁了。”

    “比你大六岁。”

    我算了下,“不可能啊,你有博士学位吧,能读完博士还当过医生,不可能这么年轻啊。”

    虽然他看上去就一副年轻有为的样子。

    林屿森似乎噎了一下,“……我念书比较早,拿到学位也比较早。”

    “哦,这样……对了,为什么方师兄叫你医学院第一禽兽啊?”我兴致勃勃地问。

    他咳了一下,“聂曦光,你这样当面问我这种问题合适吗?不如你以后有空问问……方师兄?”他顿了一下,“你们不是都交换手机号码了吗?”。

    他端着酒杯靠向椅背,“他到底说了我多少坏话,好像把我的老底都兜给你了?”

    “放心吧,你的感情史啊八卦啊什么的,方师兄都没说啦~”

    “哪里来的感情史?”他轻轻笑了一下,“医学院很忙,医生更忙,连追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

    “那追你的呢?阁下这么一表人才,不可能没有人追啊。”

    “哦,可能你对面的阁下还眼高于顶。”他看着我,眼眸里闪过一丝光,“你今天怎么对我这么感兴趣?”

    我叹了口气,“这不是无聊嘛。”

    “……”

    他被酒呛到了。

    “等下!”

    我猛然意识到了个严重的问题,“你怎么在喝酒,一会你还要开车回去的。”

    我在银行取完钱后,堵住我们车的车主也找到了,所以我们是开车过来的,他喝了酒待会怎么开回家。

    “不用,我家离这里不远,走过去二十分钟。”

    “哦,那就好。”

    我扭头看着窗外,雪下得越来越密集了,“明天起来会不会路上都是雪?打车不知道好不好打?”

    “明天我来接你。”

    我转头望向他,他正垂眸看着杯中晃动的液体,“你同学也邀请我参加婚礼,怎么,不欢迎?”

    明天啊……

    “为什么不欢迎,明天我包红包带你去白吃白喝!”我大大地喝了口果汁,振奋地说。

    “不过,请务必比今天更帅一点哦。”

    “更帅一点?”他有些玩味地重复这四个字,“你不怕他们误会我们是那种关系了?”

    “误会一下也没什么。”我学他说话,“在下貌美如花,你也不吃亏啊!”

    “你啊……今天真是玩昏了。”他凝视我,眼中仿佛有情绪涌动。

    我心头一颤,忽然觉得我大概是真的玩昏了头,不由自主地移开了视线。

    眼角余光中,玻璃杯里的烛光晃动。

    好一会,他说,“早点休息吧,否则明天带两个黑眼圈,就没办法貌美如花了。”

    这栋大楼里就有不错的酒店,入住非常方便。

    “不用我陪你去?”

    “不!用!”

    一男一女到酒店办入住,那也太奇怪了好不好。

    林屿森点点头,按住电梯门,“好吧,到了房间发个消息给我。”

    我比个了个OK的姿势,跑出了电梯,又回头朝他挥了挥手,看着电梯门合上,才转身走向酒店前台。

    前台小姐热情地招呼我:“小姐晚上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

    “你好,还有房间吗?我想办理下入住。”

    “有的,方便提供下证件吗?”

    “……”

    我连忙拿出手机拨林屿森的号:“林屿森你到哪里了,快回来啊。”

    林屿森低头认真地在入住确认单上签上了他的名字,英挺的眉微微皱着,看上去格外的严肃。

    但是……

    “……你是不是很想笑?”

    他扬了下眉,“看得出来?”

    “……”

    我就知道……

    林屿森把签好字的单子递给前台小姐,转身一丝不苟地交待我:“到了房间记得门要反锁,有人敲门不要开,一有风吹草动立刻打我电话。”

    “……不用这样吧。”

    “我的名字开的房间,聂小姐,为了我的声誉和清白,OK?”

    “O~K~”我无力地把脑袋趴柜台上。

    “先生小姐久等了,这是你们的房卡。”

    前台小姐笑眯眯地递上了身份证和房卡,林屿森转手将房卡递给了我,和我一起往电梯那边走去。

    “谢谢啦,幸好你带了身份证。”

    “没带也没关系,这里到我家二十分钟。”

    “……那也不能住你家……”

    “你想哪去了。”他瞥了我一眼,然后抬头看着电梯指示灯,一脸淡然的样子,“我是说,回家拿身份证很快。”

    “……”

    “好了,你的电梯来了。”

    他伸手按住电梯,把手中的几个袋子递给我。“你的衣服,掉车里的。”

    他特意去地下车库拿的?

    我愣了一下才伸手接过,“嗯,谢谢……那我上去了?”

    “上去吧,早点睡。”他点点头,“明天我一定更帅一点,你别忘了貌美如花。”

    “……我尽量……”我走进电梯,无语地朝他挥了挥手,“再见……”

    今天真是玩得太晚了。我找到了房间,先爬到床上躺了一会才有力气去洗脸刷牙。洗完脸一时却又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滚了两下,想到林屿森要大半夜地冒雪走回去,这人还很臭美地只穿了西装和大衣,忍不住发了条消息给他。

    “到家了吗?”

    他直接回了我一张照片。

    “到了,我家的夜景,应该和你窗外的一样。”

    照片大概是站在阳台上往外拍的。璀璨的灯火,夜色下的黄浦江,阳台栏杆上还放着小半杯酒。

    他家不错嘛,不过怎么大半夜的,他还在一个人喝酒,刚刚还没喝够吗?我伸手按下床头的窗帘开关,随手拍了个外景照片发给他。

    “差不多哦,你怎么还没睡?”

    “在想年度计划怎么调整。”

    “……你真是太敬业了,老板兼下属的我会羞愧的。”

    “在下劳心劳力,聂小姐等着坐享其成就好。”

    又在调侃我了,我说不过他,速度地撤退。“晚安林先生!”

    “晚安。”他回复了我,片刻后又发了一条过来。

    “聂小姐。”

    难道他发个短信还一定要跟我对仗?这是强迫症啊林先生。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打算关掉手机睡觉。

    可是手指在关机键上停留了好久,却又收了回来,重新点开了短信页面,拉到底,盯着那个名字发呆。

    点开这个名字,里面有我发给他的所有短信,以及他曾经回过我的寥寥数语。

    最底下的短信,依旧是我向他道歉,却永远没有被回复的那条——“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容容在一起,不然我不会那样跟你说。希望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无数次我盯着这个页面,想过,如果再发一条短信给他,他会不会回我,会回我什么……

    第一次我盯着这个页面,想着,要不要删掉所有的记录,连同他的姓名……

    终究我还是什么都没做,关了手机,把它扔得远远的,拉起被子闭上了眼睛。

    我竟然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睡眠质量好得出奇,早上起来自觉精神焕发,洗漱好大概九点钟,打开手机,正好接到林屿森的电话。

    “我已经到楼下了。”

    “啊?可是参加婚礼的话还早吧。”

    “昨天你入住的酒店不是有两份早餐吗?不能浪费啊聂小姐。”他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笑意,“我来陪你吃早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