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三部分 番外之以玫篇(2)

以琛大概被她踩愣了,站在原地不动,我拉了拉他:“走吧。”

走了两步他却回头,我也跟着向后看去,那个女孩正在远处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们。看到我们看她,好像慌了一下,然后故作镇定地调转视线,转身跑开。

我明显感觉以琛僵了一下,眼眸中闪过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情绪,然后他放下手中的袋子。

“以玫,你等我一下。”

没等我回答,就迈开脚步追了上去。

好像只等了十来分钟,可是每一秒都被我拉得漫长。

他回来的时候,我装作不在意地问他:“以琛,你以前不是说过不准备在大学里找女朋友吗?”

“嗯。”

“可是……”

他刚刚那样明明就是默认了。

“这个是找上门的。”他叹口气,“她缠人缠得要命。”

以前主动的女生也不少,也许这个特别缠人吧。这么想着,好像找到个借口般,对刚刚那个女孩的印象名正言顺地坏起来。

很多年后回忆起这一幕,我才想起那些我刻意忽略的东西,比如说这话时,以琛眉梢眼底隐约的笑。

这个年过得不开心。年后开学,学校却给了我一个惊喜,只是在我知道以琛有了女朋友后,不知道还算不算一个惊喜。

我们整个商学院终于搬到了老校区,与C大只隔了一条街。

而我和赵默笙也成了她口中的“好朋友”。

走在C大的路上,她经常一手拉着我,一手挽着以琛:“以琛,你走慢点儿,以玫都跟不上啦。”

以琛大概忍无可忍了:“你不拉着她,她就走得很快。”

然后她就委屈地转头看我:“以玫,你这么温柔,你哥哥怎么这么凶?你们兄妹两个个性一点都不像,长得也不像,是不是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妈妈?”

我疑惑地看向以琛,看见他神色一瞬间的不自然,随即又恢复如常。

以琛从没有和她说过自己的事情!我立刻做出判断,心情莫名地飞扬起来。

这是只有我了解的秘密。

渐渐的,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态,我和她来往越来越密切。她也开始喜欢拉着我逛街,打电话说一些“以琛太笨不会懂”的话。

我过生日时,她要送我生日蛋糕,拉着我去蛋糕店问我喜欢什么口味,我说:“巧克力的。”

她脸上顿时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很开心地拉着我的手:“我也喜欢巧克力,以玫我们真是心有灵犀。”

什么灵犀,我只是看到她偷偷看了那个巧克力蛋糕好几眼。

她待我,算是挺好的吧。

更多的时候我是她的救命符。

比如现在。

“以玫,惨了,我英语居然考了59分。”电话里的声音很沮丧。

我安慰着她,心里却很不是滋味。那么多英语好得要命,成绩好得要命的女孩子喜欢以琛,为什么偏偏是这个人?

“完蛋啦,以琛肯定会骂我。”她在那边情绪很低落地说。

甩了你才好呢!

我脑中闪电般地闪过这个想法,然后自己被自己吓住了,我、我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想法?

“你考了多少分?”她问我。

“八十七分。”

“好厉害,这样可以拿优秀了,以玫你太厉害了。”她一下子兴奋地说,“对了,以琛六级也是优秀哦,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庆祝有两个人打败弯弯曲曲的臭字母,三比二,我们胜出!”声音里已经没有一点儿不及格的懊恼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以琛果然脸色不好看,一点儿六级拿优秀的喜悦都没有。我大致理解他心情,赵默笙的英语几乎是他看着读的,现在她考得乱七八糟,我这个一向要求完美的哥哥,心里大概比赵默笙还挫败。

我当然帮赵默笙讲好话,什么第一次考啊之类的,尽管我也不以为然。

等以琛终于缓和了一点,她才敢小声地抱怨:“英语就是很讨厌啊,排列得一点规律都没有,反正将来我又不要出国,学这个干吗……”

若干年后想起她这几句话,总觉得人生无常,莫过于此。

吃完饭逛了一会儿我就先回去了,快走出C出校门的时候,才想起以琛帮我借的参考资料为了方便放在了默笙的书包里。

资料明天上课就要用,我想了想还是回头去拿。

为了快点,我从静园抄小路过去。

静园是C大著名的情侣园,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可能会碰上几对鸳鸯,但是看到在主干道上吻得浑然忘我的情侣时还是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从他们身边走过,我避开他们,拐到一条小道。

这条路安静多了,我已经有点后悔抄近路,只想低头快速地穿过静园。然而走过几块太湖石的时候,却莫名地脚步一顿,好像被什么驱使着,我转头向石头那边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