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33章

 作为一只迟钝星人,薛杉杉顿悟了。

    原来自己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和总裁大人会分手?所以不敢再去他的办公室吃饭,不敢让同事知道,甚至不敢告诉家里人……大花那次,如果不是封腾主动提起,她估计也不会告诉大花……原来……自己竟然是这样想的么?

    杉杉一连几天都没睡好。

    四天后,薛爷爷出院了。

    他这个病发作起来快,对症下药后,见效也很讯速。薛妈妈一群人在S市搞的筋疲力尽,都归心似箭,一刻都不肯多待了。杉杉跑上跑下地办出院手续,订票,顺利地把他们送走后,整个人仿佛脱力了一般。

    不过还不能休息,还要把借封月的房子打扫一番,然后把钥匙还给人家。当然为了表达谢意,还要请她和元丽抒吃顿饭。

    给封月打电话之前,杉杉忽然想到,其实这次最该感谢的人,是Boss大人吧。

    但是……还是等明天上班吧!

    封月是万年有空的大闲人,听到杉杉要请吃饭,也不客气,爽快地说:“今天就行啊,我正打算下午逛街给宝宝买衣服呢,我叫上丽抒。”

    于是三个人就在某着名的购物中心见了面,杉杉请了一顿饭后,又一起逛街。封小姐逛街那是一贯的可怕,精力充沛得不得了,一会手里就四五个大包。

    元丽抒一直心情很好的样子,不过杉杉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好像带着讥笑一般。

    整整逛了三个小时,封小姐才算买够了,打电话让司机来接,结果过了一会,司机却回电说路上出了个小车祸,一时半会来不了了。

    封月郁闷了,又不喜欢坐出租车,想到封腾市内住处离这边不远,就打电话给封腾:“哥,我跟杉杉丽抒逛街呢,司机来不了了,你能不能来接我们啊?”

    “他说一会过来。”封月挂了电话,看看时间“哎呀,这样干等着不如我们再逛逛。”

    于是又在底楼转了起来。

    封月很快就在一家鞋店看中了一双单鞋,店里没她的尺码了,店员跑去五楼的仓库拿。封月闲着没事随便在换季打折去看了看,眼睛忽然一亮。

    “杉杉,来试试,这双长靴你穿一定好看。”杉杉从知道封腾要来就开始心神不宁了,封月让试试就试试,竟然忘记了看看尺码,然后用力一脚塞进去……很好,脱不下来了。

    杉杉整个人都傻了,这才想起看看鞋底的尺码,居然足足小了两码,她、她究竟是怎么塞进去的啊?

    封月用力地帮她拔了拔,擦擦汗说:“不行,我脱不下来,还是等营业员回来吧。”

    结果营业员还没回来,封腾的电话却来了。封月拿着手机说:“哥,我们还没好呢,你在车库等一会。”

    一直站在一边看笑话的元丽抒忽然建议说:“我们看着还要好一会呢,地下车库的空气多不好,不如让封大哥上来和我们一起啊。”

    封月想想也是,杉杉张口欲拦,封月却已经说出口:“哥,要不你上来吧,我们在一楼xx鞋店。”

    元丽抒此时心中得意极了。

    不同于封月的无知无觉,元丽抒敏感地察觉到了薛杉杉的不对劲,她很快就做出了准确的判断,他们之间肯定出问题了。而且,她之前还从别的渠道了解到,薛杉杉爷爷住院的时候,封腾一次都没去探望过。她心里一贯看不上薛杉杉,自然觉得是封腾嫌弃薛杉杉了,多半是薛杉杉家里那帮亲戚让封大哥受不了吧。封腾心里现在肯定觉得他们不堪,如果再看到薛杉杉现在这副狼狈样子,肯定只会觉得她更加上不了台面吧。

    鞋子脱不下来看上去是个小事,但是也够难堪的,如果封腾本来就对薛杉杉不耐烦了,这肯定会加深他对她的厌恶感,所有不可弥补的裂痕,开始的时候都是细小的恶感堆积起来的吗?

    想到这里,元丽抒简直迫不及待地等着封腾出现了。

    杉杉看了元丽抒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她一向傻乎乎的,但是自从和封腾在一起,便对所有和封腾有关的事情,忽然敏锐了起来。

    她几乎理科感到了元丽抒那看似不经意的行为中隐藏的恶意。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他们之间的问题从来不在于别人。

    很快,封腾已经迈着不耐烦的步伐出现在她们的视线里。封月朝他招手:“哥,在这里。”

    封腾看到她们,目光在薛杉杉身上停了一停,脚步一转,走了过来,微不耐烦地说:“怎么耽搁这么久?”

    封月看了一眼杉杉,支支吾吾地说:“呃,营业员去拿鞋子,我们在等。”

    杉杉闷闷地说:“我试靴子,结果脱不下来了,等营业员回来帮忙。”

    封腾望向她,杉杉垂着脑袋,连发丝都透露着垂头丧气的信息。

    封腾哼了一声,走向薛杉杉。

    元丽抒心里怦怦直跳,睁大眼睛等着看好戏,谁知封腾走到薛杉杉面前,竟忽然单膝跪屈下,手掌拖住了薛杉杉的小腿,另一只手悄悄一用力,把靴子拖了下来。

    元丽抒呆了。

    封月也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天、天哪,哥哥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帮杉杉脱靴子!哦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姿势怎么这么像求婚啊!哎呀呀,可是在百货商店这也太不浪漫了……封小姐的思绪已经瞬间发散到远方……本来低着脑袋的杉杉也抬起头,吃惊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宽阔肩膀。他身上笔挺的西装因为屈身的姿势而泛起皱褶,他温热有力的手掌,停留在她的小腿上。

    她怔怔地看着,感觉他要站起来了,她顾不得去穿上自己的鞋子,急急地伸出手,在他直起身之前,抱住了他的脖子,小声地说:“你还在生气吗?”

    封腾皱眉说:“松手,把鞋子穿上。”

    杉杉难得地不听的话,执拗地抱住他。封腾身躯停了一会,然后伸手搂住她的腰站起来,“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说这些?”

    杉杉静默了下来,封腾把手里的车钥匙扔给了封月,“自己开车回去。”

    封月接住钥匙,“哦哦”了两声,然后表情梦幻地拉着不甘心的元丽抒游魂似的飘走了,连自己要的鞋子没到手都忘记了。

    店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封腾低头看她,“现在可以穿上鞋子了?”

    杉杉噌地脸红了,她的脚还光着踩在人家鞋子上呢,连忙松开他,撑着他的手穿好鞋子。这时满头大汗的营业员终于出现了,看见店里只剩下一男一女,不由哭丧着脸问:“那位要鞋子的小姐走了?”

    杉杉扯扯封腾的衣袖,“阿月要的鞋子。”

    刷过卡,封腾提着纸袋走在前面,杉杉跟上去,忍不住问:“我们去哪?”

    封腾没有回答,杉杉只好默默地跟着,走了一段冷不防手被人一拉,扯进一个没有人的角落。

    “好了,现在你想说什么可以说了。”封腾不冷不热地说。

    角落里静静的,完全没有购物中心的喧嚣。过了一会,杉杉低声说:“这次谢谢你。”

    “你就想说这个?”

    看他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杉杉连忙说:“不是的,我,我是想说,对不起。”

    封腾没有动静。

    杉杉一个人说下去:“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跟你分手。可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以后。

    “我不敢多想,也不敢告诉家里,不肯让同事知道,因为我心底就觉得,我们也许不会在一起很久吧。我、跟你差距太大了,我没有底气。

    “我害怕听到别人说,你看,他们多么不配。所以就藏起来,拒绝去听。”

    “看来这两天你想了很多。”封腾注视着她,近乎冷酷地说,“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薛杉杉,我们的差距会一直存在。”

    杉杉看了他一眼,神色忽然坚定起来,握拳说:“所以我打算,这次我一定要考过CPA!”

    封腾凝住了,一时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慢慢地重复那三个英文字母:“CPA?”

    “嗯,就是注册会计师。”杉杉重重地点头,“以前说考这个其实是说着玩的,但是这次是真的了。以后我还要考国际注册会计师!”

    “很好。”封腾扶额,“薛杉杉,给我解释一下我们的话题是怎么拐到你的职业规划上去的。”

    “不、不行吗?”杉杉磕磕巴巴地解释,“我是这样想的,我人品又不比你差,这个就没啥好努力的。外表和家世虽然差距,那个,稍微有点大,但是这个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整容和投胎难度也太大了点。所以我只能在事业上努力一把了啊。CPA,那个,考完就是会计师了,好歹、好歹是师字辈的。”

    “我、我肯定成不了最好的人,但是,我可以做最好的我。”

    我肯定成不了最配你的人,可是我要用最好的我来配你。

    封腾对上薛杉杉认真的眼眸,原本还有些恼怒的心瞬间就软的一塌糊涂。他想起妹妹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会喜欢薛杉杉。

    也许一开始并没有多么喜欢。

    只是觉得有趣,乖巧,白白嫩嫩的皮肤看上去就像捏一捏,看到她就很放松而已。见多了貌美如花、知书达理的高知淑女名门闺秀,他也并不如何动心,找这样一个省心乖巧的也不错。

    他以为自己一直保持者随时能走开的姿态,甚至一直冷眼旁观,看着她瞻前顾后小心翼翼,但是此时此刻却发现,自己并不想退开一步,只想上前一步,把眼前的她抱在怀里。

    于是,下一秒,杉杉便被带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杉杉愣了一下,然后小心地伸手,回抱住了他。

    “其实我还有一个决定。”过了一会,杉杉在他怀里说。

    “嗯?”

    “明天告诉你。”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同事招呼杉杉,“一起去食堂吧?”

    杉杉摇了摇头,“你们去吧,我去别的地方吃。”

    “去哪里啊?”同事其实是随口一问。

    “封腾那。”杉杉坦然地回答。

    同事们:“……”

    在同事们或震惊或暧昧的目光中,杉杉拿着饭盒上了22楼。Linda她们还在工作,杉杉上前询问:“Linda,总裁在办公室吗?”

    Linda有点犹豫,薛杉杉好久没能上来了呢,现在能放她进去吗?

    方特住正好出来,看见薛杉杉,关切地问起薛爷爷的情况。看见离总裁最近的方特助如此表现,Linda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一边暗恨方特助不通情报,一边殷切地说:“在呢,要不要我通报一下?”

    杉杉婉拒:“我自己去找他。”

    杉杉照在总裁办公室外,敲了敲久违的门。

    “进来。”

    低沉的男生带着工作中的凝肃。

    杉杉推开了门,却没有进去,抱着饭盒站在门口问:“我可以来这里吃饭吗?”

    视线停留在文件上的男人诧异地抬起了眼,看到她,他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笔,“欢迎光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