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13章

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

    封腾努力克制着把她扔出去的冲动。

    办公桌上的电话适时的响起来,封腾转身走出去,硬邦邦的说:“把药吃了,继续睡觉,不准出声,不然就扣你的年终奖。”

    出声就扣工资……这是总裁大人独创的剥削方式吗?

    杉杉立刻闭上嘴巴。

    安静了一会,杉杉忽然想起刚刚自己明明是要走的,怎么又留下来了?不过如果现在出去,给人看到会不会很奇怪啊?

    杉杉后知后觉的想到这个问题,托着下巴开始琢磨不被人看见偷偷从总裁办公室溜回家的可能性有多大,得出可能性等于零的结论后,杉杉死心了。

    为了boss大人的名节,她还是等风腾的人都走光了再跑路吧,大boss应该不会赶她出去吧?

    会客区的窗帘不知何时被拉上了,和屏风一起隔出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幽暗空间,杉杉站起身,想到总裁大人不准出声的命令,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拉开窗帘,冬天的阳光一下子照了进来。

    冬日的阳光很微弱,照在身上却给人一种强烈的温暖的感觉,懒洋洋的很舒服,杉杉干脆趴在窗台上晒太阳。

    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偶尔有电话打进来,总裁大人说话的声音也十分好听。

    杉杉竟然觉得自己有点享受这种氛围,让她心里暖暖的很平和。晒了一会太阳,杉杉想起药片还没吃,回去拿起水杯吃药。

    水还是热的,水杯拿在手里温温的热着掌心,杉杉脑海中浮现刚刚封腾微笑着给她倒水的样子,忽然有些怔仲。

    Boss大人虽然喜怒无常,冷热交加,阴晴不定,奇奇怪怪,有时却还不错的样子……要是哪天boss大人忽然叫她再也不要上来了,她会不会反而不习惯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杉杉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连忙把这个念头赶出脑袋。

    开玩笑!要真有那么一天,她放鞭炮庆祝还来不及呢。

    到五点多下班的时候,杉杉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

    总裁大人居然问她要药费!还说就随便点给个一百吧!

    一百块!

    有什么感冒药要一百块吗???

    简直是敲诈!原来boss大人还兼职做黑社会!

    因为身上现金不足一百,杉杉含冤的写了借条,心痛万分的走出风腾,忍不住一百零一次祈祷老天,让她脱离魔爪的那天快快来临吧!

    杉杉没想到这次老天这么给面子,她感冒还没全好,脱离魔爪的机会就来了。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因为会计师查账的缘故,晚上财务部大部分人都留下来加班,杉杉被一个会计师问得头昏脑胀,好不容易得了个空,端着茶杯就往茶水间跑。

    还没走进茶水间,杉杉就听到同事甲八卦兮兮的声音。这个同事平时一副精英样很能唬人,只有深入接触后才能发现其媲美狗仔队的八卦本事。

    “喂,你们听说没,今天中午人事部的周晓薇上了总裁的车。”

    茶水间还有其他两个忙里偷闲的同事,闻言都怀疑的看着她,同事甲见她们不信,着急了:“你们别不信,就在楼下,好多人都看到了。”

    杉杉拿着杯子愣在门口,脸上满布震惊。

    总裁大人的魔爪居然又伸向别的女员工了!怪不得今天午饭吃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原来是去抓壮丁。

    周晓薇?杉杉在脑子里面搜索,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哦,想起来了,就是上次去无锡旅游,阿may说要坐总裁大人旁边的那个。后来阿may还八卦的打听了名字告诉她。

    印象中是个很瘦弱的小美人啊,哪有她这么坚韧不拔忍辱负重,肯定经不起总裁大人的折腾。

    杉杉脑中不由浮现了一副画面,柔弱的小美人在总裁大人的威胁下边惊恐的喊着“不要”“不要”,边梨花帯雨的写借条和卖身契……

    杉杉顿时义愤填膺,正义的小宇宙熊熊的燃烧起来,虽然心底有些闷闷的说不清楚的感觉,但在大义下这种感觉微不足道。

    杉杉握拳出言讨伐:“总裁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这样!”

    “人家巴不得这样呢!你看今天周晓薇中午上了总裁的车,待遇立刻就不一样了,今天人事部都要加班,就她被人事部处长特许回去了。”

    “……太……太过分了!”杉杉声音颤抖,严重的嫉妒了。

    放假!居然可以放假!同样是长工,她从来没被放假过!这几天生病还要挑菜!boss大人也不怕传染!

    “啊,杉杉!”同事甲惊叫一声,终于听出了声音是谁,只见薛杉杉站在门口,满脸“愤怒嫉妒”,同事甲暗叫糟糕,她不会以为她在搬弄是非吧,万一传到总裁那……

    这么一想,本来要卖关子的同事甲急忙倒豆子似的说:“杉杉,你别误会,总裁没跟周晓薇怎么样,听说是因为周晓薇是稀有血型,总裁妹妹大出血要输血,就叫周晓薇去了。你千万别误会啊。”

    大出血?封小姐不是在国外吗?

    杉杉吃惊又担心:“怎么回事?封小姐没事吧?”

    “听人事部的人说好像没事了。”同事甲说着,忍不住八卦病又犯了,打探说:“哎呀,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你天天和总裁在一起,难道不知道?”

    听到封月没事,杉杉放下心,可是那种闷闷的感觉却又出现了,而且比刚刚强烈的多。原来公司还有人是稀有血型?

    杉杉下意识的看着自己手腕的血管。

    按照封小姐的习惯,明天大概会叫人送猪肝饭给周晓薇吧,然后吃着吃着就去总裁办公室吃,顺便给总裁大人做长工……

    然后她以后就不用去总裁大人那报到了,彻底解放了。

    期待已久的事情美梦成真,杉杉高兴了一下,可是也只是高兴了一下而已,迅速的心情就低落了下来。

    有了替死鬼,明明是值得开心的事情,为什么她就觉得胸闷得难受,提不起精神来呢?

    为什么……会有一种被弃养了的感觉呢?

    下班后回到家,杉杉还是没有摆脱那种叫人讨厌的情绪。在屋里转了几个圈圈,杉杉抓起电话,打给高中同学。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怎么拉?”

    “唉~”杉杉长叹了一口气,许多话要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样,我打个比方哦。”

    “说吧,我听着。”

    “从前有一头猪,被一头狼捉去圈起来养,狼跟猪说,养它是为了将来要吃它的肉,猪虽然又不情愿又害怕,可是它打不过狼,只好吃那头狼喂的东西。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猪越来越肥了,这时狼却把它放了,抓了另外一头猪吃,那只猪居然很难受,你说,那只猪该怎么办呢?”

    “呃……那就做一头自由奔放的野猪吧!”

    杉杉满脸黑线:“你根本没弄清楚重点!不被吃不是很好吗?那只猪为什么难受呢?”

    “哇!我知道了!那肯定是那头猪爱上那头狼了!跨越种族的恋爱,好浪漫哦!”

    “……陆双宜!你这个白痴!”

    杉杉忍无可忍的把电话挂了。

    是夜杉杉一直没睡好,同学那句“跨越种族的恋爱”搅得她脑子乱乱的。第二天,杉杉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精神萎靡的去上班,引来同事们关切的慰问和同事甲了然同情的目光。

    中午吃饭的时候杉杉识趣的没去总裁办公室,趴在自己桌上。

    今天没她的午饭拉!

    要高兴,要高兴,薛杉杉你终于自由了。

    又萎靡了一会,杉杉终于以小强般的生命力重新振奋了起来。正打算去员工餐厅补充能量,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来,杉杉顺手一接,总裁大人十分不悦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薛杉杉,你居然敢罢工!”

    哼!

    就知道总裁大人不会放过她这个熟练工。

    总裁办公室里,杉杉一边挑菜一边习惯性的腹诽着,顺便鄙视一下自己,刚刚居然因为以后不用来这里而烦闷。

    总裁大人今天似乎心情不大好,吃饭的时候气氛有些沉闷。

    杉杉吃了几口,忍不住问封腾:“总裁,封小姐没事吧?”

    封腾微微诧异:“你知道了?”

    心中不由有些不悦。那个员工口风未免太松了,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居然连薛杉杉都知道了。封月流产导致大出血的事虽然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但是封腾非常不喜被底下员工议论。

    封腾简单的说:“她没事。”

    “哦,那就好。”杉杉安静了一会,又讷讷的问:“总裁,那你和封小姐打算怎么谢谢周小姐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封腾目光灼灼。

    “呃,那个……”

    是哦,她问这个干什么?难道说她想知道以后会不会多个饭友?

    杉杉支支吾吾说不清楚的样子却意外的取悦了封腾,他没再为难她,直接的说:“支票。”

    杉杉一愣,反射性的问:“那你当初干吗不送支票给我?”

    封腾蓦的大怒,阴寒的说:“薛杉杉你是白痴吗?你就不会放长线钓大鱼?”

    难道支票会比他值钱?

    薛杉杉愣愣的看着他,对他的话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动作极度缓慢的往嘴巴里送菜,完全被震住了的样子。

    忽然,她的表情变得极度扭曲痛苦。

    封腾虽然有些恼火,还是问:“怎么了?”

    杉杉异常艰难的说:“……被……大鱼……的……刺……卡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