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三部分 第九章 恒温(4)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正好以琛和向恒抽完烟走回来,趁着气氛好有人喊:“何律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作为呈堂证供。”

这都什么跟什么,难道这些未来的法律界人才都是从小看香港警匪片长大的?

以琛失笑:“好,我坦白,一边吃一边交代如何?”

何大律师当然不会真交代什么,大家其实也不怎么敢逼问,于是大家的战斗热情都飞快地转移到热腾腾的火锅上去了,热热闹闹地吃到九点多才散。

默笙因为躲避大家好奇的目光,一直在低头猛吃。等以琛把几个女同事送到家后回来,就看到她吃得饱饱的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一下。

以琛好气加好笑,“你不是不想出来吃的吗?”

上前抱起赖在沙发上的她,“……重了不少。”以琛喃喃自语,她到底吃了多少?

“呃……你说什么?”突然沦陷在他的怀抱里,默笙反应有点迟钝。她是不是漏听了什么?

“没什么。”以琛的声音蓦的有点哑了。

没什么才怪。

那个夜晚,默笙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小别胜新婚”。

接下来几天,以琛陆续接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心”。

先是法院的老周:“小何啊,上次你说你结婚了我还当你找借口,没想到还真结婚了。这下好了,你结婚了,我家老太婆可以消停了,我也可以过几天清净日子了……对了,喜帖可别忘了送我。”

然后是检查院的方检:“是不是就是那天肯德基那个,嘿嘿,那天我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什么时候请客喝喜酒啊?”

再来是联合的李律师,等等等等。以琛第一次衷心佩服老袁散播消息的速度,估计现在C大毕业的A城政法线上的人都知道他结婚了。

这天下午送走了几个老客户后,老袁坐在沙发上没动,问起以琛:“准备什么时候请客?”

“年后再考虑,还没和默笙说过。”

“那太晚了,还有几个月才过年,等校庆过了就差不多了,早点办啊!”老袁很积极,他喜欢热闹。

校庆?以琛翻了下行事日历,果然写着十五号C大百年校庆。这段时间太忙,居然把这个事情忘记了。

“日子再说吧,到时候还要请你当证婚人。”以琛笑着说。这些年虽然从未言喻,但以琛对老袁实有诸多感激,若不是老袁的背景和活动能力,未必就有今天的何以琛。

“证婚人好。”老袁乐了,“只要能省红包,当什么都好。”

正说着又有电话打进来,老袁喜滋滋地摇摇手出去了。

电话是《秀色》的女编辑打来的,关于采访的事情。葛丽第一次和他提起这事以琛就回绝了,当时因为想起这是默笙的工作单位,恐怕语气还有点僵硬,葛丽也就没再提。

现在以琛仍是婉拒:“对不起,陶小姐,我想我不太适合当作封面人物出现在女性杂志上。”

“何律师是因为职业形象问题?其实我们杂志社要打造的是都市单身精英系列,对你的职业会有客观公正的评价,我相信绝对不会损害你的职业形象,这方面何律师可以看看我们杂志社上一期关于康加年先生的报道。”陶忆静不放弃地劝说。

单身?以琛抓住关键词,温和地说:“陶小姐,我想我大概不符合贵社单身的要求,前不久我已经结婚。”

趁着对方明显的呆愣,以琛客套几句就挂了电话。定神看了一会资料,手机滴滴的响起来,有短消息,来自默笙。

——“以琛,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以琛很少发短信。

他念大学的时候,手机还是个高档消费品,他一个穷学生当然买不起,因此也错过了发短信的黄金时期。等工作后买了手机,却习惯打电话,清晰、明白、快捷。偶尔以玫发个短消息过来,他没那么多时间一个字一个字打,通常直接回个电话过去,问她有什么事,渐渐以玫的短消息也少了。

此刻却拿着手机,很有耐心地一字一字输入——“你想吃什么?”

发完看了看时间,三点半还没到。果然是赵默笙的风格,以前一起吃午饭,走出食堂她就拉着他商量:“以琛我们晚上吃什么?”

很快回复过来:“在家里吃好不好?”

“你做?”

“YES!!”打了好几个感叹号。以琛还没来得及回,心虚无比的下一条短信就发到他手机上,“……不过据说不怎么好吃。”

谁说不好吃?那个人?

以琛看着手机上短短的一句话,却免不了心潮起伏,手指顿了一下,半晌简短地回了一个字——“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