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三部分 第十一章 应晖(6)

“嗯,默笙很聪明,还有呢?”

“还有……”

默笙想过有一天必定会和以琛说起这些事情,但是她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一点沉重的感觉都没有,好像是最普通不过的聊天一样,那些曾经令她痛苦过的经历,好像在一夜之间远去了。

对话渐稀。

天已经完全亮起来。

“以琛,我居然一点也不难过,我以为说起这些会很难过的。”

以琛静静地说:“你有我了。”

默笙没有出声,脑袋靠在他胸口一动不动,久到以琛以为她睡着了,渐渐的,却感到胸口那边一阵潮湿。

已经是周一了,早上还要上班。

以琛第一次打无准备之仗,上了庭却发现公诉人和法官似乎比他还浑,于是大家一起浑到结束,下次再审。

当事人亲属看到以琛明显睡眠不足的样子以为他为案子殚精竭虑,不由感动不已,频频称谢,以琛哭笑不得。

默笙上班的时候眼睛红肿未退,小红严肃地研究着她的眼睛,用沉重哀悼的语气问她:“失恋了?”

默笙低下声音,配合她的沉重哀悼:“小红同志要不要请牛肉饭安慰伤员?”

小红继续严肃地思考了下:“那你还是不要失恋了。”

老白买的报纸上应晖的消息是头版头条,默笙走过他桌子的时候看到,顺手拿了过来。报纸上长篇累牍地报道了应晖的生平经历,多溢美之词,文末不改小报特色,对应晖口中的夫人做了多方面八卦的猜测。

默笙放下报纸,怔忡良久。

她在美国熟悉的人不多,娟姐是一个,可是娟姐回国后就再也没有联络过她,剩下的就只有应晖。其实对应晖,默笙感激远多于其他情绪,毕竟他帮了她那么多,而且那次他喝醉酒,最后也没有造成什么实际的伤害。

迟疑了下还是打开电脑,输入sosomail的网址,默笙进入自己回国后就没怎么用过的邮箱,翻出应晖的电邮地址。

信的内容改来改去好几遍,最后只剩了一句:

——“应大哥,昨天酒店大堂的事,谢谢你。”

信发出后几分钟,信箱提示有新邮件,默笙刷新了一下,点开。

收件人:赵默笙

寄件人:IN

主题:Re:无主题

不必

简单至极的两个字,生疏扑面而来,默笙的手指在键盘上停住,不知道说什么好。脑子里闪过在C大听到的学生们说的八卦,很快地打了封回信——

“应大哥,你这次回来有没有见到她,也许你们还有机会。”

这次很久没有回音。

默笙有点后悔。

自己也许是逾越了,每个人心底都有不能触及的部分。那个人,也许就是应大哥最深的伤口。

晚上默笙和以琛说起这个,以琛瞥了她一眼,说了四个字:“果然迟钝。”

然后又加了一句:“幸好你笨一点。”

默笙愕然。

一个多月后默笙定期清理各个信箱才看到应晖的回信,信上的日期是两天前。

默笙打开。

收件人:赵默笙

寄件人:IN

主题:Re:Re:Re:无主题

不是每个人都似何以琛能守得漫长寂寞。

笙。我已变心。

另:预祝圣诞快乐

默笙愣愣地看着屏幕。

短短的两行字,却经过那么长时间才发出,或许回信的人也打了很多遍,想了很久。

这一瞬间,有些东西默笙似乎就要明白,可是转眼,那种直觉又逃开。

鼠标点向删除键,迟疑了一下又移开,最后只是退出信箱。

她以后也许再不会用这个信箱了。

那封信将安静地躺在网络某个角落,无人开启,却永不消失。

秋天很快在寒流的到来中退场,在小红的影响下,默笙迷上了织围巾,可惜总是织错针,松松紧紧的参差不齐,以琛万分感激她的好意,可怎么也不敢往自己脖子上绕。

圣诞节那天晚上以琛请以玫及她男友张续一起吃饭。张续是以玫的上司男友,人非常的风趣,以琛也是这次吃饭才第一次见到他。

吃完饭出去才发现外面已经开始飘起小雪。

年轻人和小孩子们在街上跳跃欢呼着今冬A城第一场雪的到来。

默笙和以玫站在路边,等着去拿车的以琛和张续回来。以玫笑着说:“本来明年我结婚还想叫你当伴娘的,谁知道以琛这么等不及,不过也不能怪他,他大概也忍了很久了……”边说边暧昧地眨眼。

默笙脸一红,什么时候以玫也这么不正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1条评论 to“ 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三部分 第十一章 应晖(6)”

  1. 回复 2016-02-09 11:34:48

    访客

    何以笙箫默小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