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 杉杉来吃(正文) 第41章

  周末,封腾载杉杉去老宅看新房的装修进度,顺便杉杉同学也要检阅下她的新房产——就是最后她虎口夺食的那几样东西。

    薛杉杉同学充分发挥了女性爱美的天性,选的东西都是亮闪闪的首饰==其实她纯粹是被赠与协议里附带的那几张照片给闪花了眼。

    摸了摸那几样首饰,杉杉心满意足地还给了封腾,“还是你帮我保管吧!”

    封腾扫了那些首饰一眼,随手拿了个镯子套在她手上,然后下了结论:“眼光有待加强。”

    于是随口就教了她一下。他家学渊源,这些自然是信手拈来,可怜杉杉听得云山雾罩的,还要捧场地假装很感兴趣,不由比较痛苦。

    幸好王伯很快来报告说封小姐带着言清来了,杉杉连忙率先跑下去。

    “砰”的一声,杉杉一下来,厚厚的一叠资料就砸在她面前,封小姐豪气万千地说:“这些就是婚礼的初步计划书!”

    杉杉不由震撼了。这厚度,简直比Boss大人之前给的婚前协议书也不遑多让啊。他们两个果然是兄妹来着……随手拿起一本花花绿绿的像是服装目录的册子看,封小姐阻止她,“啊,这个不用看了,这个是婚礼上我要穿的衣服。”

    ……“这个也不用了,是我的鞋子。”

    杉杉:“……”

    封腾从楼上下来,没好气地说:“这是你要结婚?”

    一旁的言清一脸担心,“老婆你再婚对象还是我吧?”

    封月瞪了言清一眼,悻悻然地说:“我也没办法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们日子都没定,我怎么订酒店,酒店没订,怎么知道是什么环境,环境不知道,怎么确定现场怎么布置……”

    “好了。”封腾头痛地打断她,“你先别折腾了,等我和杉杉父母商量过再说。王伯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下周我去G省?”

    后面这句话是问杉杉的。

    杉杉张大了嘴巴,“那个,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好像还没跟我爸妈讲结婚的事唉。”

    大家都沉默了……“手机拿来。”

    封腾黑着脸拿过杉杉的手机,翻找电话簿,然后按了拨号键。电话很快就通了,封腾沉稳有礼地开口:“伯母您好,我是封腾。”

    杉杉后来当然少不了被薛妈妈骂一顿,任何一个妈妈在婚礼前一个月才知道女儿要结婚,那都是会抓狂的。可是杉杉觉得自己也很无辜,谁知道会搞出怀孕乌龙然后这么突然地结婚啊,她也是才知道的好不好!

    不过女儿出嫁,薛妈妈到底是高兴的,隔天就兴致勃勃地打电话来,“杉杉啊,妈妈以前存了块好料子,你告诉我,你男朋友多高,我让你爸爸给他做套西服。”

    “啊?”杉杉愣了愣,直接就拒绝了,“不要啦,他衣服穿都穿不完好不好,而且都是定制的,爸爸做的不太合适吧。”

    杉杉自学已经很婉转了,但是听到丈夫的手艺被自家女儿嫌弃,薛妈妈还是生气了,“你懂什么。你爸爸手艺好着呢,商场那些贵得要死的西装哪里有你爸爸做得扎实,你妈我会跟你爸,就是因为你爸爸做了条裙子送给我……”

    薛妈妈起劲了,说到后面穿薛爸爸的西服简直成了薛加女婿的必要条件。老妈都这样上纲上线了,杉杉也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心里想着,反正老爸做了也是放老家,到时候老爸一看Boss大人的穿着就明白了吧……难道还能逼着他换上不成,先应付过去再说啦。

    不过如果老妈要求Boss大人婚礼上也穿爸爸做的衣服……哼——就算是亲爹亲娘那也是要反抗滴!

    “明天把你男朋友的衣服尺寸告诉我啊,你爸爸要早点动手的。”

    “知道了。”

    于是晚上,封腾出了浴室,迎接他的就是一根皮尺。

    “来来来,给我量下你的尺寸。”

    封腾蹙眉,“做什么?”

    杉杉严肃地说:“当然是为了更了解你!”

    封腾眯眼,“哦?还要了解什么?我的尺寸你不知道?”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不对,是她不纯洁了吗?杉杉正怀疑,就被人一把扯了过去,很快,皮尺就被扔到了床下,又过了一会,房间里隐隐响起反抗声:“喂……不是量那里……”

    第二天清晨,杉杉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内牛满面地看着床下的尺子。数据是有了没错,可是手量的有什么用啊!!!

    难道今天还要再量一次?

    杉杉心里呻吟了一声,直直地倒在床上,拉起被子就把自己埋了进去。

    杉杉如何艰苦卓绝地搞到尺寸暂且不去管,总之最后,她顺利地完成了老妈交代的任务,把Boss尺寸报给了老妈。

    之后杉杉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谁知道,没过多久,她居然收到了从家里寄来的快递,附带的还有薛妈妈的电话——“杉杉,衣服收到了吧,我们本来想你们来了再给的,后来想想要是女婿穿着你爸做的衣服来多好啊,哈哈,哎呀,快递费真贵啊,居然一件衣服收了我们三十块钱,真黑……”

    杉杉捧着手上的西装欲哭无泪了,老妈,你才黑呢,她本来都不想告诉Boss的啊!

    杉杉不得不找了个气氛良好的时机,跟Boss聊聊天气谈谈心,“那个,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老爸以前是裁缝啊?”

    封腾怀疑地看了她一眼,“好像没。”

    “你现在知道了吧。”杉杉讪讪地笑了下,怯怯地捧出一叠衣服,“我爸爸给你做了一套西服……”

    封腾默然地看着她手上的东西,杉杉鼓起勇气说完:“所以,请你穿着我爸做的衣服去我家吧……”

    这次去杉杉老家,封月也是一起跟去的,还带上了老公孩子,理由很充分,“杉杉爸妈看的不仅仅是你,还有你的家庭,作为小姑子的我当然是要出席的啦!然后你看我跟言清家庭多和美,我家宝宝多可爱,多好的榜样啊,说不定他们一高兴就立刻把杉杉送给你了。”

    封腾当时非常傲慢地“哼”了一声,“还用得着他们送吗?”

    不过尽管如此,他显然也觉得封月说得有道理,所以去杉杉家那天地一大早,封月就出现在了封腾家里,然后看着封腾身上的西装毫不留情地进行了人身攻击。

    “哥,你会不会选衣服啊,太没品位了!这套西装样子和做工也太一般了吧,哪家成衣店做的?”

    杉杉只能在一旁捂脸不说话。

    封腾面无表情地说:“泰山定制。”

    泰山定制?

    熟知各种时尚的封小姐有点茫然,“没听说过啊,新开的吗?肯定很快会倒闭的!”

    可不是已经倒闭很多年了嘛!杉杉继续捂脸。

    倒是言清在旁边看出点门道来,想了一想,又看看旁边杉杉捂着脸一副当我不存在的表情,若有所思地笑道:“泰山,就是岳父的意思吧?”

    杉杉弱弱地举起手,“对的,就是我爹TT”

    直到上了飞机,封月还一直打趣个不停:“哎哟,我怎么就没一个会做衣服的婆婆呢,好遗憾呀。”

    杉杉把脸埋封腾怀里了。封腾拍拍她,虽然自己穿着这衣服也浑身不自在,但是不代表妹妹就可以拿这个来打趣他们。

    “言清,听到没有?阿月在抱怨。”

    言清说:“听到听到,唉,我们家阿月要是肯穿我妈做的衣服,那就好养活多了。”

    “不用这么麻烦啦。”杉杉从封腾怀里抬起头来,很有义气地说,“阿月,我让我爸给你做。”

    “你们这些人!”封月气死了。

    飞机到达G省省会后,依旧是分公司的人来接。这回来的可不是行政了,分公司总经理已经在机场恭候多时。不过封腾并没有让他们送,自己开车过去了。到达杉杉家已经是下午,楼下薛爸爸薛妈妈早就等着了。

    看着车缓缓驶近,薛爸爸薛妈妈不由伸长了脖子。车子缓缓地停住了,高大耀眼的年轻人姿态从容地从车上迈下,身上穿着他们眼熟的西服,却散发着那件西服本身绝不具有的逼人气势。

    薛爸爸和薛妈妈齐齐被闪到了。

    客厅里,薛爸招待着封腾他们喝茶,薛妈妈把杉杉拉到厨房洗水果。

    “杉杉,你看你爸爸手艺还没退步吧,小封穿上那衣服多挺拔啊。”

    即使是老妈,杉杉也不得不为Boss伸张正义,“妈,那是他长得好看人又高,把衣服带起来了好不好。”

    薛妈妈一反常态地没有为女儿的不捧场生气,心事重重地洗着水果说:“唉,这也太好看了点。”

    这么出色的年轻人,女儿能把握得住吗?

    薛妈妈担心地看了眼杉杉,却忽然发现女儿似乎跟记忆中不一样了。薛妈妈想起刚刚杉杉从车上下来,走在那么有气势的年轻人身边,好像也没有不相配的感觉。

    看看她身上穿的,手上戴的,薛妈妈忽然产生了一种,女儿已经不是他们能养得起了的感觉……然后,这种感觉在回到客厅,看见聘礼的时候,得到了升华。原来,这女儿不仅养不起,简直也嫁不起了。

    薛妈妈不是不知道未来的女婿身家雄厚,甚至也想过聘礼可能会很高。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出人意料。

    薛妈妈也知道,女儿将来所处的圈子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聘礼的多寡说不定关乎她将来的面子。但是即使如此,薛妈妈还是觉得心里不安。

    和薛爸爸对看了一眼,薛妈妈说:“这、是不是……”

    杉杉看出了老妈的为难,大力安慰之:“妈,没事啦,反正这些你还是给我嘛。”

    封腾沉下声音,“薛杉杉。”

    被警告了啊……杉杉朝他眨眼,拜托啊,在老爸老妈面前给点面子好么。

    “那嫁妆……”薛妈妈要晕了,她是给杉杉准备了三十万陪嫁的,以前偶尔和街坊邻居说起来,谁不说这陪嫁丰厚啊,可是现在和这聘金一比,简直完全不成比例啊,这怎么拿的出手。

    “嫁妆不用担心,他会弄的。”杉杉一点都不担心。

    “薛杉杉!”——这回是薛妈妈在吼了。

    ……最后,薛杉杉被赶出了婚礼讨论现场。

    杉杉坐在门外的楼梯上,听着屋子里传来的说话声,双手撑着下巴,不由自主地想微笑。

    “姐姐为什么一个人笑?”奶声奶气的声音忽然想起,楼上邻居家的孩子小尾巴抱着皮球站在楼梯口,好奇的盯着她。

    杉杉不好意思的摸摸脸,正要说话,却听到身后有一个带着低笑的男声说:“因为这个姐姐要嫁人了。”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杉杉扭过头,便看见封腾靠在门上看着她,身上穿着不太考究的西装,可是丝毫掩饰不了本身的风姿挺拔。

    杉杉忍不住又微笑起来。

    是啊,因为要嫁人了。

    因为,马上就要更幸福了。

    小尾巴奇怪的看着不说话的大人们,抱着皮球忽闪着大眼睛跑走了。杉杉朝封腾招招手,封腾扬眉,挑剔的看了下地面,走到她身边坐下。

    “封腾,”杉杉叫他的名字,“我有没有说,你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候,是你最帅的时候?”

    “是吗?”封腾佯作思考,“那我婚礼上也穿这个?”

    “不行!”杉杉立刻跳了起来,“你还可以更帅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