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30章

 杉杉的东西不多,而且年前就打包过一次了,所以收拾起来极为容易。新租的房子还出乎意料的干劲,完全不需要打扫,因此很快就整理好了。

    望着窗明几净的小房子,杉杉坐在沙发上心满意足地感慨:“能找到这么合适的房子真不容易啊。”

    封腾也赞同地点头,在他名下找出这么小的房子,的确真不容易。在她身边坐下,封腾提醒她:“有空请你的同学和她男朋友一起吃个便饭。”

    “啊?”

    “你在别人家里住了那么久,我总要表示一下。”

    为啥是你表示……杉杉心里荡漾了一下,“那我请就好了。”

    “交了房租你还有钱?”

    ……也是哦。

    “那就你请吧……哦对了,我今天吃晚饭的钱都没了……你顺便请我吃个晚饭吧^_^”

    晚上,恭送Boss大人大驾离开后,杉杉躺在床上给大花打电话。杉杉的这位大花同学,基本上就是个吃货,听到吃饭就高兴。

    “好呀好呀,那就大后天吧,我们家大曹也回来了,大家一起吃呗,不过你怎么忽然要请客,发财了?”

    “在你家住了那么多天,总要谢谢你啊。”

    “哎呀,都是同学啦,杉杉你不像会跟我这么客气的人啊。”

    “呃,是我男朋友说的……”杉杉还不大习惯在别人面前称封腾是自己男朋友,就算是在自己家里打电话,一个人都没有,也忍不住把头往枕头里埋了埋。

    “你男朋友也来?!”大花“哦。”虽然没跟封腾碰过面,但是杉杉在她家住了那么多天,她也猜到了她有男朋友了,当下兴奋地说,“太好了,我还没见过他呢,不过就别说谢谢了,这次你们请,下次我们回请啦!”

    “哦。”杉杉应了一声,“那你想吃什么啊?”

    “哦呵呵,让我点啊,我想吃的可多了,神马象拔蚌啊石斑鱼啊,鱼翅燕窝么随便来点了哇……”大花说起吃的就口若悬河。

    “……你等等,我拿笔记一下。”

    “记什么?我开玩笑的啦,我们就随便找个地方吃点呗,主要是见你男朋友……人呢?”

    杉杉已经爬下床去找纸笔了,根本没听到……于是三天后,大花看着眼前一桌的美食,彻底失去了语言功能。杉杉还在拿着小纸条对照,封腾抽过她手中的小纸条,俊眉一拢。

    “你怎么连象拔蚌都不会像?”

    居然用拼音?杉杉觉得很无辜,“我不知道是哪三个字啊……大花报我就记下来了。”

    “以后不要说你是我员工。”

    “哦,是你女朋友嘛,我懂的……哎,大花,吃这个,这个好吃。”

    听到自己的名字,大花的目光从美食移到了对面闪着各种强光的英俊男人身上,顺便想起了刚刚在门口看见过的他开来的车……然后她找了个借口,把杉杉拖到了洗手间。

    “这个就是你男朋友?”

    “是啊。”

    “你老板?”

    “……嗯。”

    大花回忆了下杉杉的公司,那可是……她不由嘴角抽搐了,“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参加了什么邪教组织?”

    “啊?”

    “不然就是入了苗疆?”

    “……”

    大花飘出了洗手间,一会又飘回来,“我说要回请你的事情,你没跟你男朋友说吧?”

    “还没。”

    “那我就放心了。”大花松了一口气,认真地扶着杉杉的肩膀,双目凝视她,“请你忘记那句话吧!我还要留着钱养老公呢!”

    囧囧地跟着大花回到座位,杉杉惊悚地看见Boss大人正拿着筷子从她的汤碗里……挑出了香菜?!他一边和大花经济系的男友聊着经济形势,一边漫不经心动作优雅地给她挑香菜,那随意自然的姿态,就好像做了千百次似的……大花奇怪地问:“这个香菜不新鲜?”

    封腾一笑,把挑完香菜的汤放回杉杉前面说:“她不吃。”

    喂喂!你也太会装了吧!明明平时都是她给他挑好不好!!!而且她什么时候不吃香菜了啊,挑食的明明是他自己!

    承受着大花“小样你居然装挑食”的鄙视目光,杉杉不禁内牛满面了……然而隐隐地,又有点心花乱放,内心深处不由产生了一种虚幻的长工翻身的感觉==,一激动,就把那碗慢慢的汤呼呼地喝完了。

    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杉杉捂着绞痛的肚子第二次奔向了厕所。偏偏洗手间还在清扫,杉杉又捂着肚子奔到了楼下。

    拉开厕所的门进去,杉杉总算松了口气,这感觉也不像拉肚子,所以纯粹是昨天吃多了吧……正懊恼间,门外高跟鞋滴答滴答的声音由远及近,两个女员工聊着化妆品进来了。

    “你最近用的那款Chanel的粉怎么样啊?”

    “还行啊,随便用用呗。哎,我发现××有款新产品不错哦……”

    杉杉肚子里还绞痛呢,就听着她们聊天分神。她最近也对化妆品起了一点点兴趣,奈何天分不够,目前连上妆顺序都搞不清。正想听听聊天取取经,她们却话题一转,不聊化妆品了。

    “哎,我说,楼上那个,是不是跟22楼那位分了啊?”

    “是吧,听说最近都没上去吃饭了。”粉盒的打开的声音,“而且也不能叫分了吧,人家搞不好就没跟她认真开始过。”

    “也是,所以吧,人还是踏踏实实的好,高枝是那么好攀的?而且还不是一点点的高枝。”

    “是啊,掉下来的滋味估计不好受呢,我们公司那么多人看着,去年年会那个人事部的周晓薇估计要笑死了吧。”

    “换我是在公司待不下去的,搞不好要离职。”十几分钟后,杉杉慢吞吞地走出了洗手间,上楼,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时却没有什么心思工作了。

    说起来,那两个同事也没说太过分的话,任何人看见她和boss,只怕都会那样想吧。双宜虽然鼓励她支持她,但是有时候也会流露出一点点担心的眼神,只是双宜太聪明,不会做无用功劝她。

    大花又会是怎么想的呢?杉杉忽然急切地想知道别人的看法,总会有人觉得他们很合适,会祝福吧?想起大花好像有开微博,杉杉按耐不住地偷偷用手机上了网。

    找到微博,大花果然有对昨天事情的发言。

    大花:昨天吃了一顿超级贵的大餐啊,像做梦一样!老娘吃的胃都疼了!嘿嘿,在此透露一下,我们大学班级某位同学傍上了超级大款哦,年轻英俊有豪车!墙裂帅墙裂有型!撒大花!!!

    下面已经有了几个回复。

    九米:求大餐图!

    大花:不好意思拍啦,对方太高端的感觉了orz,怕给同学丢脸。

    手中的倒影:求透露哪个同学。

    小推:跟你一个城市,就是在S市,咋班能傍上大款的想来想去只能想到俺们美女霏霏了吧,请大家叫我名侦探柯南。

    大花:不是霏霏,澄清一下。

    小推:别卖关子了好伐,快说是谁。

    大花:他人隐私,不可说啊不可说,结婚的时候你们不就知道了。

    刘山:谁知道能不能结婚啊?大款是这么好傍的?你们这些女人脑子里就想着大款。

    杉杉默默地关掉了网页。

    她知道大花的“傍大款”并没有贬义,这个词现在经常被人用来调侃开玩笑,而且她也很小心地没讲出是谁,可是这无意的三个字,还是让她心里闷闷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杉杉你怎么神情恍惚啊?火车票的事情你就别想了嘛,我都忘记了。”阿佳端着杯子晃过来,靠在她的隔板上,怀疑地说,“不然难道是你跟总裁的恋爱出问题了?要不要我给你出谋划策啊!”

    “我才没有跟总裁谈恋爱。”被“傍大款”三个字搞得有些敏感的杉杉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

    明明,更多的只是跟“封腾”这个人啊。

    身后不远处,西装笔挺的高大男人脚步一顿,身后一群人顿时一起停了下来。很快他便脚步一转,神色不变地走了另一条道,陪同的财务总监等人看了某个方向一眼,匆匆跟上。

    阿佳本来好好地端着杯子闲闲地在喝茶,忽的眼光一滞,“天哪”一声,飞快地溜回了自己的座位。

    杉杉被他搞得一惊一乍的,无意识地顺着她的视线一看,便看见了封腾高大挺俊的背影。

    她心里也是“咯噔”一声,有点慌起来。

    他怎么会来财务处?

    阿佳压低了嗓子问同事:“封总怎么下来了,怎么会在我们办公室啊?!”

    旁边的同事说:“十多分钟前来的啊,你怎么不知道?”“我去茶水间了啊,杉杉你也不知道?”

    她去洗手间来着……杉杉望着远去的英挺从容的背影,心里开始不安起来,他,不会听到她刚刚说的话了吧?

    还好,晚上吃饭的时候,封腾的表情虽然谈谈的,却并没有不悦的样子,杉杉稍微放下点心,做贼心虚地格外殷勤起来。

    “下周我要去美国,大概停留一周左右。”

    “啊。”

    “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出国?我没有护照啊。”

    封腾神色依旧谈谈的:“那就算了。”

    吃完送她回家,上楼的时候,封腾忽然叫住她。

    “薛杉杉。”

    “嗯?”

    杉杉回头,却见封腾只是看着她,凝视了几秒钟,然后说:“你上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