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15章

杉杉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人群中的封腾。

    总裁大人还真是……

    人模人样的。

    大厅璀璨的灯光下,封腾不疾不徐的步入会场,他一身讲究的西装,外面随意披了件黑色大衣,显得分外耀眼挺拔。

    杉杉的目光不自觉的追随着他,直到被一个高胖的主管挡住视线才回神。杉杉收回目光,看看左右的人,竟然都是一副目不转睛的样子,有人甚至还踮起脚跟看,心中忽然有些不爽。

    鄙视!

    总裁大人又装酷!

    招蜂引蝶的男人最没品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你以为你在走秀啊!

    杉杉很小人的嘀咕得正起劲,忽然察觉总裁大人的视线似乎朝她这个角落射来。

    呃……

    她就心里想想他也能发现?难道总裁大人装了脑电波感知系统吗?

    ……

    杉杉僵硬的面无表情的转身,无比专注的盯着眼前一块牛排……

    牛排啊牛排~~

    你为什么是块牛排!

    封腾一到场,男女两位主持人就上台宣布年会开始,主持人说了一通喜气洋洋的开篇贺辞后,封腾上台致词。

    一阵热烈的掌声后,之前还有些喧闹的会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杉杉暗暗撇嘴,心想果然每个boss都有威慑技能,就会吓人~~她抬头看着正在发言的封腾,听着他沉稳的声调,渐渐的,竟然觉得台上那人陌生。

    虽然经常见到封腾,可是杉杉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的样子,总觉得有哪里不同。此时的他好像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质,轻易的就压住了全场,掌控全局,叫人必须仰视。他的神态自信而优雅,并没有什么夸张的动作,然而每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令人信服且备受鼓舞。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杉杉怔怔的想。

    大概是……忽然觉得很遥远吧……

    掌声骤然间响起来,杉杉这才发现封腾已经讲完了,也跟着拍了两下。

    然后……咳……

    一般来说,那种深沉且复杂的情绪在薛杉杉心里不会停留超过三分钟的,于是掌声一落,杉杉立刻把那古怪恼人的心情置之脑后,端着盘子愉快的四处流窜去了。

    牛啊羊啊螃蟹腿~~~

    奖品就是那天边的浮云,抽到抽不到还是两说,眼前的食物才是真理!

    杉杉正吃得欢快,突然身后冒出一个男人饱含惊喜的叫声。

    “薛小姐。”

    ……差点被噎到。

    杉杉努力咽下嘴里的食物,回头,原来是封大小姐的老公,好像叫言清来着。

    杉杉礼貌的跟他打招呼:“你好,言先生。”

    言清是分公司的总经理,并不经常到总部,这次他是作为分公司高层出席总部年会,杉杉还是在满月宴后第一次见到他。

    言清看到她,表情很激动:“薛小姐,总算看到你了。我们夫妇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好,实在是欠你良多。”

    呃?什么欠她良多?不就是放了一次血吗?而且早就谢过了啊。

    杉杉有些莫名的说:“言先生,你太客气了,没什么的。”

    “怎么会没什么。”言清仍然满脸感激,“上次月月出事的时候我正在外面出差,唉,多亏薛小姐再伸援手,不然我怕是要悔恨一生。”

    言清说:“月月如今还在医院,等她痊愈,必定要请薛小姐赏光吃个便饭。”

    杉杉眨了眨眼,终于弄明白了言清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以为第二次还是她献血的?杉杉连忙开口解释:“言先生,你大概是弄错了,我……”

    “言清。”

    杉杉的解释被忽然插入的声音打断。

    总裁大人?

    杉杉朝发声处看去,下意识的把手里吃得狼藉的盘子放在身后的桌上。封腾并没有看她,只是对言清说:“Andy在找你。”

    言清回头张望了一下,然后笑着对杉杉说:“薛小姐,我先走一步,回头再聊。”

    “哦,好,再见。”杉杉点头。

    言清走了,这个角落只剩下薛杉杉和封腾,霎时静了下来。杉杉叫了声“总裁”,封腾却没理她,拿起旁边桌上的酒杯,望着会场中央,悠闲的喝起来。

    ==

    他干吗啊?难道还要她恭送一下才走?

    沉默的气氛让杉杉有些不安,想起刚刚的事情,杉杉急忙说:“总裁,言先生好像弄错了,他好像以为这次还是我给封小姐输血的。”

    “弄错了就弄错了。”封腾放下酒杯,吩咐她:“以后他说什么,你都不要否认。”

    “啊?”杉杉不解,“为什么?”

    好像占有了别人的劳动成果一样,杉杉有些罪恶感。

    “别问这么多。”封腾淡淡的说。他自然有他的长远打算,不过懒得跟她说,说了她也不明白。

    “哦。”

    他一副你不必知道的表情让杉杉小小的郁闷了,之前抛到脑后的那种复杂情绪又隐隐浮出来。

    不说就不说,了不起啊!反正骗人的又不是她,她最多算个从犯,还是被胁迫的。杉杉闷闷的,随便找了个借口说:“那总裁我去找阿may,不打扰你了。”

    她说着就要离开。

    “慢着。”封腾开口叫住她:“谁说你可以走了。”

    Boss大人用绝对颐指气使的语气说:“你跟着我,帮我挡酒。”

    杉杉愣住了。

    挡酒????

    她没听错吧!这不是男人的活吗?总裁大人居然要她干!杉杉气愤。果然每个资本家都把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

    “总裁,我不是你的秘书啊……”

    见她推托,封腾又不悦起来,淡淡的提醒她:“你的年终奖。”

    太过分了!又拿这个威胁她!杉杉悲愤莫名,鼓起勇气说:“总裁,我、我们有工会的。”

    所以你不能乱扣!不然投诉你!

    “工会?”封腾俊眉微扬,慢悠悠的说:“谁发他们工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