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二部分 第七章 若即(5)

那边又说了什么,以琛笑起来:“老周,什么时候你也做起媒人来?”

那边老周也是一肚子苦水:“还不是家里那位逼的,上次她来法院正好看到你,就一心想把外甥女介绍给你。我家老太婆别的嗜好没有,就喜欢做媒。不过说真的,小何,不是我帮自家人说话,我家老太婆的外甥女真的不错,学识相貌人品绝不亚于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以琛笑笑:“老周,难道你要我搞婚外情不成?”

“什么婚外情?”老周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你说你结婚了?”叫出来后立刻又自己反驳,“别开玩笑了,任何人都有可能结婚了,就你何以琛不可能。”

什么话,以琛失笑。

挂了电话,以琛看向正在一旁埋头苦干的默笙。

又咬笔头。

屡教不改的坏习惯!

以前做不出微积分就是这样,咬了一会就把作业推给他,讨好地看着他:“以琛……”

可怜他一个读法律的,微积分学得比理工科的人还好。

“以琛……”默笙实在译不出来了,抬头求助。

唉!

走到她身边,很习惯地把她手中的东西拿过来。“哪里?”

“这里,这个怎么翻译?”

mobilia personam sequuntur。

动产随人。

很专业的名词,拉丁语,她不会是正常的。

他的气息很近,萦绕在她鼻间。默笙突然就想起以前一起上自习,以琛总是很一本正经地说:“默笙,不要坐我旁边。”

“为什么啊?”就是跟他来上自习的啊。

“会打扰到我。”

有点难过,不过立刻举手发誓:“我保证不和你说话不出去买零食不动来动去……”

结果没等她说完,以琛就一脸挫败地说:“你再安静也会打扰我!”

什么嘛!当时气得她拿了书就气呼呼地跑了。

不过,现在她好像有点明白了……

因为他也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她身后,俯着身,清爽的男性气息包围着她,发丝轻轻摩擦在他的外套上,她的一抬头,就可能碰上他的下巴。

脸莫名其妙地微微烫起来,他很打扰她……

然后在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干什么前,她已经猛地站起跳开,头顶毫不留情地撞上某人的下巴。

“你干什么?”以琛抚着撞痛的下巴,被她吓了一跳。

“呃、我……”她哪能说,脸越烧越红,“……我、我想去吃饭。”

说完就懊恼,什么借口啊,现在才……瞥了眼墙壁上的钟,十点半还不到。

“现在?”以琛果然蹙眉。

“嗯,是啊,早上没吃饱。”硬着头皮说到底了。

瞥一眼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工作,再看眼前“饿”得神情有点怪异的默笙,以琛投降了。

早就知道,带她来事务所绝对是个错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