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二部分 第八章 若离(5)

默笙终于有机会好好呼吸,却一个气岔咳起来,她本来就感冒,现在一咳起来竟停不下来。

手机铃声歇了,卧室里只有她剧烈的咳嗽声。

以琛还半压在她身上,却没有再继续,失去的理智一点点回来。身下的默笙衣襟凌乱,身上点点的红痕仿佛在控诉着他刚刚的粗暴,他甚至能感受到她的身躯在微微地颤抖。

一股自我厌恶牢牢地攫住了他。何以琛,你已经强迫她嫁给你了,现在还要强迫她陪你上床?

他扯出一个苦笑:“你去香港干什么?”

“出差,杂志社要和香港一家出版社谈合作,以琛,只要几天就好,我忘记跟你说。”默笙一一地交待清楚。

以琛沉默着。

他刚刚在做什么?婚内强暴?

以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压抑着蠢蠢欲动的情潮,动手帮她整理衣服,扣上内衣扣子的时候感觉到她轻轻一颤,目光中带着点不安。

“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他低声说,自嘲地一笑,猛的起身离开卧房,默笙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卧室里又只剩她一个人了。

怪异的铃声又不屈不挠地响起来,默笙手移过去拿起电话,小红兴奋的声音传来:“阿笙阿笙,还有一样东西你千万别忘记帮我带,在香港买很便宜的……”

好不容易她滔滔不绝说完,默笙合起手机,想笑一下,却扯不出笑容。

明天她就要去香港了,而他们,就这样?

徘徊又徘徊,最后还是推开了那扇门。

客房里只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以琛靠坐在床上,双眸定定地看着她,身边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

默笙安静地走到床的另一边,把自己的枕头放在他枕头旁,掀开被子的一角,小心地躺好,然后闭上眼睛。

以琛没有动静,又点燃了一支香烟。

过了一会,默笙低声说:“把灯关了好不好?我想……”

“睡觉”两个字消失在空气中,她忽然被人凌空抱起,落坐在他腿上,被他紧紧地囚禁在怀里,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颈边,以琛低哑的嗓音带着难以察觉的紧绷。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意味着什么?”

怎么会不知道呢?

默笙垂下眸子,举起手指在他心口划字。

一笔,两笔,三笔……她在写……

以琛一震,抓住她不安分的手,包含了太多情绪的眼眸盯着她。

“默笙,你怎么会这么折磨我?”

她划上他心口的刹那,悲喜已经不分,侵袭上她的唇,想证明她此刻的真实。

等到他终于肯放开她,默笙已经气喘吁吁,软软地倚在他胸前。

这样的沉默好暧昧,默笙不自在地想找点话说。

“以琛,我感冒了。”他不怕被传染吗?

“我知道,我不会趁现在欺负你。”

以琛拥着她,无奈且认命。

呃?默笙有点呆。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可是……难道要她说她不是那个意思?

她才不要!那样好像她巴不得他“欺负”她一样,以后一定会被他笑。

“其实,可以……欺负的。”

呃!谁在说话?一定不是她!默笙懊恼极了。

以琛沉默着,他没有听到吗?默笙刚刚有些放心,却发现胸前的扣子被人悄悄解开了……柔白的双肩逐渐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细腻的肌肤上布满了他方才肆虐的吻痕,很深很清晰,可见刚刚他是多么的用力,可是,他现在只想再欺负一遍……

炽热的唇再次贴上她的肌肤,熨烫着上次留下的痕迹……

“默笙,我有没有听错?”以琛的声音沙哑透了。

默笙说不出话来,他都已经执行得那么彻底了,还问这种话!

强制熄灭的热情如此容易重燃,以琛突然抱起她走到卧室,将她放在卧室的床上。

“还是在这里。”

有什么不同吗?默笙不明白,可是她已经没力气问了,以琛男性滚烫的身躯覆在她身上,火热的唇舌霸道地占有着她的一切,引她在那个从未领略过的世界里辗转起伏,直至激情退却……

默笙迷迷糊糊地睡着,然而终究睡得不安稳,半夜不知几点醒来,身边是空的,眼睛在房内找了一圈,发现以琛站在窗前。

或许是黑夜的缘故,默笙突然觉得他的背影如此沉重,逼得人透不过气来。他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回头,暗沉的夜色里看不清他眼眸里蕴藏的东西。

他摁灭烟,走过来,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静静地抱住她。

默笙安静了半晌,忍不住开口:“以琛,你在想什么?”

声音中有着不安。

“没什么,想通一些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