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三部分 第九章 恒温(3)

一进卧室就看到默笙趴在床上,头埋在枕头里……在不好意思?

以琛走到床边将她拉起来,圈在胸前:“不是说明天回来的吗?”

“唔,提前,我先回来了。”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啊?默笙马上转移话题,咕哝:“小红要怨死我了,东西都没帮她买全……”

抱怨声被以琛封住,他辗转的吮吻,急切地攫取她的气息。

“……你引诱我。”刚刚非礼过她的何大律师宣布她的罪行,低沉的声音里蕴藏着浓浓的不满。

默笙瞪大眼睛,这个罪行可严重了!“我哪有?”

“……你穿我的睡衣。”

“你的睡衣在浴室,我洗澡忘了拿睡衣,然后忘了换……”一急有点语无伦次了,默笙懊恼地说,颇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悔恨,“以后绝对不这样。”

那他不是损失大了,以琛浅笑:“起来去吃饭。”

跟外面的人一起?摇头:“不要。”

以琛不说话,默笙心虚地搬出借口一,“坐飞机很累的。”

“吃完再睡。”

借口二,“他们我一个都不认识。”

“以后总要认识的。”以琛见招拆招。

“……”找不到借口了,默笙苦恼地说,“很丢脸哎,刚刚……”穿着他的睡衣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睡眼惺忪地站在房门口……

唉!以琛叹气,伸手拿过床那边的衣服:“我早就习惯了。我先出去,你穿好衣服出来。”

以琛出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神色如常,毕竟这里的都已经是律师或者将来是律师,这点镇定功夫还是要的。

向恒和老袁在阳台上抽烟,看见以琛出来,朝他招招手。

递给以琛一支烟,老袁兴致勃勃地开口,:“非法同居?”

以琛扬眉:“合法。”

此言一出,向恒一怔,老袁这个老烟枪甚至都被呛住了,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问:“合法是什么意思?”

“就是男女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建立的长期契约关系。”以琛很法律地解说。

老袁傻眼。

以琛一笑:“简单点说就是,我已经结婚,你们要准备红包了。”

“啊!你!你你!”老袁大叫一声,“你结婚了?”

看到以琛肯定的点头后,老袁又是一声大叫,跳到客厅去宣布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了。

向恒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十二楼外的夜空:“人生真是不可思议,你们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居然还真能绕回来。”他感慨地说,“这七年,你心里真的一点不介意了?”

“你想我怎么回答?”以琛点燃烟,眼眸里思绪沉淀,“我分得清什么最重要。”

向恒吸了口烟,笑了笑,“你自控能力一向好。”

以琛没有说话,薄薄的轻烟缭绕在两人周围。

向恒看了他一眼:“很久没见你抽烟了。”

“嗯,最近比较少。”

“还记得你第一次抽烟是什么感觉?”

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候默笙没走多久,他已经堕落到靠烟酒麻醉自己。以琛弹了弹手中的烟,“那时候觉得这真是个好东西,让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可做的事。”

平淡的语气听得向恒一愣,看来他是真正放开了吧?只有真正放开,才能如此坦然地面对过去。如今的何以琛看起来神色平和,不像过去随时有股逼人的厉气。向恒由衷地说:“恭喜。”

以琛淡淡一笑,“多谢。”

不同于阳台上的安静,客厅里早因为老袁宣布的消息闹开了,偏偏默笙这时候走出来,于是再一次被众人赤裸裸的目光吓到。

小高单纯而羡慕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她就是何律师那个“喜欢了就喜欢了”的人吗?好像不像何律师说的那样又吵又闹,起码现在站在那里看起来有点局促不安。

“啊!”美婷轻呼一声,“你就是那个捡到何律师钱包的人。”

默笙也认出了她,朝她微笑:“你好。”

小高立刻敏感地抓住美婷:“美婷姐,你知道内幕?”

美婷说:“以前我接待过她哦,那次她捡到何律师的钱包,钱包里可能有证件名片之类的吧,她就找到事务所来还,我想他们肯定因为这个认识,然后……”于是在女性特有的想像力的添加下,一个因为拾金不昧而产生的爱情故事正式出炉了。

美婷的声音不算小,周围的人都听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默笙则目瞪口呆,这位美婷小姐很适合去她们杂志社编爱情故事,留在事务所真是浪费人才。

“哎!以后捡到女式钱包一定要还。”听完后某男士总结发言。

小高立刻糗他:“轮到你就是恐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