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32章

 电话才挂了不到一个小时,方特助就出现在了杉杉面前,随即薛爷爷便转了院。这回终于有了病房,虽然是普通的三人间。

    这倒不是方特助能力不足,而是封腾电话里的指示就是:“找最好的医生,住普通的病房。”

    这句话让方特助对薛杉杉的地位又有了新的评估。用钱容易用心难,会下这样的指示,封总对薛小姐是真用心。

    接下里一切事情都简单了,忽然就全部不用薛家人操心了,病房病床全部有了,医生有了,专家有了,还都这么的和蔼可亲,他们只要全心照顾好老人就好。

    没过多久,封小姐也雷厉风行地杀到。先是怪杉杉不联系她,然后亲切地慰问了下病人家属,可惜大妈大叔们说的普通话她基本听不懂,于是只能无奈地作罢。

    跟杉杉了解了下情况,得知薛家人基本都住酒店,封小姐立刻说:“一直住酒店吃外面怎么行,我附近好像有房子空着的。”

    她立刻打电话给元丽抒。方特助在旁边拦都来不及,心里默默念叨,大小姐何必抢了总裁的事情做呢?

    元丽抒一直帮封小姐处理各种财务的,一个电话过去,没多久她就开车送钥匙过来了,说已经请了钟点工把房子打扫干净,晚上立刻就能住进去。

    薛家人简直被一连串事情惊呆了,薛妈妈偷偷拉着杉杉的手问:“杉杉,你哪里认识到这么厉害的朋友?”

    杉杉楞了一下,说:“他们是我同事。”

    薛妈妈不信,“同事会这么帮忙?那个封小姐也是你同事?”

    “她不是。”杉杉想了想才说,“去年我给封小姐输给血,她和我一个血型的。”

    薛妈妈恍然道:“那他们说的那个封总就是封小姐的哥哥?怪不得这么帮咱们。哎,都是好人,你以后可要好好谢谢人家。”

    杉杉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

    一切都安排好了,封小姐和元丽抒先走,方特助多坐了一会也告辞了。杉杉把方特助送出医院,方特助说:“这边的情况我待会会报告给总裁,薛小姐你看还有什么需要?”

    “没有了。”杉杉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是后天回国吧,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机场接他?”

    方特助微笑,“当然可以,封总肯定会很高兴。”

    兴许是用对了药的关系,薛爷爷的状况很快就有了改善,薛家人都大大松了口气。

    他们精神上一松懈下来,杉杉就遭了殃。大伯母不相信方特助只是杉杉的同事,一个劲地盘问她。薛妈妈虽然知道方特助只是受了那位封小姐哥哥的命令,可是方特助实在一表人才,也大力鼓吹杉杉主动一点不要错过好男人。

    杉杉想说出封腾,可是又觉得现在说这些,未免不合时宜,便简单地摇头否认:“真的只是同事。”

    很快杉杉便庆幸自己没说出真相,薛妈妈和大伯母简直走火入魔,一个劲地问她方特助的事情。但是杉杉哪里知道这么多,只能大概地告诉了一下。就这样她们已经兴奋不已了。

    幸好没说出Boss来,不然简直不知道会怎么样。

    第三天下午,杉杉请了假,坐着方特助的车从公司奔赴机场。到达机场的时间尚早,方特助便提议去出口对面的咖啡馆坐着等,杉杉想到上次在咖啡馆睡着的经历,连忙摇头,“我就在这里等好了,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下。”

    方特助自然不会去,“不用了,他们也应该快到了。”

    快到了其实没多快,半小时后,电子屏幕上才显示出封腾所在航班到达的信息。杉杉开始踮脚不停地张望,方特助想提醒她不用这么早看,但是三思之后还是闭口不言。

    也许封总看到她这样会更高兴也说不定。

    没多久,封腾一行便远远地出现在了视线内。他一边走路一边低头和人说着什么,俊逸颀长地身躯在人群中分外耀眼,举手投足间风采天成,惹得旁人纷纷注目。杉杉遥遥地看着他,不觉竟有点入迷。他专心于谈话,并没有关注接机的人,直到到了面前才发现杉杉,脸上不由浮现了一丝意外,“你怎么会过来?”

    “呃,翘班。”这么多人在,杉杉可不好意思说专门来接他,答非所问了一下。

    封腾还没说什么,随行人员里面有位年轻的主管就打趣了:“哎呀,男朋友是自己老板就是好,我们就没这个福利,上班时间还有家属来接。

    封腾果然心情好极,也附和地开起玩笑,“放心,她的薪水会照扣。”

    杉杉弱弱地补一句:“不要扣,其实我是调休啊。”

    大家顿时都笑了起来,不过他们都很晓得分寸的,没再继续打趣下去,彼此招呼过后,就识趣地走在了前面。

    封腾一手挂着衣服,一手握着杉杉的手,缓步徐行,“今天怎么不怕被人知道办公室恋爱了?”

    “……”忘记了。

    封腾只当她是不好意思,微微笑了一下,换了话题,“好些没有?”

    “好多了,红斑退了很多,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了。”

    “我是问你。”

    “我?我一直很好啊。”

    很好?封腾挑眉,那又是谁在电话里哭得话都说不出来。

    “待会先去看看你爷爷。”

    “啊?”杉杉有些措手不及。

    “有什么问题?”

    “没有没有。”杉杉连忙摆手,“那我先跟我妈妈说一声。”

    封腾敏锐地发现她的神态不太自然,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杉杉一紧张,来不及多想就说了出来:“我、我还没跟家里说。”

    封腾倏地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脸上刚刚还带着的笑意已经无影无踪,“没说什么?我?”

    “不、不是的,因为……”杉杉想辩解,想说因为夜夜生病不太合适,想说柳柳分手她说这个不合时宜,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这鞋理由是那么的牵强。也许,这鞋都不是真正的理由。

    她说不出话来,低下了头。

    封腾的声音彻底地冷了下来:“薛杉杉,你父母过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杉杉连忙解释:“你出国后他们突然过来的。”

    他点点头,声音中冷意不减:“你爷爷生病呢?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打电话给我?”

    “你在国外开会,我、我……”

    封腾定定地看着她,蓦然道:“薛杉杉,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一定会分手?”

    薛杉杉张口结舌地望着他。

    到停车场上了车,司机问目的地,封腾平淡地吩咐:“先送薛小姐去医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