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24章

 “我们家的人啊,个个对吃挑剔得很,我算是最不挑的了。这个农庄就是我爷爷弄的。他嫌现在的食物用药太多不安全,索性自己就弄了块地,找了些人来种。”

    吃过早饭歇了一会,等言清到了,一行人便出发去了农庄。封小姐拉着杉杉单独开了一辆车,说是要讲悄悄话。

    她一边开着车,一边笑吟吟地向杉杉解释着封家农庄的来历。“爷爷还在的时候常说,有了这个园子,我们家就把‘土农工商’这四个字占全了。”

    杉杉好奇地“咦”了一声,农和商好理解,工嘛,Boss家涉及不少工程,也说得过去,土咋解释呢?

    封小姐看出她的疑惑,主动解释道:“我们家祖上一直是读书人,明朝的时候陆续有人出仕,到了清代才转而经商的。”

    杉杉听着有点呆,本来以为Boss家只是有钱而已,没想到还这么源远流长。思绪飘了一阵,杉杉忽然想起一件事。

    “呃,阿月,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第二次给你输血的不是我,是风腾另一个同事。”

    杉杉解释了下年会上的误会,封小姐有些讶异,回想了一下说:“哎呀,这事我哥也不算骗我,当时我问是不是你,他根本没回答我,我就想当然以为是你啦。”

    她有点气恼,“他大概是怕我给别人送饭吧。”说着看了杉杉一眼,眼里闪过促狭,“看来我家的饭也不是随便谁都能吃的哦。”

    杉杉解释清楚就安心了,懒得去琢磨Boss的动机,反正也琢磨不透。假装没听到封小姐的调侃,杉杉关心地问:“你不是刚刚输过血么,现在开车没事吗?”

    “没事,虚惊一场啦。而且农庄很近的,半小时不到的路程而已。”

    果然没开多久,封小姐就说:“到了。”

    杉杉向窗外望去,先看见了一片林子,又开了片刻,才看见农田池塘,路边有几栋二层的楼房,房子前的空地上,已经有几个人在等了。

    封月看着“咦”了一声,说:“怎么丽抒也在?”

    下了车,一个瘦瘦高高的短发俏丽女子笑吟吟的迎上来,“阿月。”

    封月说:“丽抒,你怎么也来了?”

    元丽抒笑吟吟地说:“阿月你这话说的,我家年夜饭的菜哪年不是你们家菜园子里的,怎么今年你舍不得了?”

    封月嗔怪说:“我就问一声,哪里又舍不得。往年不是都给你们家送去么,怎么今年没有送?”

    封家的这个农庄出了日常供应封家的食用,年节的时候还会给亲朋送一些产品过去。

    丽抒笑道:“就不许我吃完了再来啊?你要是不舍得,我就只好问你家大哥讨了。”

    她的眼镜已经看向后面下车的封腾,一眨不眨地,落落大方地说:“封大哥,好久不久了。”

    封腾点点头,“丽抒。”

    站在一旁的杉杉在电光火石中难得敏锐地真相了:哇,原来是Boss大人的仰慕者。

    元丽抒显然是极会说话的一个人,不着痕迹地大大恭维了封腾一番,什么西面的投资多么有远见啊之类的,连封腾这般难伺候的人,都被她说得微微笑了一下。

    薛杉杉边听边检讨自己。看罢看罢,这才是高手啊,看人家多么哟专业性多么欲扬先抑高潮迭起啊,相比之下自己实在是太直白了。

    封月在一旁看她神思恍惚的样子,以为她是在不高兴。既然她知道哥哥对丽抒完全无意,当然要跟薛杉杉解释一番,便低声对薛杉杉说:“丽抒是李奶奶的孙女,李奶奶是一直跟着奶奶的老人,在我家几乎过了一辈子,奶奶去世了才去跟儿子住,丽抒和我们一起在老宅子里长大的,大哥待她也如同妹妹一般。”

    她的重点当然在最后一句,说完,她也不管杉杉会意了没有,笑吟吟地对丽抒和封腾说:“你们叙旧完了吧,再说下去可要天黑了。”

    元丽抒埋怨状:“阿月你真是的,我好不容易有机会跟封大哥讨教一番。”

    说着望望封腾手里的渔具,惊喜地说:“封大哥今天要钓鱼?我可想学很久了,上次海钓我没能去成,今天不介意教教我吧?”

    封月叹口气,知道自己的朋友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她这心思由来已久,只是以前总觉得自己出身一般,不太敢表露自己对封腾的念头,如今大概是听说了薛杉杉的事,看到薛杉杉这样普通的家世竟然登堂入室,自然不甘心,前所未有地积极起来。

    见封腾已经点了头,封月转眼又有想法,自家大哥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以前丽抒藏着心事不说,想拒绝又无从拒绝起。现在她简直称得上直接了,倒不如趁机让大哥对她说清楚,免得耽误她青春。

    于是她也不再阻拦,反而对薛杉杉说:“杉杉,要不我们两个去挑菜吧。”

    虽说是亲自摘菜,但是封大小姐哪里肯真的下地,只是去人家摘好的菜里选一些罢了。

    封腾说,:“你自己偷懒就算了,别带坏她。”接着他对站在一旁木头已久的薛杉杉说:“薛杉杉,你也过来。”

    他说完便和言清拿着东西往池塘边走。杉杉看了眼封月,封月头痛地说:“算了,我们一起去吧。”

    走在两个男人后面,元丽抒似乎才发现杉杉似的,含笑说:“还没请教这位小姐是?”

    杉杉礼貌地说:“我叫薛杉杉,你好。”

    丽抒也礼貌含笑地说:“我是丽抒。”

    她直接把姓略过了不说,透露着和封家特殊的亲昵意味,紧接着又笑吟吟道:“薛小姐难不成也是像我这样来弄点菜回去的?”

    薛杉杉说:“不是,我跟过来玩的。”

    元丽抒问:“不知道薛小姐从事什么行业?”

    “呃,我是做财务的。”

    “在风腾?”

    “嗯。”

    元丽抒笑起来,“这么说来,我们也算是同行,不过我可没你这么好运气,在封大哥手下做事。”封月插话说:“丽抒从事金融投资的,另外还是我的私人理财顾问。”

    元丽抒嗔道:“阿月你取笑我,什么私人理财顾问,你自己懒得弄,我帮你打杂罢了。”

    说着便和封月谈起最近一些投资和目前的一些行情,聊了一会,转头一笑问薛杉杉:“薛小姐对这轮行情有什么看法?”

    杉杉根本没认真关注她们在聊什么,不过肯定是投资这块的。她看着前面封腾和言清的背影,她们的对话想必听得很清楚吧。这位丽抒小姐你要表现就表现嘛,干嘛拉她下水。

    杉杉摇头说:“财务和金融这块其实区别还蛮大的,我自己能吃饱就不错啦,又没有闲钱,所以也不太关注投资。不然满肚子想法却没办法实现,也很难受吧,说不定还会铤而走险孤注一掷挪用公款什么的。”

    元丽抒被噎住了。什么叫“满肚子想法却没办法实现”,这是在讽刺她?“孤注一掷”岂不正是自己眼下的心情么。她笑容微敛,自己倒是小看她了。

    封月不免多看了杉杉两眼,但是看她一脸认识解释的样子,又觉得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了。

    和言情交谈中的封腾这时笑了笑,转过身来的时候又换了一副上位者的威压表情,“薛杉杉,你在我面前说挪用公款?”

    封月默默地扭头,大哥你真恶趣味,杉杉你果然很下饭,还有丽抒……你真的没戏了。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到了钓鱼的地方,封腾放下渔具,问薛杉杉:“会钓鱼吗?”

    杉杉摇头,“不会。”

    听封腾这么问,大家都以为他要教薛杉杉钓鱼呢,元丽抒脸都僵了。谁知封腾却是点点头,然后往池塘边上的菜地一指说:“那你去拔萝卜。”

    杉杉被雷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