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三十三章

“不用告诉叶容。但是,我放心了。”他极缓慢地,把手插进了西装裤袋里,“真可笑,原来有人的承诺这么不值钱,说变就变。”

    他……是在说我?

    承诺?

    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谈得上承诺了,难道是指好久好久以前,我那可笑的宣言?——庄序我会一直喜欢你的,就算你现在不接受,我也不会变,等着我搞定你吧!

    你不喜欢我就罢了,你已经跟别人在一起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跑到这里来,谈及过去,让我难堪?

    不值钱的承诺,承诺再值钱,谁稀罕!你稀罕吗?

    我忍住眼眶中的酸涩,声音轻轻地说:“我又不是铁石心肠,有人喜欢我,对我好,我会动心,会……变心,有什么稀奇。”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他嘲讽地笑:“你说得对,又不是铁石心肠,会变心有什么稀奇,谁没变过。”

    “聂曦光,谢谢你让我,迷途知返。”

    哪里有迷途?他入过什么迷途?真是……太可笑了。

    一直在迷途里流连忘返的难道不是我吗?

    眼眶酸极了,我尽力地睁大眼睛,死死地克制住,可是心里一阵阵的紧缩却无法控制,迫切地想要把自己蜷缩起来。

    庄序的身影彻底地消失在转角。

    我脱力地靠向墙壁,最终还是沿着墙壁慢慢地滑下去,埋头抱住了膝盖。

    我知道自己这样太引人注目,我知道这走廊随时会有人走来走去,可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再用那么多力气,去假装举止自然,去假装若无其事。

    “不能哭,不能哭,多傻才会还为他哭。”

    心底只有这句话在翻来覆去。

    可我到底是个傻瓜。

    在这随时有人会来的走廊,埋着头,无声地哭了个稀里哗啦。

    直到被人强硬地拉了起来。

    林屿森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神色复杂难辨。

    太丢脸了。我扭开头,用力地擦了下眼睛。

    “不用管我。”我闷闷地说,“我马上就好了,再过一分钟。”

    “怎么个不管法?你这么不争气。”

    他微微地叹息了一声。

    “在这里表白实在拉低我的档次,可是你哭成这样,我不趁虚而入,又对不起我的智商。聂曦光,你告诉我,怎么办才好?”

    他的声音低低的,又柔和,仿佛悄悄拂过的和风,语气中好像真的带着微微的困惑,轻轻地撩了下我的心房。

    但是慢慢地领会到他话中的意思,忽然又觉得自己好像被一阵狂风吹得晕头转向。

    表白?什么意思?

    趁虚而入?什么意思?

    “刚刚在宴会厅门口,碰到了你那个在盛远工作的同学,我对她说,‘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过去’。可是我自己却食言了。我对自己说,再过两年都三十了,别像个小男生那样沉不住气,可是我就是沉不住气了。”

    “我自己死心塌地,却希望她快点变心。”他看向我,语气那么的轻,“聂曦光,不要装傻。”

    “没有装傻。”我脑子里彻底地乱成了一团浆糊,直愣愣地看着他说:“我也才明白,还来不及装。”

    他蓦地低低地笑了出来,笑声中充满了愉悦。

    “聂曦光你真是……”

    他一低头,温热的气息一下子无比接近,从上到下笼罩住我全身,让我几乎没了可活动的空间,我局促地抬眼,他顿了顿,倏地退开了一步,松开了我的手。

    我此刻才意识到,刚刚他竟然是一直握着我的手的。

    时间好像停滞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平稳了呼吸,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我。

    “我去车里拿的,去换上,买了这么多漂亮裙子,不穿给大家看看多可惜。”

    我提着被塞到手里的衣服,再次往洗手间走去,脚步就跟踩在云堆里似的。

    转弯的时候,我忍不住停下来,看向林屿森,他靠墙而立,目光落在地面上。他总是那么的意气风发自信沉着,可是这一瞬间,我竟然觉得,他的姿态无比的落寞。

    他刚刚是说……他喜欢我?

    林屿森……

    ……我?

    我换了衣服,和林屿森重新回到了酒席上。坐了一会会,就起身告辞了。

    新郎新娘和伴郎伴娘都已经在酒店门口送客。

    老大拍了拍我:“不是吧,你居然换了一身衣服,哎,这件也很漂亮啊,大小姐你出门带的行头比我这个新娘还多啊。”

    我迟钝地看了她一眼,脑海中一时没有形成语言回答她。

    林屿森在旁含笑说:“下午还要下雪,到时候交通不便,我们先走一步了。”

    老大也拿出了主人的样子:“谢谢你们参加我们的婚礼。”

    走出酒店的时候,庄序正好送完一个客人回身,高大的身躯堪堪与我擦肩而过,带着屋外带进来的凌冽寒意,我下意识地往林屿森那边让了让。

    外面其实已经飘起了零零散散的雪花。

    我走在林屿森身边,从来没这么不自然过,一时间只觉得身边的人存在感强大到让人不知所措。他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不疾不徐地走了一阵,忽然开口。

    “原来我的表白还有全身麻醉的效果。”

    我动作有些僵硬地停住了脚步,低头看着脚尖。

    “对不起!”

    头顶上静了静。

    “聂曦光,你拒绝我不应该是这样的。”

    “你应该理直气壮地说,林屿森,我还没看上你,你没达到我的要求。而不是这样,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不是的。”

    我连忙抬起头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否定了他的说法。

    他怎么会没达到我的要求。这样才华横溢、卓然出众的男人,就算我年少时幻想另一半是什么样子,都不好意思幻想得这么完美。

    可是如果还会为一个人伤心难受,无法忘怀,怎么有资格接受另一个人呢?

    “我只是,”我停了一下,“我只是还没有忘记以前喜欢过的人……刚刚,你也看见了。如果两个人要在一起,一定要是全心全意的,我现在,没法做到。”

    林屿森看着我微微地笑了。

    “其实,刚刚在酒店,我骗了你。”

    什么?我吃惊地看着他,心中猛然一跳。

    “我说,不趁虚而入对不起我的智商,事实上那时候对你表白,才对不起我的智商,对不起我昨天通宵论证的年度计划,但是……原来这些事情,都是身不由己,没法计算的。”

    他笑了笑,“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真是新鲜。”

    “我知道你会拒绝。但是这么快……怎么办,我现在有点,唔,无颜见江东父老。不过也算在意料之中,而且有一种,虽然是肿瘤,但幸好是良性的感觉。”

    他点点头,感觉还不错的样子,“好吧,看来还是只能循序渐进,那就先谈到这里,我们回苏州再说?”

    再说、再说什么?

    你看见我晕头转向、眼冒金星的样子了吗?

    我明明是很认真地在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那种瞬间跟不上节奏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肿瘤什么的,忽然出现在我们对话中,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我试着整理了下被他搅得已经不知方向的思绪,一分钟后,未果。我只好抓住比较简单的问题。

    “我不回苏州了,我……想回无锡一趟。”我快速地解释着,“反正还有一天半假期,我也好一段时间没回去看我妈妈了,那个想喝我妈妈熬的汤,我……”

    “回家要这么多理由吗?”林屿森几乎是好笑的,“好了,那我送你到……火车站。”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好了。”

    他终于又叹了口气。

    “聂曦光,你打算以后都躲我躲得远远的?”

    “不是。”我为难地咬了下唇,不知道怎么才能委婉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最终还是被一团乱麻的大脑打败了,决定直接一点。

    他这么聪明,直接跟委婉,大概也没啥区别。

    “明明没有接受,还坦然地享受着别人的照顾,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他略略蹙眉,做出思考的样子,“这个我也不太有经验,不过我这样,难道不是正常的追求步骤?所以你的意思是,不仅不接受我,还不许我追你?”

    “追你”两个字从林屿森嘴里说出来,我顿时又手足无措起来。而且,为什么被他一总结,搞得我好像霸王条款似的。

    “如果最后我还是没有……为什么要浪费你的时间。”

    “聂曦光,你对你自己没信心就算了,为什么对我没信心?”林屿森看着我,目光柔和。

    “你不是说我干什么都很厉害吗?”他眉梢微扬,“你这样一个女孩子,连‘最后还是没有接受我’都不忍心说出来,心软成这样,我要多蠢才追不上你?”

    这是在表扬我还是嘲笑我……

    我无语地看着他,尴尬中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吓得连我的车都不敢坐了……”他叹息着说,“我只是追求你,又不是谈商业合作,还要讲投资回报率。为什么你要先想着,你不接受就是对不起我?”

    “我在追你,是你的福利,不是你的负担。”

    我愣愣地看着他。

    “你说你还喜欢着别人,那有什么问题?”他微笑着注视我,斩钉截铁地说,“我让你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