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二部分 第六章 离合(2)

默笙料不到他那样客气生疏,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我、我今天去医院,医生说你已经出院……”

“如果你是来探望病人,那你可以回去了。”以琛打断她。

默笙说不出话来。

以琛看着她,略略讽刺地说:“如果我刚刚没听错的话,你似乎是想红杏出墙,而我很荣幸地成为你看中的……”他停住没说:可默笙完全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她脸色蓦地发白,言语能伤人到什么地步,她总算见识到了,难堪之下只能挤出几个字:“我没有。”

“没有什么?”以琛紧迫的视线盯着她,“难道你没有结婚?那只不过是你用来挡我的借口?”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却带着九分的笃定,他的怀疑是有依据的,他知道她一直一个人住,她甚至还去相亲……

如果是这样,以琛心中浮起淡淡的苦涩,挡他的借口啊。但是,那隐隐的喜悦又不住地从心底冒出来。

然而默笙却没有给他期望的答案,局促转开的目光里流露着淡淡的……不安。

不用她说,以琛也完全明白了。什么理智,什么冷静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愤怒和难堪充塞他整个身躯。

何以琛,这个一厢情愿的小丑你还要当到什么时候!

“好,你告诉我你要我做什么?在中国的秘密情人,还是你见不得人的外遇?赵默笙,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他要努力控制自己才能不让自己的手掐上她的脖子。

“不是……我……我和他……”默笙被他的怒火吓住了,断断续续的语不成调,她和应晖的事三言两语根本说不明白,情急之下唯一想到的是。“我离婚了。”她叫了出来,反而镇定了些,无意识地重复一遍,“我离婚了。”

离婚了?以琛的脸色更加阴寒,他怒极反笑。“你凭什么以为我何以琛会要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默笙呆住,眼神渐渐暗淡,肩膀微微地塌下去了。早料到是这样不是吗?她又何必来这一趟,让自己死掉的心再死一次吗?仅仅因为那几句诗,因为那张照片就孤注一掷的自己是多么可笑!

可是仍然想让他知道啊,“我和他之间并不是这样的……”默笙徒劳地想解释。

“够了!”以琛忍无可忍地喝断她,“你不必向我描述你和你前夫之间的种种,如果你想获得同情和安慰,那么你是找错人了。”

她嘴唇掀了掀,终究没有说下去。说与不说,其实没什么区别的不是吗?事实已经无法改变。

“我走了。”默笙站起身,没有看他,声音微颤地说,“打扰你了,对不起。”

他没有拦她,仿佛陷入了某种难解的迷思。

她打开门,却听到他在身后说:“等等。”

回头,他从沙发中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我送你回去。”

默笙怔了怔,摇头:“不用,我自己可以。”

“你的确可以。”以琛嘲讽地说,“然后不小心出了什么意外,我就是嫌疑犯,那时候我们真要牵扯不清了。”

律师的思维都这么缜密吗?默笙万分艰难的吐出几个字:“麻烦你了。”

“这辈子最后一次了。”以琛冷冷地说。

默笙从来没有坐过开这么快的车,开车的人看来一脸的冷静,车速却疯狂得吓人。等车子终于停下,她已经脸色苍白手脚发软了,而以琛却神情平和得像刚刚才散过步。

“给我一个理由。”他看着前方说。

她看着他漠然的侧面,胃里难受得无法思考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告诉我,你爱我。”

默笙怔住,突然哽咽:“以琛,我……”

“行了!”他突然又粗暴地打断她:“不要说了!”

她无所适从地望着他阴晴不定的表情。

半晌,他说:“你走吧。我明天给你答复。”

也许是晕车的缘故,这晚她睡得一直不好。早晨似睡非睡间手机一响,她几乎是立即接起来。

“喂。”

“我在你楼下,你带好身份证下来。”

他说完就挂断,默笙根本没机会问什么,拿好东西匆匆奔下楼。以琛的车停在对面,默笙犹豫了一下拉开车门坐进去。

“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默笙有些疑惑,“要身份证干什么?”

“去民政局。”以琛淡淡地说。

“民政局?”默笙有点模模糊糊的概念,又不太明白。

“是的。”以琛漠然的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我们去登记结婚。”

结婚?!默笙惊愕地看着他,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以琛……”

“不想去就下车。”以琛看都不看她,抛下这一句。

她看着他决绝的神色,陡然间明白了。他是在逼她,也在逼自己,不管结果如何,他要一个了结,而且一点反悔的余地都不留。如果她现在下了这个车,那么他们今后就真的再无可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