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36章

杉杉真的没再去上课了,不过这也是因为辅导班的课程已经到了尾声,除了最后一节课需要去听听考前猜题,其他课程不去关系也不大。

    眨眼就到了九月份考试的时候。考试第一天封腾当了司机,第二天却有事,本来要安排司机送她的,但是封小姐却表示儿子被婆婆接去玩,自己闲得发毛,毛遂自荐了司机一职。

    第二天下午杉杉考完,封小姐准时来接她。

    “三门全部考完了吧,感觉怎么样?”

    杉杉开心地点头,“基本上都做出来了,我觉得能过吧。不过CPA很变态的,也说不定。”

    封小姐自动忽略后半句,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们去庆祝一下吧。”

    “呃,我只是感觉好,成绩还没出来,万一……”“怕什么,成绩出来再庆祝一遍嘛,走吧走吧,我看看。”封月看看时间,“我们先随便吃个晚饭,然后逛逛先起街,晚上等大哥和言清结束会议了,我们喊上他们一起夜宵。”

    “=.=,好吧,你安排,你吃喝玩乐最在行了。”

    杉衫为了考试压抑很久了,考完一放松,逛街的劲头也很可怕,结果就是两人逛街逛错了头,和封腾、言清约好八点半的,匆匆赶到约定的地方时,都已经九点一刻了。

    封小姐迟到是家常便饭了,毫无愧疚感,杉衫有点讪讪的,被封腾一拉,坐到了他身边。

    “考得怎么样?”

    “我觉得会过吧。”

    “嗯。”封腾点点头,“有一门不过以后就不要考了。”

    杉衫囧囧的,“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三门全不过啊?”

    封腾很欠诚意地说:“怎么会,我的将来还握在CPA手里呢。”

    封小姐窃笑。封家两位少爷小姐菜单都懒得看,言清在一边辛苦地点菜,一个个问什么要不要吃,封小姐还嫌他烦,“你就随便点嘛,对了,来点酒,没酒庆祝什么啊。”

    杉衫阻止她:“不要,我不会喝酒。”

    封月说:“不会喝才好啊,灌醉了酒后什么的,哥哥嗷?”

    封腾语调懒洋洋的:“我需要灌醉她吗?”

    杉衫想掀桌了,“喂,你们适可而止啊!”

    封腾安抚地拍了她一下,“好了,不让你喝酒。”

    他拿过酒水单,随便翻了翻,招来服务员,帮她点了个饮料,这个地方杉衫来吃过,食物什么的蛮不错的,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装13,很多东西都是英文写的,还不带翻译,杉衫只听到封腾那几个单词里有个tea字,就下意识地觉得是果茶之类的,连忙点头说:“我就喝这个什么茶好了。”

    封腾笑了笑。

    灌醉薛杉衫什么的,谁有他有经验呢。

    一个多小时后。

    封月忧心忡忡地看着封腾半抱着杉衫上了车,扭头对言清说:“你说哥哥会不会把杉衫怎么样啊?”

    言清说:“你这是希望怎么样,还是不希望怎么样?”

    封月深谋远虑地叹息说:“我是觉得,我们家小宝宝也应该有个表弟啊表妹什么的玩玩了。”

    封腾将车开到了市区的公寓。

    杉衫醉眼蒙眬地看看门,奇怪地问:“为什么是你家啊?”

    “你这个样子,还想去哪?”

    杉衫噢了一声,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那你要保证,不会酒后乱性。”

    封腾失笑,她真是醉透了,这种话都敢说出来,于是顺口哄她说:“好,我不保证。”

    杉衫显然被他一句话里的逻辑矛盾搞得更晕了,傻不愣登地看着他,皱眉想了一会,才展眉高兴地说:“那我也不保证。”然后就很高兴地扑到了封腾身上,双手自发地挂上了他的脖子,鲁莽地撞上他的嘴唇。

    封腾开始有几分哭笑不得,随她乱七八糟地亲着,还得搂住她的腰怕她掉下去。可是随着香甜的水果酒味在两人的唇齿间弥漫,小舌头娇娇软软的,渐渐地他也被撩拔起了几分火气。

    他一手抱着她,一手从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把某个在他身上乱蹭的家伙抱进来,然后反身踢上门,正要反客为主的时候……薛杉杉收工了。

    她移开唇,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有些嫌弃地说:“不玩了,困了。”

    “我要睡觉了。”

    宣布完毕,她趴在他肩膀上,没一会,就发出了轻微均匀的呼吸声,徒留一个箭在弦上的大男人,抱着她咬牙切齿。

    ……唉,喝醉后气死BOSS什么的,谁有薛杉杉有经验呢。

    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滚在Boss大人赤裸精壮的胸膛里,头枕着人家的手臂,嘴唇离硬朗紧绷的肌肉只有寸许,手还摸着人家的腰,该怎么办?

    薛杉杉的反应是——赶紧闭上眼睛,手用力摸两把。矮油,怎么居然做春梦了呢?这么难得,还这么真实有质感,一定要闭上眼睛多睡会,把这个梦做久一点。

    然后脑子渐渐清醒……清醒……杉杉被惊悚到了。

    颤巍巍地缩回爪子,小心翼翼地抬起脑袋,身体小幅度地挪啊挪,想离开犯罪现场,可是一只脚还没落地呢,就被人从身后一搂拽了回去。

    这下更好了,直接趴在了人家身上。

    “跑什么?”男人刚刚醒来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我、我才没跑。”为了防止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杉杉先发制人地谴责他,“你怎么睡觉都不穿衣服!”

    封腾半眯着眼,微微带笑,“怎么没穿,你没感觉到?”

    说着他坚实有力的长腿微微一动,立马把杉杉陷入了更加窘迫的境地。

    喂喂,她说的是睡衣,不是睡裤啊……而且你这样,到底是让人感受你的睡裤还是……感受到他蓄势待发的灼热,杉杉俩颊发烫,小声地提醒他:“你昨天答应不酒后乱……来的。”

    “你倒还记得。”停在她臀上的手掌毫不客气地重重打了一下,“昨天是谁先开始的?”

    “不管啊,说话要算话。”

    “当然算。”

    杉杉才安心呢,某人又慢条斯理地说,“不过杉杉,现在我们好像酒醒了。”

    “……”杉杉无语了。经验告诉她,今天不让他得逞一下,他是不会放过她的,杉杉认命了,乖乖地将脸颊贴在他光裸结实的胸膛上。

    “那你乱吧,快一点哦TT”

    其实是知道他最后不会对自己做什么,才会那样任他为所欲为吧……与卧室相连的卫生间里,薛杉杉满脸通红地洗着脸。

    BOSS大人刚刚虽然也有……但是根本没有满足吧……说起来其实BOSS大人,还是很君子的呢。算一算他们在一起也有大半年了,好多次她都感觉到他濒临爆发的欲望,可是最后都没发生什么。她不知道为什么忍耐,但是这样的他,的确让她心安无比。

    杉杉冲掉脸上的泡沫,抬头看着镜子里双眸明亮的自己。

    昨天考完CPA还没跟家里打电话报告呢,关键是……也是时候,跟爸爸妈妈讲下,她跟BOSS大人的事情了。虽然决定了要告诉老爸老妈,但是光琢磨怎么讲,杉杉就琢磨了一天。在封腾家里磨蹭到晚上,趁着他在楼上书房和美国那边开视频会议,杉杉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心不在焉地向老妈报告了CPA的考试状况后,杉杉紧张地进入了正题。

    “对了,妈,告诉你一个事情。”

    “还有什么事啊?”

    “我有男朋友了。”

    话一说完,杉杉下意识地把手机挪远了一点。果然,手机里薛妈妈的声音徒然就大了起来,“什么?!!你有男朋友了?”

    薛妈妈欣喜地说:“是不是你那个同学方特助啊!”

    你看!躲着Boss打电话果然是明智的吧!

    “不是啦!不过也算同事吧……”

    薛妈妈很能接受的,“不是也好,那个方特助啊,看着挺好,就是太好了,跟你不太配,还是普通同事好,大家条件差不多,门当户对。”

    “……”杉杉沉默。

    薛妈妈叽叽呱呱地说了一堆,结果女儿那边却没声了,不由奇怪,“人呢,怎么不吱声了,妈说几句你还害臊了啊?”

    “没有==,那个,妈,我想说……他职位比方特助还要高一点,是、是我们老板。”

    这回轮到薛妈妈无声了,杉杉的老板……半响,薛妈妈:“杉杉啊,你是不是碰见骗子了啊?”

    “……妈,我会连自己老板都搞不清吗?”

    “这就难说了,你小时候在大街上还认错过妈呢。”

    杉杉黑线,“那时候我才几岁啊!我都不记得了。”

    “三岁看到老!”

    “真的不是骗子啊。”

    说了半天,薛妈妈始终不肯信,杉杉无奈了:“算了,我让他自己跟你说,你别挂啊。”

    视频短会应该开完了吧。杉杉拿着手机奔到封腾书房,把手机塞给了他,“我妈,拜托,快证明一下你不是骗子。”

    封腾接过手机,没急着和薛妈说话,先吩咐杉杉:“去楼下帮我泡杯咖啡。”

    大半夜的喝什么咖啡啊,明显是想打发她出去不让她听嘛。杉杉阳奉阴违地蹲在书房外,耳朵贴门板上,可惜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蹲了一会,杉杉忽然想起来,其实可以告诉老妈封腾就是以前帮爷爷转院的人啊。哎呀!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她真是被老妈气糊涂了。

    她连忙推开门,想提醒封腾,却见封腾正好搁下手机,貌似已经挂电话了。

    杉杉饱含期待地问:“怎么样,我妈相信你了吗?”

    “不知道。”

    “啊?”杉杉觉得Boss大人深深地辜负了她的信任。

    “不过这不重要。”

    “怎么会不重要啊!我妈妈觉得你是骗子啊!”

    “薛杉杉,现在是几点?”

    问这个干嘛,杉杉看着墙壁上的钟,“10点22啊。”

    “晚上?”

    “废话!”

    封腾点点头,“明白了?”

    “明白什么?”杉杉蚊香圈圈眼ing“晚上十点多,你在我家里……所以,现在我是不是骗子已经不重要了。”封腾淡定地说,“你妈妈应该已经认识到,就算我是个骗子,该骗的也已经骗光了。”

    ……杉杉终于明白过来了,然后反射地扑向自己的手机,“啊啊啊,我马上回去了啊,不行,我要说清楚,我还是清白的!”

    封腾伸手把暴走的某人抓过来,抱在膝上:“不用了,马上就不清白了。”

    “啊?”

    杉杉忽然就感觉到了危险,那环在她腰间的手此时好像格外用力,让人丝毫动弹不得,成熟男性的气息吐在耳边。

    “薛杉杉,你肯告诉你妈妈,代表你终于信任我了?”

    杉杉弱弱地反驳:“我哪里有不信任过你啊。”

    封腾“嗯”了一声,手掌在她心口附近游移轻抚,“这里。”

    虽然隔着衣服,他的手掌却炽热得像烙铁一般,弄得杉杉一阵气虚。

    不要、不要趁机耍流氓啊。手忙脚乱地去抓他的手,结果却是搞得衣服凌乱,扣子都散了两颗。

    封腾笑了笑,停下了作恶的手,“搬过来住吧。”

    “啊?”

    “今天。”

    “……都半夜了啊。”

    “先搬人。”

    最后三个字已经含糊了,热得烫人的唇开始在她的颈侧轻吸慢吮,杉杉直觉要发生什么了,却浑身酸软,无力抵抗。

    其实好多次封腾做得要比现在过分得多,可是每次到最后关头,他都会及时收手,就像早上那样。但是,这次却好像……不一样……也许,Boss大人,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吧。

    等着她终于扫除了所有顾虑,终于放心大胆地向所有人宣布,他们在一起。

    他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呢。

    “封腾……”亲密的间隙中,杉杉勉强地气喘地叫他。

    “嗯?”

    “明天去帮我搬家,还要退租。”

    这是给他的答案吗?封腾一笑。“不用了,你的房东是我。”

    什、什么?杉杉好久才反应这来,虽然处于如此亲密的境地,也忍不住义愤填膺地指责他:“果然是资本家,太坏了!发给我的工资居然还偷偷收回去三分之一!”

    封腾轻笑,“现在资本家可以连人带财全部收走吗?”

    杉杉静了静,顺势把脸埋进了他怀里,“不要在书房里。”

    然后她轻轻地说:“可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