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二部分 第八章 若离(2)

以琛停下手,看着她,深黑的眼眸里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我去逛街,要买点东西。”默笙低声说,“反正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其实根本没东西要买。

无目的地踱在人群拥挤的街头,默笙情绪有些低落。也许选择逛街是错误的,这么热闹的环境,只会让落寞的人更加落寞而已。

这一个月,过得像做梦一样。

本来快要陌路的两人,突然就有了最亲密的婚姻关系。没有缓冲,跳掉了所有的过程,却跳不掉分离多年造成的生疏和难解的心结。

她的父亲。

她以前的婚姻。

好像问题都出在她身上呢。默笙苦笑。

逛了几家店,试了两件毛衣,看着穿衣镜里的人,总觉得哪里不合适。

大概相由心生。

倒是记起要剪头发。

城市里最好找的就是理发店,出了服饰店,抬眼就看见。

艺术理发师?

好熟悉的名字,默笙在脑中搜寻一遍,终于想起这是小红强烈推荐过的一个店。小红的品位一向可怕,不过里面等的人那么多,不至于人人都像小红吧。

推开门坐下,一个多小时后才轮到她。

“小姐要怎么剪?”理发师问。

“短点就行了。”

“就这样?”

“嗯。”

“太好了。”理发师先生高兴得有些诡异,“我最喜欢自由发挥了。”后面一句话接近自言自语,默笙也没太在意,等到又一个多小时后……

默笙瞪着镜子里的人,怎么会?

“怎么这个样子?”参差不齐的像被什么动物啃过。

“你觉得不好看?”理发师气势汹汹地瞪着她,右手剪刀寒光凛凛,左手吹风机呼呼助威。

“呃……不是。”默笙立刻威武能屈,“其实,仔细看看……很不错。”

“真的?”理发师先生怀疑地望着一脸真诚的默笙,“你觉得哪里好?”

哪里好?梳和不梳效果一样算不算好?

“嗯……那个,很……艺术,对,很艺术。”想起店名,默笙很肯定地点头强调。

“真的?”这个“真的”可是完全不同的语调了,理发师先生得意得连头发都要飞起来了。

大手一挥,职业凶器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你的头不要钱了。”

她的头不要钱?听起来怎么这么血腥,默笙小心翼翼地确定:“你是说我不用付钱?”

“对,免费。”

“为什么?”默笙愕然。若不是理发师先生的表情太过不可一世,默笙几乎要怀疑他是剪坏了不敢收钱了。

理发师摇头,一副没人理解的落寞:“你难道不知道艺术是无价的?所以在我店里,只有剪坏的头才要收钱,因为那是失败的作品而不是艺术……”

很艺术的逻辑,因为听的人完全不懂。

在被理发师先生成功洗脑前逃出来,默笙很自觉地靠边走,一路上忍不住频频往路边商店的橱窗里看,橱窗里的人也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愁眉苦脸地望着她。

瞪着玻璃,越想越好笑,默笙忍不住笑出声。

路过的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很难想像有人顶着这样一头头发还这么开心。

“小姐,你要不要进店里看看?”

店员小姐热情的招呼声响起,默笙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人家橱窗里的模特看很久了。她发呆的时候喜欢盯着一个东西眼珠一动不动,以前以琛就经常被她盯得毛骨悚然。

“好啊。”默笙有点不好意思地在店员殷勤的笑容下走进店里。

店里卖的是一个知名品牌男装,默笙本来只是随便看看,却在一件风衣前停住脚步。

很简单的款式,以琛喜欢的颜色……手不由自主的摸上领子,想像要是以琛穿着,一定很好看。

“小姐帮男朋友买衣服哦?这是今年的最新款哦,现在打八折,只要三千二。”

默笙听得一愣,好贵,几乎是她一个月的薪水了,她身上哪里带了这么多钱。向店员小姐抱歉地摇头,店员小姐和善地笑笑。

走到店门口,还是觉得舍不得,这件衣服真的很适合他。默笙忽然想到了以琛曾给她的卡。

快步走回去:“这里可以刷卡吗?”

“唰唰”的声音停止。“小姐,请在这里签字。”

拿起笔差点习惯性地写上自己的名字,幸好及时想起这是以琛的卡,应该签“何以琛”。

何以琛……写过很多次的名字。

有次她跟以琛赌什么气呢?不太记得了,只记得一个人上自习,带的是高等数学,做着题,明明是开草稿的,等她回神,纸上已经满满地写着“何以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