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来吃(正文) 杉杉吃饱——婚后生活撷趣 七、金橘树

王伯走进西厅的时候,杉杉正在封家老宅的壁炉前,捧着笔记本玩游戏。

    新出的梦游江湖2刚刚开始内测,精美的画面新鲜的系统立刻在网游圈子里掀起热潮,网上内测账号一号难求,不过作为投资方的Boss夫人,杉杉自然不会有此困扰。

    坐在厚厚的地毯上,背靠着软软的抱枕,左手边放着点心盒子,右手边放着热腾腾的柚子茶,暖洋洋的偎着壁炉,打打Boss喝喝茶,在这下雪的冬天,真是太惬意啦。

    王伯脚步轻轻地走进禀告说:“夫人,大小姐和姑爷过来了。”

    杉杉每次听到王伯喊“夫人”两字就会很jiong,当然被成为“姑爷”的言清比她还jiong,不过王伯是封家爷爷辈的老人了,年龄和这栋老宅差不多大,大家也只好尊重他的习惯。

    “这么早就过来了?”

    现在才中午呢,往年都要四五点才过来。杉杉放下电脑,开心的起身迎接,走到西厅门口,便看到小姑子笑吟吟的走过来,手里抱着儿子言豫,身边跟着言清,言清手里抱着一盆长得很茂盛的金桔。

    “拜年拜年,金玉满堂。”

    “哇,这盆金桔好漂亮。”

    杉杉喜滋滋的接过言清递过来的盆栽。的确是一棵很漂亮的金桔树,绿绿的枝叶间挂满了金色的果实,个个圆润可爱,十分喜庆的样子。

    封月笑道:“我们又来蹭饭啦。”

    每年的年夜饭封月都是和哥哥一起吃,隔天才飞去言清的家里,几年下来都成惯例了。

    白白嫩嫩的言豫看到杉杉,在妈妈怀里不安分的乱动着,奶声奶气的喊:“杉杉兜妈。”

    边喊边张开手要抱抱。

    杉杉立刻两眼冒心心,放下金桔,把粉嫩嫩的小宝宝从封月手中接过来,在他嫩嫩的脸颊上亲两口,抱着去找好吃的东西给他。

    封月和言清随意的坐下,封月四处张望了一下说:“我哥人呢?”

    “刚刚上去休息了。”杉杉边喂宝宝点心边说,“等等我去喊他下来。”

    “不用了。”封月连忙阻止她,“我们又不是外人。”

    杉杉想想也是,便没坚持。Boss大人也很可怜的,每年年底都特别忙碌,除了公司的事情,还有复杂的人情交际应酬,都不能好好休息,直到今天才闲下来。

    言清看到杉杉笔记本上的游戏,不由好奇的多看了两眼:“这是新出的梦游江湖2?”

    “是啊。”

    “这个游戏反响很好啊,一但正式运行,绝对日进斗金,只是给开发商的分成多了几个点。”

    言清似有遗憾的摇头。在他看来,原来的梦游江湖就很赚钱了,若要出新游戏,只需在原有基础上改动一下,风腾原本的研发能力足够了,何必和人家合作让别人来分这块蛋糕。

    封月受不了道:“大过年的你能不能把你的生意经收起来。”

    言清嘿嘿笑了一下,杉杉看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便说:“你要不要玩?帮我升级吧,我玩了几个小时都累了。”

    言清不负责网游这块,没接触过这个游戏,心里也想见识见识所谓天才开发的游戏有什么不同,闻言便不客气的玩起来。

    封月瞪了他几眼,和杉杉聊起天。这时候聊的话题自然离不开过年,封小姐从衣服珠宝聊起,一直聊到年夜饭什么菜色,姗姗说道自家父母寄来的几样特产,惹起封小姐好奇,杉杉便抱着言豫带她去厨房看。

    厨房里的人正在忙,封月看了看特产,又看了看今晚的菜色,看到好几道自己喜欢的菜,心里满意。

    两人拿了点新鲜点心折回,走在路上,封月忽然说:“杉杉啊,你知不知道我们送你金桔的意思?”

    咦,杉杉好奇,不是金玉满堂吗?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含义?

    看样子就知道她不懂,封月说:“果实累累,子孙累累啦。”

    哎杉杉明白了。

    封月捏捏儿子的小脸说:“你看宝宝多可爱,你怎么就不想要孩子?”

    那是她不想要啊!杉杉苦恼的说:“我现在也想要啊,可是”

    她和封腾结婚都三年多了,可是到现在还没生宝宝,头两年因为结婚前的乌龙事件,她没动过生孩子的念头,可是看着小言豫越来越可爱,最近也动了心思,可是Boss大人分明不想要啊,她一个人怎么生得出来。

    封月自然明白她苦恼什么,前阵子她出席董事会,会议结束后她便问过自家大哥这个问题了,结果得到的答案却是——杉杉还小,不着急。

    真实的,杉杉哪里小了,都25了,再不生就生不动了好不好唉!

    她是喜欢这个嫂子的,所以分外帮她着急,没有孩子,在封家这种家庭怎么立足?亲戚里闲言碎语的可多了,不过慑于封腾的地位,没人敢当着杉杉的面说而已。大哥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就算要过二人世界,三年也足够了吧!

    封月回过神来说:“可是,可是什么!他想不想要有什么关系,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杉杉啊,我知道你平时听哥的,难道你床上也听他的?”

    已为人妇的封大小姐说话相当没有顾忌,当然这是她哥哥不在场的时候,在场的时候她可不敢这么说的。

    不过同是已婚妇女,杉杉就被封小姐直白的言辞弄得面红耳赤。

    “怎么,怎么没有关系他,他,那个,措施,总之”

    封小姐了解的说:“你说他做措施?”

    杉杉连忙点头。Boss大人的脑子像精密仪器,什么时候需要做防护措施,什么时候不需要做,从来就没有出错过。

    封月真是怒其不争啊。“杉杉啊,你就不会勾引他,让他脑子发晕忘记那回事吗?”

    “勾、勾引?”杉杉脸红红:“可是我、我一向被他勾引哎。”

    “”

    封小姐被打败了。

    两人刚回到西厅坐下,封腾就从楼上下来了。穿着灰色毛衣,刚刚睡醒的封腾散发着居家男人的气息,封月这些年看多了他精明的样子,此刻看到这副摸样,总有一种违和的感觉。

    小言豫一看到他,立刻挣扎着从杉杉怀里蹭下来,小腿噔噔的跑过去,用胖乎乎的小手抱住封腾的腿。

    “兜兜兜兜。”

    封小姐深感丢脸啊,自家的儿子怎么一见哥哥就这么一副谄媚的样子呢。杉杉则好佩服,小言豫真是无师自通,狗腿功力比她当年要强多了。

    封腾弯腰抱起小言豫,对封月说:“什么时候过来的?”

    封月说:“刚刚,天气预报说晚上有大雪,我们就早点出发了。”

    封腾抱着宝宝在杉杉身边坐下,杉杉顺手递给他一杯热茶,封腾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嫌弃。“这什么茶?”

    这个问题问倒杉杉了。“不知道。”

    封腾的表情立刻明明白白的写上“不知道你也给我喝”,杉杉jiongjiong的把茶杯放远一点。

    封月看这一幕暗暗的翻白眼,自从哥哥和杉杉结婚后,挑食的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现在居然连茶都挑剔了。在外面怎么没见他这样!

    说到底就是喜欢欺负小大嫂,人家是拿肉麻当情趣,他是把欺负当情趣。不过也仅限于他自己了,她要是敢支使杉杉做什么事,大哥的眼神肯定立刻杀过来。

    言清看大舅子下楼了,也放下游戏坐了过来,喝着茶说:“梦游江湖2的确和以前我玩过的游戏不同,看来多给肖奈的那几个点不冤枉。”

    封月说:“你什么时候见大哥做过亏本的生意了。”

    封腾笑了笑说:“怎么没有,谁能一桩亏本生意都不做。”

    杉杉拉着封腾怀里的小家伙的手玩了一会,忽然想起来:“我买了一大叠窗纸还没贴呢,封月你要不要来。”

    “好啊。”

    两人起身去贴窗纸,杉杉是很积极的啦,春节嘛,就要做这些事情才幸福啊,封月就比较提不起劲了,不过

    看看厅内的那两个男人总比听他们聊天好。

    其实,也感觉很幸福啊,封月对玻璃窗里映出的自己微微笑。

    生在这样的家庭,见多了为了名利明争暗斗亲人反目的事,也曾担心有个“厉害”的嫂子进门,让她和哥哥产生隔阂。

    幸好是杉杉!

    杉杉嫁进封家后,自己和大哥反而感觉走得更近了呢。以前的大哥可没这么亲切,不对,现在也不算亲切,就比以前好一点点啦。

    封月想着,回头看了看客厅,小言豫正在折腾两个大男人呢,从这个身上爬到那个身上,封月不觉笑了出来,心里充满了平和的幸福感。

    不过封月看着跑到外面去贴窗纸的杉杉,又忧心起来。

    自家大哥在婚后是越来越内敛迷人了,这种男人对女人杀伤力可是很大的,小嫂子怎么就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呢!虽然大哥人品肯定没问题,但是有个孩子总归更保险点啊。她虽然很少去风腾大厦,可是公司里的八卦她可是很清楚的,想取小嫂子而代之的人大有人在啊!

    自诩最佳小姑子的封月转转眼珠,有了主意。

    于是

    晚上的年夜饭,封月一个劲的给杉杉劝酒,封腾扫了她好几眼,封月就当没看到。

    嘿嘿嘿,当年听杉杉讲她和大哥的恋爱史的时候封月就发现了,杉杉不仅没酒量,而且醉了以后胆子特别大,据说当年喝醉了还敢拒绝大哥滴求爱呢!(杉杉:你怎么听的,他那叫求婚吗)

    可见,清醒着不敢做的事情,醉了可就不一定了哦

    十点钟,本来要留宿的封月看着两颊晕红眼神朦胧的杉杉,在她耳边留下一句话后,得意的功成身退了。

    一起守岁虽然很美好,可是总有事情比守岁更重要嘛。

    呵呵,当电灯泡不好啦。

    ————我是大家要纯洁的分割线————

    ————我是天亮了的分割线——————

    初一早上十点,大年夜赶稿赶到半夜的双宜兴冲冲的拨了杉杉的手机,想问问她几号回老家。拨了半天没人接,改拨她家里的号码,还是没人接,双宜想起来了,杉杉过年似乎是去封家什么老房子里过的。

    唉有钱人就是麻烦!

    双宜在手机里翻了半天,找到了号码,拨过去,这次果然有人接了,是个很客气的老头,然后电话又被转了一次,这次接电话的是杉杉家的Boss。

    “新年好新年好,恭喜发财。”双宜一同祝福后问:“杉杉在吗?”

    只听那边回答:“她还在睡觉。”

    睡觉?!!!

    双宜觉得自己有点被雷了,现在都十点了啊,杉杉难道是猪吗,现在还睡觉。而且年初一怎么能睡懒觉嘛,以前她还抱怨过年初一很多人上门什么的

    咦

    对哦,如果很多人上门的话肯定很忙,昨天搞不好还有什么宴会之类的双宜向来富有想象力的脑子中立刻勾画出一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豪门夜宴图。

    嗯,明白了,昨晚杉杉肯定是太累太累了,所以到现在没爬起来。

    哎,所以说嫁入豪门一点都不好嘛,还是宁宁好!^_^

    十点半,杉杉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脸颊上立刻被轻轻咬了一口,低沉的带着笑的男人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睡饱了?”

    杉杉迟钝的转转眼珠,显然还没完全醒,半晌,看向站在床边的男人,杉杉从被子里伸出手:“压岁钱!”

    封腾微微笑出了声:“今年没有了。”

    奸商!杉杉气愤的说:“你说会给到六十岁的!”

    关于压岁钱这事,是有典故的。杉杉家乡的风俗,未出嫁的女儿即使工作了,也是能拿压岁钱的,可是当年杉杉毕业没多久就被拐去结婚了,当然每年就少了这么一笔收入啦,于是Boss大人当仁不让的担起给老婆压岁钱的职责,还许诺给到六十岁。

    封腾看她一脸气愤的样子,心中好笑,故意叹气作为难状:“不是不想给,只是昨晚我透支了。”

    “透支”两个字他说的又低哑又暧昧,杉杉想装不明白都不行,脸噌的红了起来!

    昨晚

    她她她真、真的

    “夫人这么热情,为夫甚是欣喜,不过酒后纵欲有伤身体,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了。”

    见过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见过吃饱喝足再来道貌岸然的吗?

    这就是啦!

    杉杉不搭理他,眼睛开始搜寻,昨天晕乎乎的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做安全措施啊

    封腾当然晓得她在找什么,也不点破,只是问:“杉杉,记得不记得昨天是几号?”

    “25号啊,这还要问。”大年夜哎!

    封腾微笑不语的看着她,杉杉给他看得发毛,每次Boss大人这么笑都没好事,难道这个日子很特殊吗?

    25号?25号

    啊啊啊,杉杉忽然想起来了!昨天,是她最安全的日子啊,虽然别人的安全期未必准,可是她的安全期很准很准啦!

    也就是说她白做工了!

    杉杉欲哭无泪了,小姑子啊小姑子!

    酒能壮胆没错!

    可是,就更能误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