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40章

   第二天下午,杉杉准时推开了封腾办公室的门。

    “杉杉,过来。”封腾招手,向她介绍坐在沙发里的老头,“这是张伯,本市最有名的大律师。张伯,这就是杉杉。”

    杉杉乖乖地问候:“张伯伯好。”

    “小姑娘好啊,不错不错。”老头笑眯眯地打量了她一会,脸上流露出几分感慨,“一眨眼,我都给你们家做了几十年律师喽,你也终于成家了,可惜你爷爷没法子看见。”

    封腾说:“过几天爷爷忌日,我会带她去看爷爷。”

    张伯点点头,又笑起来,“总是大喜事,我老头子扫兴了,来来,小姑娘,咱们说正事。”

    说着他把身前桌子上的文件往杉杉面前推了推。

    杉杉这才注意到这堆小山似的文件。呃,这不回全都是婚前协议吧?杉杉以为几张纸就好了,怎么会这么多?

    等张伯开始解说,杉杉才知道,这里面大部分都是赠与协议,哪里哪里的房产商铺,哪些珠宝首饰,还有股票股权基金等等等等,很长一段时间,张伯才说完。

    “小姑娘啊,这些及iushi你和咱们小封先生结婚后暂时能得到的所有。”

    封腾对张伯这种说法有些不满,轻轻咳了一下。

    从小看他长大的律师先生看了他一眼,笑呵呵地接下去:“哦,是你能得到的所有不动产,当然还有我们的动产封先生。”

    “呃,那个,张伯伯,我记得好像股票和基金算是动产吧?”杉杉以微弱的声音质疑。实在是这位律师先生看上去太权威太专业了。杉杉在自己专业上的东西都开始怀疑起来。

    老头很淡定地解释:“股票和基金传统意义上的确属于动产,不过目前特殊情况,这些动产和小封先生比起来,就显得像不动产了。”

    杉杉蚊香圈圈眼,“为什么?”

    “因为某种意义上咱们封先生是股票基金股份的集合,生来带有货币符号,当然流动性更大些。”张伯开着玩笑,别有深意地说,“小姑娘好好经营啊。”

    张伯一语双关的幽默让杉杉忍俊不禁,封腾也微微弯起嘴角。

    张伯接着说:“这些呢,我也是说个大概,还是要你自己慢慢看,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这么厚一堆,的确需要慢慢看才行。杉杉拿起最上面的主协议,低头看起来。其实主协议的内容昨天封腾已经大致和她说过。主要就是将她和集团运营利益分离。但是赠与协议,他昨天却提都没提……刚刚律师讲的时候,她也听到比较迷糊,并不太了解封腾究竟给了她哪些东西,直到现在看见白纸黑字的文件,才真正明白。于是有点被吓到了。

    潦草地翻过一遍合同,杉杉从下面的赠与合同里抽出了几份,看向封腾,“协议书我没意见的,赠与的我就签这些可以吗?”

    张伯有些惊讶,封腾看着薛杉杉,沉默,片刻转向律师先生,“张伯,我想和杉杉再沟通下。”

    老律师站起来,笑呵呵的,“小两口好好商量,老头子烟瘾犯了,出去抽会烟。”

    封腾坐在沙发上,翻看着她选出来的计分协议,“过来点。”

    杉杉连忙挪近一点。

    “我让你签这个,生气了?”

    怎么会!这个误会大发了。杉杉连忙摇头,保证:“绝对没有。”

    “那为什么不签?”

    杉杉讷讷地说:“我觉得,有点多。你昨天只有说主协议,其他都没有讲。”

    封腾将手中的文件仍在桌子上,“主协议是爷爷在封月结婚时一起拟定的,目的就是保障集团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受影响。这些赠与,是我的个人资产。”

    杉杉表态:“主协议我没意见的。”

    “杉杉,任何事情需要用到协议解决,那差不多已经到了最坏的状况。婚前协议的作用就在于此。既然主协议保障了集团利益,我就要保障你的利益,这些赠与,就是让你在最坏的情况下,也至少能获得这些。”

    他这是把他自己也算计进去,防着他自己吗?杉杉听懂了,于是有点难受,“你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是把你自己放在了我的对立位置?你怕将来的你会亏待我吗?”

    “不是的。”封腾叹气,“我敢保证这些文件基本就是废纸,但是杉杉,岁月太长,我希望你起码有这些东西,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少一分畏惧。”

    杉杉眼眶忽然有点热,可是想了一会,还是坚持说:“我不是全部不要,只是想少拿一点。”

    封腾不语。薛杉杉被他的目光看得有点不安,她是不是太固执了?可是,这些东西的价值真的太出乎她意料之外。

    昨天Boss大人说过以后,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许会签署一个苛刻的婚前协议。

    她并没有觉得难以接受。

    她从来不觉得封腾是个苛刻吝啬的人,也不觉得封腾会对他苛刻吝啬,而是,她已经有点点了解封腾,他大概会从理性上出发,做出最好的安排。

    就算彼此相爱,也不代表对方的东西就属于你,凭什么人家家族辛苦几代所得的东西要平白给她享受呢。她知道这样的想法很傻,也许会被很多人嘲笑天真,但是这样做,她反而能松口气呢。

    作为一个马上要结婚的人,她其实这阵子也有认真地思考人生==然后就觉得,做夫妻大概也和朋友一样,最重要的是要平等,这种平等不是说地位啊收入啊什么的,而是说,彼此的付出。

    她给他的,和他给她的,必须是一样的,这样才能长长久久,一个人付出的远远超过另一个的话,久了会心理失衡的吧。

    然后,如果一个人给了另一个人很多很多钱,会不会就觉得他付出的已经够多了,爱就少付出一些呢?

    这样的话,还不如反过来呢。

    当然这也不是乱清高啦,说句有些矛盾的话,和Boss结婚了,她又不缺钱,那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唔,一声都是她胡思乱想==封腾还在等着她的解释,杉杉靠过去,把脑袋靠在他肩头,“其实我想问你一个事。”

    “什么?”

    “如果不是误会我有了孩子,你还会向我求婚吗?”

    “……薛杉杉。”

    “嗯?”

    “最近我们都没有回老宅住,为什么?”

    “因为三楼在装修啊。”

    “为什么装修?”

    “呃……”

    一瞬间,杉杉觉得心里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填满过,就连上次他说“我们结婚吧”的时候都没有。那次慌慌张张的,更像个应急措施,反而是现在他这样毫不浪漫的反问,倒更像求婚呢。

    依旧靠在他身上,杉杉说:“你看,你什么都帮我想到了啊,有你的话就什么都有了啊,没你的话,那些也用不上。”

    办公室静悄悄的。

    “算了。”

    封腾蓦地伸手,将桌上那堆拟好的文件全部扔进了废纸篓。

    这是怎么了?

    杉杉奇怪,就听封腾说:“我忽然觉得,如果好你这样的……结婚都需要婚前协议,是对我智商的侮辱。”

    “……”

    杉杉无语,总裁大人你现在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杉杉,不签这些东西,将来你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杉杉,“==我好像有点后悔了。”

    封腾笑了,“来不及了,你只有我了。”

    杉杉转过头,大胆地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封腾一笑,反手抱紧了她,深深地吻了回去。

    一分钟后,杉杉从深吻中蓦然惊醒,推开他,“等等,你刚刚说我什么都得不到是什么意思?!我抽出来的那几样东西我还是要的啊!!!你不能全部收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