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二部分 第六章 离合(4)

“他出差了。呃,你要不要进来坐坐?”默笙客气地说。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她走进来,自我介绍说,“我姓文,曾经是何律师的当事人,就住在楼下。”

她看着默笙,有些疑惑:“我们是不是见过?”

原来她没有认出她来,默笙点点头,提起她们都认识的人。“顾行红”,这是小红的大名。

“对了,你就是那个陪她相亲的人!”文小姐恍然大悟,又若有所思地说,“原来你和何律师认识,怪不得。”

默笙不解地望着她。

文小姐耸耸肩说:“我是说怪不得何大律师会亲自接我下班谈案子,原来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是托你的福。”

她将手中的袋子扔给默笙:“这是我包的馄饨,有多,就拿来了。真是的,害我白白自做多情一番。”

这位小姐外表娇柔,说话却是爽快又麻利,看她和小红吵架就知道。默笙承认又不是否认又不是,颇为尴尬。

文小姐挥挥手:“就这样,我走了。”默笙送到她门口,她突然问起小红,“她还在不停地相亲?”

默笙在她眼中捕捉到一抹关心,摇头回答:“不了。她快定下来了。”

文小姐目光一闪:“不是搞游戏软件的吧?”

“不,是个外科医生。”

“那就好。”文小姐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她总算想开了。叫她不要恨我,那个男人爱的不是我。”她说到这里又反悔,“不,现在还是不要告诉她了。”

她走了,默笙看这手中的馄饨,略一犹豫,拎起电话,拨以琛的手机。

电话响了三声后被接起。

“喂。”他低沉的声音传来。

“喂。”默笙应了一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和平常不太一样,急忙平心静气,“是我。”

“有什么事?”

“呃,是这样……刚刚楼下的文小姐送了一袋馄饨来,还有她说谢谢你上次帮她的忙。”默笙一说完就知道自己选了一个最差的开头,懊恼已经不及。

果然那边静默几秒,响起他嘲弄的声音:“你在怀疑什么?放心吧,就算我曾经对她有过什么想法,那也是‘未遂’。”

言下之意,她这个“已遂”的人是没资格质问他的。默笙理智地转开话题:“我想问问你那间储物间可不可以改造成暗房?”

“随便。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有……嗯,我的东西放到哪里?”

那边顿了顿,“何太太,你的丈夫身心健康,暂时没有分居的打算。”他讽刺地说。

这个电话打得真是糟糕透了。默笙握紧话筒,最后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周五晚上。”

“好,我等你。”默笙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这句话有太多涵义在里面,不由屏息。

那边也沉默,然后“咯”的一声,电话里传出忙音,默笙呆住,他居然就这样把电话挂了!

何以琛收起手机,推门走进包厢,外贸公司的李总一见他进来就起身敬酒:“何律师你跑哪里去了,来,我再敬你一杯,今天的谈判实在太精彩了。”

以琛应酬地笑笑,碰杯,一干到底。

无非一些恭维和场面话,吃了一个多小时,李总说:“何律师,我看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换个地方如何?”

一群男人立刻意会,暧昧地笑起来。

看他们的样子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地方,以琛连忙说:“李总你们去吧,我先回饭店了。”

“何律师,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李总故意拉下脸来。

以琛苦笑着说:“实在是家里老婆管得紧,喏,刚刚还打电话来查勤,一会儿要是打到饭店我不在,回家恐怕要不得安宁了。”

一群男人立刻一副心有戚戚焉感同身受的表情,李总说:“既然何律师坚持,我们就不强求了,让小杨送你回去吧。”

司机小杨站起来要送他,以琛婉拒:“不用了,饭店不远,我走回去,路上正好看看夜景。”

好不容易脱身,以琛不想回饭店,脚步一转,往反方向走去。

广州是一个太璀璨的城市,很容易就叫人目眩神迷,迷失方向。以琛漫步在某个广场,穿梭在老人、情侣、孩子中间,享受这闹中取来的安静。

忽的白光一闪,以琛转头,身边有人在拍照。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大概也是游客,在广场上拍照留念。

莫名其妙地就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她,也是这样的白光一闪,然后就看到一个女孩举着相机笑眯眯地看着他。

任何人被偷拍都不会太高兴吧,但他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瞪她。

她一开始被他瞪得有点心虚,但立刻理直气壮起来,恶人先告状地说:“喂,我好好的拍风景,你为什么突然冒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