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似我 骄阳似我(上) 第三十七章

“小姐,到了。”

    “小姐?!到地方了!”

    出租车司机大着嗓门叫我第二遍的时候,我才醒过神来,掏出钱包付了钱下车。

    眼前正是林屿森的小区。

    从跟爸爸见面的地方出来,我简直是毫不犹豫地打车来到这里,可是走进小区,站在他家门口,看着眼前的木门,我却迟迟没有按下门铃。

    我盯着木门上的纹路,站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我在怕什么?

    怕真相太难堪?

    不不,我是相信他的,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林屿森身上。我就算不信任林屿森的人品,也应该相信他的智商。

    可是爸爸为什么又那么的言之凿凿?

    我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再一个人胡思乱想下去,举手就要按门铃,门却“哗啦”一下子从里面开了,几个人一起走出来,走在最前面的大个子正在说话。

    “嘿,借力打力,这次一定叫他们吃不了……”

    看见我,他的声音曳然而止。所有人一下子朝我望来。林屿森在最后面,他有些惊讶,眼中立刻浮起了一丝笑意,走上前来,“曦光?你怎么会过来?”

    我的目光落在他衣服上,“有点事情想问你。”

    他停了几秒,“嗯”了一声。

    其他人见状纷纷告辞,林屿森送出几步回来,端详了我一眼,就叹了一口气。

    “见过聂总了?”

    我没有回答他,单刀直入地问:“林屿森,你认识马念媛?”

    我没有问他是不是“追过”马念媛,因为实在太排斥这个可能,连说都不愿意说。

    他一下子皱紧了眉头:“这人是谁?”

    我心里的那根弦一下子松了,脸上几乎露出个笑容来。可是却又总觉得哪里不对,爸爸何必说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同样的,林屿森也不会做这种低级的欺瞒。

    那么问题究竟在哪里?虽然提起那对母女就恶心,但是我还是忍着膈应给他解释了一下。

    “我家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林屿森点点头,“略有耳闻。”

    “所以,马念媛……算是我爸的干女儿。我爸说你们在前年我干妈的宴会上认识,然后她邀你去无锡赏梅……”

    他脸色陡然变得骇人。

    我被他的神情吓了一跳,话都没能说完。

    他忽然牢牢地捉住了我的肩膀,“你说什么?!”

    我被他吓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紧紧地盯着我,简直是一字一字地蹦出来:“叫我去无锡的不是你?!”

    我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怎么、怎么会是我。那时候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他的目光在我脸上巡视,好像在确定什么,然后他抓住我肩膀的手缓缓松了,好像已经明白了一切,但是仍然带着一丝希望地问我:“两年前,我们在于女士的宴会上见过,我和我外公一起去,你仔细想想,一点印象都没有?”

    有、有吗?

    干妈的派对每次都搞得很热闹,客人川流不绝,人又多,我真的没印象了。

    “呵。”他大概从我的表情得到了答案,彻底放下了手臂。

    他握紧了手,好像在克制情绪,最终却没克制住,狠狠地在墙上捶了一拳,慢慢吐出四个字。

    “奇耻大辱!”

    他眼底的寒芒一闪而过,几个呼吸后,他拿出了手机,拨了个号码。

    我不知道他打给谁,只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冷的吓人。

    “你在哪里?”

    ……

    “我马上过去。”

    他挂断了手机走过来,直接抓住我的手。

    “跟我来。”

    他的神情和态度简直不容抗拒,步伐又快,我踉踉跄跄地跟着他,一路被拖上了汽车。这一切地发展都太超出我想象,汽车开出了好长一段,我才定下神问他:“我们去哪里?”

    “很快就到。”

    他一言不发地开车,没多久就上了高速。我根据路边的路牌推测,目的地应该是上海。一个多小时后,天色已经擦黑,车停在了松江一栋别墅前,林屿森拿出手机,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出来。”

    很快一个年轻男人衣衫不整的边扣扣子边跑出来。

    “Vincent,你过来也不提前几天通知,好让小的扫榻相迎啊。”

    我觉得这男人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居然是干妈的儿子邵家其。不过他很小就出国,长期生活在国外,近期才回来,我跟他并不算太熟。

    “家其?”

    “曦光?”他也很惊讶,“你怎么……”

    他看看我又看看林屿森,显得搞不清楚状况。

    林屿森打断我们的叙旧,“邵家其,两年前,我车祸前,你是不是打了个电话给我,让我去无锡?”

    邵家其立刻苦了脸:“哎,怎么又提这件事了,我对不起你一辈子我知道。”

    “那天你在电话里对我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天哪,兄弟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我要早知道那女人是这种货色,根本不会给她牵线的,靠,老子已经跟她断绝往来了。妈的,我跟她说你路上出了车祸,她居然看都不去看一眼。”

    “行了,你只要把你说过的话一字不漏地复述一遍。”

    家其苦恼地抓抓头,“我哪里还记得啊。”

    林屿森目光森冷,“那好,我复述,你确认我说得对不对。”

    “你说,‘兄弟你艳福不浅,前天老妈的Party上,我们这有个美女看上你了,邀你到无锡来赏梅呢,你周六有空吧,先来无锡找我呗,我带你去见美女。’”

    他用冰冷平静的语气,复述着这样有些轻佻的话语,一时间怪异的气氛弥漫。

    “我说:‘没兴趣,周六有一台很重要的手术要做。’”

    “是不是这样?”

    邵家其连连点头:“兄弟你的记性太好了,是这样没错。”

    “不是我记性好,车祸后我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把这些话想了无数遍,”林屿森说,“然后你说:‘真美女,聂程远的女儿。’”

    我猛地抬起头,看向邵家其,他朝我看了一眼,垂头丧气地说:“对,我那时候不是才回国嘛?那女人装得可怜兮兮的,我就被误导了,还以为那是聂叔叔的私生女。”

    说到这里,他又抱歉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忽然警醒到什么似地,脸色一变:“我靠,老天,你们怎么会搞一块去了,你不会以为约你的是曦光吧?!我靠,不是啊,你不会打击报复人家了吧!”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由自主向林屿森望去,他也朝我看过来,目光中是无法掩饰的晦涩和痛楚。

    也许是被我们影响,邵家其也不说话了,我们之间一片沉闷。

    半晌,林屿森发动了车,说:“我送你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