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25章

  杉杉蹲在萝卜地旁边默默地瞅了半天,才伸手拨了几根萝卜,然后扭头看看池塘边钓鱼的一群人,严重地心理不平衡起来。

    资本家什么的实在是太腐败了,钓鱼就钓鱼呗,还有弄个小木屋防寒,一群人坐在那里喝茶钓鱼轻声谈笑,她却要在寒风瑟瑟中拔萝卜!

    长工也不是这么用的啊!

    杉杉认真地开始考虑罢工的可能性……可是一想到自己吃住人家,机票钱还有人家垫,杉杉揭竿而起的心又熄火了,算了算了,这些萝卜就当住宿费吧……杉杉认命地拔起了萝卜,只是时不时控制不住地往池塘边看看,第N次偷看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封腾的视线。封腾目光一闪,居然起身走了过来。

    杉杉赶紧低头做出专心拔萝卜的样子来。

    “薛杉杉,这就是你拔了半天的成果?”

    伴随着熟悉的低沉的声音,视野里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男鞋,杉杉心里有点小委屈,也不理他,手指扒拉着泥土,闷闷地回了几个字:“手僵,拔不动。”

    “薛杉杉。”封腾微微俯身,好像在观察她的表情似的。“你说不会钓鱼的。”

    “……我可以学啊。”

    “是吗?”尾音微微上扬,好像充满了怀疑,“可是,你不是对放长线钓鱼没兴趣吗?”

    杉杉愣了一愣,这句话怎么似曾相识啊……然后,久远的鱼刺事件浮现在脑海……“薛杉杉,你就不会放长线钓大鱼?!”

    那时候懵懂不解的话语,此刻却好像忽然有了别样的含意。他为什么现在忽然提这个?杉杉忽然手足无措了,盯着地里的萝卜,鼓起勇气有些结巴地回答:“现在,现在有兴趣了啊。”

    想到元丽抒,心里又有点郁闷,怏怏地说:“可是鱼塘边上人也太多了……”

    这是在抱怨?封腾眉宇间跃起一丝笑意,他突然问:“薛杉杉,你要不要给其他钓鱼的一个信号?”

    杉杉疑惑,“什么信号?”

    “告诉别人,这个鱼塘已经被人承包了的信号。”

    啊?

    杉杉不解地仰头看他,然后视线一暗,唇上触到了一片温热。

    她她她,好像……被吻了?!

    高大的男人俯下身,大手抓住她的肩膀,在她唇上蜻蜓点水而过,然后看着她傻傻呆呆的样子,低声笑语:“这是承包合同专用章。”

    ……杉杉手里的萝卜掉在地上,重新回到刚刚离开的坑里了……杉杉最后还是没去钓鱼,而是蹲在萝卜地里,麻木地拨了一堆萝卜,满满地装了两筐。

    元丽抒倒是钓到了好几条鱼,只是那表现在脸上的高兴,怎么看都像是强颜欢笑。回去的时候,元丽抒搭了他们的顺风车,仍然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只是时不时有点走神。不过,比她更走神的是薛杉杉同学,不,薛杉杉已经完全没有神了。

    她脑海里只剩下一根根萝卜……这种状况甚至延续到了年夜饭,那丰盛的豪门夜宴啊,吃到了嘴里居然都是萝卜的味道……不过这也实在不能怪她,任何一个在萝卜地里丢掉初吻的不幸女子,都不回这么快变回正常人的。

    后来直到封月说要回家,杉杉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拉住封月,“你晚上不住这里?”

    以前是住的,今年哥哥不是有你陪了嘛。封月笑眯眯地说:“是啊,我们明天早上七点多的飞机飞言清家,东西还没收拾好呢。”

    “那,那……”杉杉不知道说啥了,猛然产生了一种,今晚就打包去飞机场过夜的冲动。

    封月眨眨眼,“过得愉快哦!”

    会愉快才怪呢!明明就是紧张死了好不好。

    可是当佣人们收拾好饭桌纷纷回家,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杉杉心里竟然慢慢地浮起一丝类似心酸的情绪起来。

    大年夜身边居然一个亲人都没有,就算非人如Boss,也会感到寂寞吧。这么一想,独处的紧张倒是少了很多,杉杉期期艾艾地主动开口问:“晚上我们干什么?”

    封腾反问:“你想干什么?”

    杉杉想了半天,“看、看春晚?”

    封腾很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两人便去客厅,打开了电视机,等着看春晚。

    杉杉看看壁钟,很好,已经七点四十五了,还有十五分钟春晚就开始,只要顺顺利利地度过这十五分钟,春晚开始后就不回显得很傻很尴尬不知道要说啥了!

    哦哦!这个世界有春晚真是太好了。

    杉杉轻松地奔向厨房方向,“我去弄点水果。”

    在厨房磨蹭了半天,杉杉掐好时间,准时端了满满的两盘水果回来。

    “水果来了!”

    封腾却没有动,他坐在沙发里,低垂着眼,目光落在手中的手机上。

    “薛杉杉,我刚刚收到了一条短信。”

    “嗯?”杉杉有点不明白他为啥跟自己说这个。

    “有人祝福我新年快乐。”

    杉杉还是有点茫然。这很正常吧,拍拍Boss马屁什么的,等等……她好像忘记了什么……封腾吐出了两个字:“是你。”

    杉杉终于想起来了……水果盘放在茶几上,杉杉垂头丧气地接受Boss大人的询问。“你手机不是掉了吗?”

    “是手机定时软件。”杉杉小声回答。

    “什么时候定的时?”

    “前几天。”

    封腾顿了顿,“你给所有人都发了这个?”

    “没有。”杉杉更小声了,“就你一个。”

    封腾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电视里春晚已经正式开始了,杉杉盯着电视机,心里一片乱糟糟,有种现行犯被抓的感觉。

    忽然,“啪”的一下,封腾关掉了电视机。客厅里顿时一下子静得连一根针落下都能听见。

    “薛杉杉,这也是欲擒故纵?”

    “那你呢?”杉杉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不答反问,“你在萝卜、那样……也是欲擒故纵吗?”

    封腾倒没料到她居然会反问,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地说:“不,有诱敌深入。”

    她都已经在他家了,难道还不够深入吗,如果对方觉得她还不够深入,那么……“封、封腾。”

    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杉杉有点不自在,不过这种时候,怎么也没法叫总裁吧。

    “我没谈过恋爱,所以不知道到底应该是怎么样的。年会之前,我明明没想过这些的,可是后来……”

    她抬起头来,尽力看着他的眼睛。

    “前几天看不见你我很失落,看到你在警察局外面等我,我觉得很丢脸,可是又好高兴,你带我来这里的时候,我,虽然觉得不应该,可是还是还是很高兴。刚刚和你吃年夜饭,我还是……很开心。”

    我没有你的密码,但是我可以把我密码告诉你,摊开来给你看。我想我已经喜欢你了,那么,你看清楚,我是喜欢的吗?

    她什么都不懂,所以面对聪明人,只有笨办法。

    杉杉不自觉地抱住膝盖,缩进沙发里,可是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她的神情看起来怯懦而又勇敢,眼睛里装满了小心翼翼的期待。薛杉杉从来都是引人发噱,让人看了就想欺负地捏几下的。可是封腾此刻却从未所有地,蓦地心中一动。

    “薛杉杉,”他揽过她的肩膀,缓缓低头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说,“我们试试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