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二部分 第八章 若离(3)

然后身后突然响起以琛的声音:“默笙,你写错了。”他看着她,眼睛在笑。

“哪有?”被抓到的羞愧立刻没了,拿起笔一笔一画地写给他看,“何以琛”,哪错了?

“笔画顺序错了,‘何’右边的‘可’应该先写里面的‘口’,最后才是竖勾……来,再写一遍。”

她一定被他的一本正经唬傻了,居然真的拿起笔,认认真真地准备再写一遍。直到写完了一个“何”才反应过来:“何以琛,我为什么要写你的名字!”

默笙将签好的单子递给店员,店员微笑着把袋子给她:“欢迎下次光临哦。”

往事的回忆让刚刚好点的心情又开始回落,走出店门,默笙茫然而立。

昔日的甜蜜已经遥不可及,现实的悲哀却寸步不离,什么时候他们才能重拾昔日的幸福?而这样反反复复的心绪,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想着以琛不会这么早回去,默笙在街上解决了晚餐,八点多才到家。

打开门,屋里果然一片漆黑。

摸索电灯开关的时候,低沉的男声响起。

“回来了?”

“以琛?”没有心里准备的默笙被吓了一跳。

声音是从阳台上传来的,以琛高挺的身躯背对着她,没有转身。

弥漫在他们之间的空气有些压抑。

“为什么不接电话?”以琛沉沉地问,指间燃着一点红亮。

什么电话?手机?默笙从包里拿出手机来,发现早关机了。“手机没电了。”

没电了?是这样。以琛好像突然放松了下来,声音顿时带了点疲倦。

“你早点去睡觉吧。”

“嗯。”默笙应了一声,想了想,下定决心似地说:“以琛,我有话和你说。”

“说什么?”

默笙咬下唇说:“我觉得我们这样子不像夫妻,我们……”

“是吗?”以琛微带嘲弄地说,“那夫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方面你应该比我有经验得多。”

身后良久没有声音,以琛熄灭烟,回头,三四米远的地方默笙提着袋子站在那儿,唇抿得紧紧的,脸色苍白。

“我帮你买了衣服。”默笙盯着地板,轻轻地说,“不过是拿你的卡刷的,你要不要试试?”

猛然袭上心头的刺痛让以琛下意识地握紧了拳。

那么多日子,他所幻想的也不过是有一天默笙能重新站在他面前,伸手可触摸,不再是幻觉。如今她已经真真实实地站在他面前了,他还奢求些什么?

“你……”以琛缓下语气,话音又倏地顿住,脸色铁青地瞪着她的头发。

意识到他强烈不容忽视的目光,默笙抬头。他在看她的头发?她登时有点尴尬。“……我剪了头发。”

“我有眼睛看到。”硬邦邦的语调,以琛的眼睛里有什么在凝聚,最后还是克制地回头,似乎多看她一眼都受不了。

他又快速地点燃一支烟,良久,才用一种极其压抑的声音说:“你去睡觉。”

“可是……”

“现在不要和我说话。”他粗暴地打断她。

虽然逛得那么累,默笙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躺在床上听他的脚步声从阳台到书房,过了许久,又从书房到客房,然后是一声关门声,终于一片寂静。

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默笙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起来喉咙痒痒的很不舒服,根据多年的经验判断,大概又感冒了。

以琛早已不在家,默笙找了点药吃下去,草草地打发了午饭,还是觉得不舒服,就睡觉了。

醒来的时候窗外竟然暗了,以琛站在床前,手停留在她额上,表情有点严肃。

默笙看着他,怀疑自己在做梦。

以琛移开大手:“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呃……”不用这么夸张吧,“我只是有点感冒。”

“你在发烧。”

“我吃过药了。”默笙坚持地说。

他看着她,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起身走开。默笙以为他不再坚持了,不知怎么的心中反而微微失望。

谁知以琛却是走到衣橱前,拿出她的衣服放在她面前。

“你要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换?”

输液管中液体一滴一滴地落下,她还是来医院了。

想起某人刚刚差点强迫帮她换衣服,默笙蓦地红了脸,气恼的目光射向对面看文件的人。

仿佛感受到她的目光,以琛抬头,默笙连忙撇开头。

以琛不以为意,像是想起了什么,站起来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拿了份娱乐报纸放在她手边。

默笙当做没看到,从身边的空位拿了张别人留下的报纸开始看。

以琛扬了扬眉,随她去。自己的老婆想多学点东西,研究下证券投资未尝不是好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