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二部分 第七章 若即(3)

他若看不出她的心虚真枉费他在司法界混了,赵小姐以后若犯了罪最好保持沉默,不然肯定三言两语就原形毕露。

“走吧。”他突然迈开步子走在前面,抑制那种在心底暗暗漾开的心情,那因为她小小的心思,因为她那句“My husband”而荡起的涟漪。

“去哪里?”默笙追在他身后问,那里不是回他家,唔,他们家的方向啊。

“吃饭。”

吃饭?默笙连走带跑地赶着他过快的脚步:“……我们回去吃好不好?先去超市买菜,现在还不晚。”

她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又是为了谁?

以琛一涩,声音猛地低了十度:“不用。”

不用就不用,可是……能不能不要走这么快。

“以琛,慢点。”默笙微微气喘地说,手很自然地拉住他的衣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动作是多么的亲密。

以琛却是心突地一跳,一低头,就看见她白皙的手指扣在他铁灰色的西装袖子上。

没有说什么,放慢了脚步。

七拐八拐地进了一个小巷子,走进一个很普通的小饭馆。默笙好奇地打量着小店的四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往往越不起眼的地方越容易出现美味,以琛会老远的带她来,肯定是不错的。

老板热情地迎上来招呼:“何先生,好久没来了。”

默笙惊讶极了,他居然是一口Y市方言。

“最近比较忙。”以琛也用方言回。

老板好奇看着默笙:“何先生,这位小姐是你女朋友?第一次见你带女朋友来,很漂亮哦。”

以琛笑笑:“哪里。这是我太太。”

“太太?何先生结婚了?”

老板叫起来,惊叹了两声,转而对默笙说:“何太太你真好福气,嫁到何先生这样的人。何太太是哪里人?”

“我也是Y市的。”默笙听得懂,却不会说方言,因为母亲是外地人的缘故,家里一直说的是普通话。

老板一边聊着闲话一边把菜单子拿出来。以琛示意默笙点菜,默笙接过翻了翻,发现这家店的招牌菜都和笋有关,笋片滑鸡,鲜笋肉丝,鲜笋炒酸菜……这倒也不奇怪,Y市本来就盛产笋,现在又是当令。

她很爱吃笋,不过……还是别点了。

一会儿点好菜把单子递给老板,老板看了看,居然责怪地说:“何太太,你也是Y市人,怎么不吃笋?”

不吃笋很奇怪吗?以琛就不吃啊,以前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老说笋有一股怪味道,她怎么骗也不肯吃一口的。

“……何先生每次来都点的。”

菜一道道地端上来,以琛的筷子始终没有碰过笋。

默笙涩涩地说:“怎么不吃呢?老板说……”突然说不下去了。

他每次来都点,为什么呢?

以琛沉默,久久开口,寥寥的四个字:“盛情难却。”

她恰好一片笋在嘴里,却再也尝不出那股鲜甜,咽下去,像以琛说的,有股怪味道。

眼角看到那老板正操着一口Y市普通话热情地招呼着刚上门的客人,大声地吹着店里的招牌菜有多好吃多好吃。

真的。

盛情难却。

“你不回去吗?”从小饭馆出来,拿着以琛给她的钥匙,默笙迟疑地问。

“我去事务所,还有些事要处理。”以琛淡淡地说。

“哦。”钥匙紧紧地攥在手里,“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以琛看着她,眼中闪着奇异的光:“你要等我?”

“……嗯。”默笙点头,又讷讷地解释原因,“你的钥匙在我这儿。”

“事务所里有备用的,你不用等我。”他收回在她身上的眸光,说不清是失望还是什么,语气更淡了,甚至带了点自嘲,“我也不习惯让人等。”

从来回去,都是一室冷清。

又是十一点。

以琛开了门,手指习惯性地摸向墙上的开关,却在快要按下去的时候停住。

灯亮着。

他放下手,环视一下屋内,电视机开着,人却不见影子。

走过去关电视机,经过沙发时眼角瞥到上面蜷缩睡着的人,蓦地止步。

以琛瞪着那张熟睡的脸,真想把她摇醒骂一顿。

这么冷的天就睡在沙发上,她有没有脑子?

明明又气又恼,却只能弯下身,小心翼翼地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软软的身躯填满他空虚的怀抱,温暖的气息轻悄地呼吸在他冰冷的西装上。

这些年,从来不敢幻想有这么一天,她又是这样触手可及,一伸手,一低头,默笙就完全属于他。

微微垂下头,脸颊摩擦她柔软的脸颊,在外面睡了那么久,居然还是暖暖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