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二部分 第七章 若即(4)

怀里的默笙突然不适地动了动,躲开他的触碰,以琛屏住呼吸,她醒了?

而她却是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头往他怀里埋了埋,更深地睡去,浑然不知有人因为她小小的动静而心潮起伏。

她……唉,以琛暗暗叹息,那越来越柔软的心情再也控制不住了。

手肘推开卧室的门,把她放在床上,她在睡衣外面加了件开襟毛衣,以琛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帮她脱掉,扣子一个一个解开,呼吸竟渐渐有点乱了。

轻轻地托起她,把外衣从手臂中褪下,隔着睡衣,那背上柔软肌肤的触感也让他心跳快得不能自抑。

扯过被子来帮她盖好,以琛迅速地起身走开。

再待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用某种方法吵醒她。

在外面的卫生间清洗一下,以琛走向客房。经过主卧室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推开房门向床上看去。

果然!

被子只有一半在她身上,另一半拖在地上,一只脚大大方方地露在外面。

短短十几分钟,就能睡成这样,看来以前她说自己睡相只是“有点差”真是太含蓄了。

知道她睡相差,是唯一一起度过的那个冬天,默笙连连感冒,两个月里竟然感冒了五次。问她原因,开始怎么都不肯说,后来才很不好意思地开口:“我晚上睡觉睡相有点差,只是有点差哦,老是踢被子。在家里爸爸回来得晚,还能顺便帮我盖盖被子,这里就没人啦,老是睡到半夜捞被子,所以感冒也不能怪我。”说到后来,已经是一副感冒有理、与我无关的样子。

现在看来,她的睡相岂止是有点差。

以琛捞起半拖在床下的被子,帮她重新盖好。可刚一离手,她竟然一个翻身,被子又掉到床的另一边去了。

什么睡癖!

以琛伸手拉过被子,再一次把她盖得严严实实,有些冒火的眼光盯着睡得一派安然的默笙。

她敢再踢一次试试,他一点也不介意彻夜纠正她的“睡姿”。

可惜接下来,默笙一直睡得乖乖的,动都不动一下,最后还怕冷似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这种时候,即使是睡着的默笙也知道要识时务的。

什么时候了?白天还是晚上?她怎么会睡在床上?

从被窝里坐起来,脑子还不太清醒。默笙睡眼矇眬地下床,却到处找不到拖鞋。

咦,到哪里去了?

以琛从厨房出来,看到默笙穿着睡衣在客厅里一蹦一跳的,不由蹙眉:“你干什么?”

“我的拖鞋……”看到了,在沙发那儿,再跳一下,达阵成功。

穿好拖鞋抬头,就看到以琛用不赞同的目光瞪着她。

“呃,我找拖鞋……”没来由的就心虚。

“去换上衣服。”他硬邦邦地扔下几个字转身。

低头一看自己一身睡衣,默笙脸一红。差点忘了,这个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换好衣服出来,以琛已经在吃早饭。默笙迟疑了一下,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看着桌上的清粥小菜,和以琛一起吃早餐……

见她迟迟不动手,以琛抬眸:“吃不惯中式早餐?”

“啊?不是。”从发呆中回神,快快地低头喝了一口。咦,居然很不错。

“以琛……”

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以琛眼也不抬,平淡的口气:“附近买的。”

“……味道很好。”

“还可以。”以琛心不在焉地回一句。

没话说了。默笙闷头喝粥,眼角瞥到一旁茶几上整理好的文件。

“今天也要去事务所吗?”

“嗯。”

“很忙?”

“还好。”事实上快忙疯了,而他会这么忙,完全是因为前些日子某人害他发神经。

“哦。”

低下去的语调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看她喝粥,发丝都快垂进粥里了。

他们,似乎是新婚。

“你英文怎么样?”别开眼,以琛似乎漫不经心地问起。

英文?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还可以啊,不过……四级还没有过。”去美国前第一次考四级,光荣的成绩——五十九。

好意思提。

“和我一起去。”以琛说。

“呃?”默笙抬头惊讶的看着他,“去哪里?”

“事务所,帮我翻译资料。”

译不出来。

默笙瞪着纸上的英文,没天理,国外那么多年白待了。

问以琛?抬头看看,他好像很忙,不好打扰吧。

安静的办公室里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以琛右手翻着文件,左手接起。

“喂……我在事务所……不了,我今天恰好有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