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27章

 薛爸薛妈下来看到她当然少不了一通埋怨,怪她弄那么多麻烦事,多花机票钱,看到两个大箱子,先是吓了一跳,等得知是礼物,又埋怨她乱买东西。杉杉老习惯父母这种责怪式的关心了,笑嘻嘻地听着。

    今天正好轮到薛爸爸这边的亲戚在杉杉家聚餐,她回来得晚,大家也不等她了,已经开始吃了。爷爷奶奶、伯伯一家、叔叔一家都来了,十来个人正好凑了一桌。

    看到杉杉回来,大家都停下了筷子,爷爷看见她,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小杉杉回来啦。”

    杉杉大半年没见到他们了,跑过去抱了一下,“爷爷,奶奶。”

    杉杉叫了一遍人,奶奶心疼地说:“快坐下来吃饭,坐飞机累了吧?这小偷真不是东西,大过年的还偷东西。”

    杉杉嘿嘿笑了一下。

    杉杉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后赶紧招呼大家:“大家都坐下吃,她一个小孩子别当回事。”

    大家重新坐下来吃东西,一时话题自然围绕着杉杉,先是问她工作上的事,工资啊奖金啊什么的问了个彻底,杉杉也不介意,有多少就说多少呗,于是少不了被夸奖一番。

    接着又问坐飞机怎么样啊,大城市习惯不习惯什么的,这些都问完了,小婶婶开她的玩笑说:“杉杉,柳柳男朋友都有了,你什么时候有好消息啊?”

    柳柳是杉杉大伯家的女儿,她们薛家孙辈一共三个孩子,都是木字旁的,柳柳,杉杉,还有小叔的儿子薛桐桐。

    “咦,柳柳也……”

    “也”字都到嘴边了,杉杉硬是活生生地把这个字咽了下去,艰难地说,‘柳柳有男朋友了啊?“好在大家没听出什么来,大伯母得意地说:“是啊,杉杉,明年我们家柳柳也要去s市工作了:这下我们薛家两个姑娘都有本事去大城市工作,你爷爷要更开心了。”

    大伯母一直觉得自己女儿薛柳柳才是薛家三个孩子中最优秀的,结果薛杉杉去了大城市工作,亲戚们全都说杉杉有出息,大伯母一口气憋了好久了,今天才吐出来。

    杉杉心直口快地说:“那好啊,我正好要重新租房子,干脆柳柳跟我一起住好了,”

    她话刚说完,就被薛妈妈一筷子敲在头上,“你个傻孩子,你姐姐还用跟着跟你租房子,”

    大伯母喜滋滋地附和薛妈妈:“是啊,柳柳跟小俊一起去的,我家小俊在s市有套大房子,150多平方呢。”

    柳柳默不作声地帮她妈妈夹菜。

    杉杉看了柳柳一眼,默默地同情了一下。她这个堂姐长得非常漂亮,人又聪明,因此从小到大就被大伯母拿出去四处炫耀攀比,偏偏她自己却是沉稳低调的个性,所以被搞得痛苦无比。可她还不能抗议,因为她不是大伯母亲生的,是大伯母从她一个生了女儿又不要的亲戚那领养来的。

    别人领养了孩子,生怕孩子会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都藏着掖着。大伯母却是反着来的,生怕女儿将来不孝顺她似的,从小便对她说要不是我领养了你,你现在跟着你爹妈过着什么什么苦日子之类的,薛柳柳本来就乖巧文静的性格,有这样的养母,自然只能越来越文静了。

    小叔叔正在上高一的儿子薛桐桐坐在杉杉旁边,在杉杉耳边咬耳朵:“杉杉姐,你知道柳柳姐的男朋友是谁不?”

    “谁?”

    “就是她单位老板的儿子,就是本来你要去的那个单位。你说要是你去会不会就是你男朋友了啊?”

    杉杉毕业后本来在家乡找了份工作,是本地一家小有名气的公司,这本来是好事,可是被大伯母知道了,就不得了了,硬说这个工作是老头子给杉杉找的,因为那家公司的人事主管是爷爷老战友的儿子。

    她大喊老头子偏心,不把柳柳当亲孙女什么的,搞得一家人都不安宁,杉杉倒想把这个工作给柳柳,可是工作这么大的事,薛妈是肯定不让的。还好很快杉杉踩了狗屎运去s市工作,把这个岗位让出来,爷爷又老着脸皮去找了战友,把工作给了柳柳,大伯母才消停。

    杉杉被桐桐说得囧极了。“你一个毛孩子想这些干吗。”

    桐桐不好意思了,嘿嘿地说:“我妈在家里这么讲的。”又撇嘴说:“柳柳姐是好啦,就是大伯母太讨厌,说得人耳朵起茧了还不消停。”

    杉杉夹给他一筷子猪耳朵,“来,补补耳朵!”

    薛桐桐“噗”了一下,眼珠子转转,说:“姐,你那两个大箱子里面是啥,是不是给我带的礼物啊?”

    “啊,对哦,还有给大家的礼物。”

    杉杉想起封腾的礼物,饭都没心思吃了,放下碗筷急匆匆地找来剪刀开箱子,大家也好奇地等着看是什么东西。

    然后薛杉杉满怀期待地打开箱子,却顿时傻了眼,呃,这是什么?

    一袋萝卜?

    咳!

    全屋子的人都哑了。

    大伯母笑了,“哎哟,这些萝卜有多好吃啊,杉杉你老大远地带回来。”

    大家都笑个不停。杉杉窘极了,只好说:“这种萝卜就是很好吃的,特别甜,我特别带回来给大家吃的==”

    Boss大人搞什么啊,难道因为是她拔的所以就给她带回来了?还是因为……有纪念意义TT杉杉万分之万确定,boss大人是故意的。

    ==还好萝卜下面,都是正常的礼物了。不过,这个正常也许是对boss家而言的。杉杉说不出那些给长辈的礼物值多少钱,但是送给小辈的礼物,统一是最新出的ipad2,杉杉还是知道价格的。

    于是有点被吓到了。

    大伯母脸上便有些酸了。薛妈妈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记了,女儿赚多少钱自己最清楚了,这么些东西,还不花掉她几个月工资啊。只有爷爷奶奶不太懂行情,心里最高兴,哦,还有薛桐桐,那种ipad2简直要飞起来了。

    他急切地拆开包装,一边拆一边说:“杉杉姐,你抢银行了啊。”

    杉杉只能急中生智地来虚构了:“哈哈,是这样的,这个ipad是……是山寨,别看它做得很像,其实是假的啦,很便宜的,亮、一千块……都不用……而且今年公司效益好,年终奖很多。”

    杉杉要哭了,boss大人送自己一箱子萝卜,手机也说只是借给她的,完全不会不让人不好意思收,怎么给自己家里人送这么贵的东西呢?

    “我们杉杉会赚大钱了。”奶奶欢喜地说,“不过下次可别买这么多东西了,这些营养品很贵吧,年终奖再多也不能这么花啊。”

    “营养品啊……”

    杉杉做贼心虚地说:“其实是同事家做这个,批发价,哈哈。”

    一边说一边心里想,说boss大人是自己的同事貌似也没错,于是心里头又不由甜滋滋的。

    大伯母立马接上了话:“原来是批发的,杉杉,这些都是营养品,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你可别买错了。”

    这话明着关心,暗着却是说杉杉买的恐怕是假货了。

    杉杉早习惯她这么说话了,也不生气,“大伯母,你放心吃吧,我同事自己每天都吃呢,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再说现在商店里暴利着呢,一百块进的东西敢卖一千块,其实成本没那么高啦。”

    “哎呀,”大伯母说,“毕竟是大城市待过的,还是杉杉精明,我家柳柳和小俊就只晓得从商店里买,虽然吃得放心,可是真是贵。”

    大家二十几年都忍耐下来了,自然也不会再今天就因为柳柳妈这副样子就吃不下饭。年初一的晚饭还是热热闹闹地吃完,女人们收拾碗筷准备开麻将桌,最后两个女孩子留在厨房里洗切水果。

    “杉杉,你别生我妈的气。”等大人们走了,薛柳柳轻声地跟她道歉。杉杉说:“我没生气啦。”

    柳柳笑了笑,精致的眉目间抑郁舒展了点。杉杉自己刚刚有了男友,也特别关心她,“姐,你怎么忽然想去S市啊?”

    柳柳细声细气说:“他说想去S市发展,不想靠家里。”

    “哦,姐,你男朋友怎么样的?你,喜欢他吗?”

    杉杉会这么问,是因为从头到尾也没看见柳柳露出多么开心的神色,这是在不像个谈恋爱的人。

    柳柳低头洗水果,过了一会说:“反正也没什么不喜欢,妈高兴就好了。”

    水果端出去的时候大人们已经在打麻将了,杉杉看了一会,便去了双宜家。寒冬的夜晚冷的浸骨,深蓝色的天空中飘着雪花。走在街道上,迎着小学,踩着冰屑,听着鞋底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杉杉忽然就想给封腾打电话了。

    但是……她才回家几个小时。

    克制啊克制,一定要克制。一路念叨着这两个字,杉杉很快到了双宜家。双宜家和她家很近,只隔了一条街,是一楼一底的老房子,底下是陆爸爸自己开了个蛋糕店,生意一直很好。

    杉杉进了双宜家门,才喊了人送上小礼物,就被双宜拖进了房间。门一关,双宜抓住杉杉的肩膀,神色严肃的问:“薛杉杉,你老是告诉我,上次你说的那个被强大的男人表白的女人是不是你?”

    “呃?”

    杉杉顿时心虚了。

    双宜察言观色,激动了,“啊啊啊,真的是啊?!后来我越想越不对,你这么迟钝,没事问我这个干吗,原来真的是你啊啊啊啊,快告诉我,那个强大的男人多强大!他干吗的?多高?多帅?有照片不……”

    杉杉连忙举手投降,“你一个个问。慢慢来。”

    “好吧,首先,帅不?”

    杉杉点点头。双宜星星眼了,“手机里照片给我看看。”

    “……没照片……”

    “我才不信,手机拿来,我自己看。”说着已经从杉杉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一到手双宜就觉得不对,“咦,你手机换了?”

    “……是他的。”

    “啊啊啊,”双宜更兴奋饿了,“已经到了交换手机的地步了吗?”

    ……原来除了交换日记,还有交换手机这种说法吗?杉杉黑线地说:“不是啦,是我的手机掉了,他借我用的。”

    “哦哦哦,好体贴!”

    “哦对了。”杉杉想起来,“你号码给我下,我手机掉了号码全没了。”

    “别转移话题,他做什么的啊?”

    “……他是我老板==”

    “咦,你上司啊,不错不错——”双宜虽然不上班,但是也知道现在挺流行叫直属上司老板的。

    “T__T比上司还要再上司点。”

    “……多上?”

    “T______T”

    双宜颤抖了,“难道、难道是传说中的……CEO?”

    “嗯==”

    “……”双宜喃喃地说,“杉杉啊,我被你雷到了。”

    过了一会,双宜回过神,“矮油,身份不重要啦,我不会因为他有钱就歧视他的!重要的是爱情的过程啊!你们是怎么再一起的啊?”杉杉茫然地看着她,“其实我也比较茫然……”

    双宜扶额,“那总有个转折点吧!是谁捅破窗户纸,是谁先表白的?”

    “呃,算是他吧。”杉杉决定把大年夜那晚自己的表白通通忘记!

    “哇!”双宜捧着脸,梦幻了,“那你什么感觉啊?”

    “感觉?”杉杉想到她上次说那个金卡的比喻,“就像在路上走着走着,忽然捡到一百块钱==”

    “一定很惊喜吧?飞来横财啊!”

    “那个……我会先怀疑是不是假钞来着……”

    咦?

    也许是写小说的缘故,双宜有着和外表不一致的心细如发,她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你觉得他欺骗你感情?”

    “……当然不是,他才不会这么没品。”杉杉闷闷地说,“我只是觉得,一切很不真实。”

    “哦,薛杉杉,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我知道你被天上掉下来的钻石饼砸得很晕,但是世界上的优秀男人很少很少你知道吗!”

    “所以遇见好的绝对不要想东想西,都给我先上了再说!”双宜握拳,小宇宙燃烧状,“杉杉,无所畏惧地上吧!我当你的爱情指导和技术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