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35章

 杉杉又一次接到双宜的八卦电话时,才发现她和封腾居然已经在一起大半年了。

    电话里双宜的声音兴致勃勃的,“杉杉,在我闭关写文的岁月里你们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啊?”

    杉杉黑线,“既然都不可告人了,你还问我干嘛?你不是人吗?”

    “咦,杉杉,你口才变好了哎!你家Boss是不是口才不错啊?”

    “是啊。”

    托Boss大人的福,杉杉最近也见过不少所谓的成功人士了,然后她发现,成功人士们都有个普遍特点,那就是忽悠能力都超强悍的。难道双宜要夸她“近朱者赤”,口才大进?

    正这么想着,就听双宜在那边激动地说:“果然果然!通过Kiss什么的,果然能得到对方的口才能力啊!唉,杉杉你口才进步这么快,那啥肯定很勤奋吧!”

    “!!!”杉杉恼羞成怒了,“陆双宜!”

    双宜“嘿嘿”笑了一阵,“好了好了,害羞个啥嘛,真是的。话说真的没啥事啊?那我这个理论兼技术指导岂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难道就没有什么情敌啊,狗血啊,哦,不行,我不能乌鸦嘴,当我没说。那擦枪走火呢?嘿嘿,有木有有木有?”

    有木有你个头啊==杉杉的脸不觉红了起来。

    擦枪走火什么的……的确有好多次差点被吃干抹净啦,但是这种事情,如果不想变成某人下一本小说的素材,就绝对不能让双宜指导!

    于是杉杉分外斩钉截铁地说:“没有!”

    双宜被打败了,哀怨地叹气,“唉,杉杉你知道吗,你们这样的情况,咱们写小说的最恨了。作者只能一笔带过,比如就这样处理——啊,眨眼几个月过去了~~~女主角依旧是处女……”

    啊,眨眼几个月过去了,她依旧要上辅导班……TT但是,也许是受到双宜乌鸦嘴的影响,这一天在薛杉杉的人生中,格外地与众不同。

    她不过是在会计课课间去上了个WC,结果回来翻开课本,居然看见了一封粉红色的——情书?

    很快,因为没有女朋友陪伴而号召高层们一起打球联络感情的封总裁,接到了女朋友颤颤抖抖的电话。

    “怎,怎么办啊,我我我居然收到了情书!”

    封腾淡定地打完球,淡定地开车去接女友吃午饭,淡定地开口:“拿出来。”

    杉杉立刻奉上:“我是清白的,绝对没有招蜂引蝶花枝招展红杏出墙。”

    封腾随便听听,修长的手指拈出信纸,淡定地开始审阅。

    “字还不错……他连你名字都不知道?怎么没有抬头?”

    杉杉力证自己清白,坚贞不屈地说:“他当然不知道我名字,我才不和别的男人说话呢!”

    Boss大人显然对她的自我漂白没有兴趣,一目十行地看完,不满道:“……怎么只有一张纸?”

    喂!你有没有一点女朋友收到别人情书的正常反应啊!杉杉也不满了,“……你连一张都没有==”

    封腾无视她,“你打算怎么处理?”

    “呃,就当没收到?”

    “经验告诉我,如果你采取这样的处理方式,后面还会有源源不断的情书。”

    杉杉立刻离题了,哼哼地说:“……你收过源源不断的情书啊……”

    封腾用“这不是很正常吗”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杉杉立刻没气了。

    “下午就去回绝。”

    嗯嗯嗯,杉杉连连点头。

    “对了,顺便问问他,他看上你什么了。”封腾抚着下巴,“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我很久了。”

    难得有个同类啊,要抓住机会交流一下。

    杉杉对某人的“欺负”早就习以为常了,就当没听到。关于情书,Boss大人已经给出了处理指令,杉杉也就安下心来吃吃喝喝了。吃了几筷子,杉杉抱怨:“为什么点这个啊,这家做得不好吃啊。”

    封腾笑着看了她一眼。薛杉杉大概自己也没发现,以前来这种地方,不管好不好吃,都一副拘谨的模样,哪里敢发表什么评论,现在终于学会挑三拣四了。

    唔,封腾的成就感不禁油然而生。

    吃完饭,封腾送她回辅导班,下车前杉杉终于忍不住期期艾艾地问:“那个,我问一下哦,你对这件事情有没有什么感觉啊?”

    封腾眉一扬,“我的感觉?”

    杉杉连连点头。

    “我的感觉是……”封腾顿了顿,语带欣慰地说:“我们杉杉终于长大了。”

    喂!你女朋友收到情书唉!你这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杉杉被雷焦了。

    下午一共是四节课,杉格等啊等的,终于等到第二节课下课,目标人物出去了,连忙跟上去喊住人,走到拐角无人处,开始抿绝。

    “呃,你的信我看到了……”

    杉杉还在酝酿言词,结果对方却表情奇怪一说:“什么信?”

    “啊?就是你上午放我书里的啊。”

    对方的脸色有点奇怪,杉杉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便把那信封取了出来,结果对方一看信封脸色便变得极为难看,非常不客气对质问:“这封信怎么会在你手里。”

    “啊?”杉杉傻了。

    同一时间,封腾正看着言清大喝闷酒。本来下午封腾打算休息一下看会杂志,然后准时去接杉杉吃晚饭的,结果言清却心事重重地找上了门。什么话都不说,先灌了三杯酒下去。

    封腾问:“你这是怎么了?”

    言清开始还不肯说,后来到底忍不住倾诉的欲望:“你知道Blain吧?”

    封月的前男友。封腾有些明白了,“怎么了,他回国了?

    言清垂头丧气,“他最近……”话说了半句停住了。

    封腾帮他说完:“又缠着封月了?”

    言清默认。

    封腾看他一副为情所苦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两个人孩子都生了还来这一套,封腾现在觉得,这个妹夫果然跟自己妹妹是绝配。

    “你担心什么?封月是怎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

    “我不是信不过封月,唉。”言清想说出自己的感觉,可是又表达不出,只好长叹一声说,“大哥,薛杉杉没人追,你不懂我这种感觉的。”

    封腾的脸顿时黑了。谁说他家杉杉没人追,今天还有人递情书来着。只是他胸襟宽广风度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

    封腾决定不安慰他了。

    言清喝酒如喝水,厕所也跑得勤,趁着他去洗手间,封腾发了个短信给杉杉:“处理好了?”

    结果杉杉却是过了好几分钟,才回了个省略号给他。

    这是什么意思?封腾皱眉。

    等言清回来,封腾已经在穿外套了。言清奇怪,“你要出去?”

    封腾点头,“我去接杉杉下课。”

    他拿起车钥匙,“你喝了酒不能开车,等封月来接你,我已经打电话给她了。”

    封腾的车停在学校大门对面的马路上,看着薛杉杉耷拉着脑袋走过来,有气无力地打开车门。

    封腾接过她的书包扔在后座,“解决了?""不用解决。”杉杉郁闷地说,“是误会,这封情书是给我旁边座位的于小姐的。”

    封腾看着她垂头丧气的样子,蓦地有些不爽了,“是误会你很难过?”

    “不是啦。”杉杉气愤地说,“是那个人太过分了啊,明明是他自己放错了书,居然说我乱拿他的情书,有没有搞错啊!我干吗拿别人的情书啊。偏偏他一口咬定说是看着课本折名字放的,我觉得他应该去配眼镜了。”

    封腾手指轻扣方向盘,“等待,他说是看着名字放的?”

    “是啊。他说看准了是于小姐的课本才放的。”

    “如果他没说谎的话,杉杉,你有没有想过,是那位于小姐放你书里的。”

    杉杉一愣,“不会吧,她不接受扔垃圾桶就好了,干吗放我书里?”

    封腾只是出于天性的怀疑,倒也捉摸不透别人的动机,便没有再多说什么。既然是乌龙一场,那那个男人也没必要看了,他正要开车走人,杉杉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从包里掏出手机,杉杉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疑惑了一下。

    “谁?”

    “就是那个正牌情书接收者于小姐,她打我电话干什么?”

    "接。““哦。”杉杉按了接听键。

    “喂……嗯,是的,我男朋友来接我……还没走,在马路对面……啊,真的是你放的,为什么……哦,这样啊。不用了,没什么关系啦……啊?你过来了?”

    杉杉按下玻璃,扭头往车窗外看,果然看见隔壁座的那位于小姐袅袅地走过来了。

    杉杉挂断了电话。

    “她说是她弄错了,要跟我道歉。”

    封腾扬眉,“我也听听。”

    两个人下了车,于小姐已经保持着袅袅的姿态走到了跟前。她先看了封腾一眼,“杉杉,这是你男朋友啊?”

    杉杉点点头,但是并没有给他们介绍。于小姐等了一等,主动微笑着向封腾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杉杉的同学,于敏珑。”

    封腾久经阵仗,心里已经有点数,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你好。”

    于小姐眼神在他身上停了一阵,没得到什么反应,便转向杉杉,泫然欲泣地说:“杉杉,真的对不起,你不会生我气吧?”

    杉杉震惊地看着她眼睛里冒起的水雾,心里囧大发了,怎么样也不用哭吧?咋搞得她是受害人似的了。

    “我真的不知道那封信他是给我的,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他啊,也没有跟他说过话,我记得你们比较熟,所以以为他认错人了,就帮忙放你书里了。”

    杉杉忍不住问:“我什么时候跟他熟了?”

    于小姐望了封腾一眼,欲盖弥彰般说:“啊,我说错话了,你们也没有很熟。”

    封腾微微一笑,然后脸色一沉说:“我是不是听错了,薛杉杉,那封信是什么?”

    于小姐面现惶恐,“杉杉,你还没说吗,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杉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真是人才啊。

    课间才那么短短的几分钟,人家已经瞬间想到了怎么利用那封情书制造机会,还同时给他们下绊子制造误会……虽然不一定有效,但是多少是个机会,失败了也不损失什么。

    Nnd,这样的人才你念什么CPA啊,北影中戏才是你的归宿啊!杉杉打量着眼前娇弱弱的女子,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不顾不管是不是她想多了,杉杉都不想跟她多说了,瞪了一眼恶趣味发作的封腾,然后清了清嗓子说:“你看,我们有点误会要解释一下,就先走了哦。”

    于小姐急切地上前一步,“杉杉,我请你们吃晚饭吧,就当赔罪。”

    “不用啦,误会都解释清楚了,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车子开了出去,远远地将于小姐甩在了车后,杉杉横横地咬某人手,“招蜂引蝶!”

    回头想想,其实早有蛛丝马迹。一开始她跟这位于小姐并不熟,现在一想,好像是某此Boss大人在校门口接她之后才熟悉起来的吧?之前她每次去上课都是随便坐的,可是那之后于小姐却每次都恰好坐在她身边,或者早到了帮她占位置。

    更有好多次状似无意地把话题绕到封腾身上。前不久还问接她的人是不是同一个,因为车子不一样……真是观察入微TT她当时好像还说Boss大人是卖车的来着,不过Boss大人那浑身的精英味,怎么都掩盖不住吧。

    杉杉越想越郁闷,“我都说你是卖二手车的了,怎么人家还对你有兴趣啊。”

    “你说我是什么?”

    “……”

    杉杉立刻转移话题,气呼呼地说:“上课都能上出个情敌来,哼,不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