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 第三部分 番外之以玫篇(3)

昏黄微弱的月光下,他抱着她,她坐在他的膝盖上,他吻着她。

那天晚上我梦见了以琛。

一些混乱不连贯的场景,小时候放学必经的桥洞,在桥洞下躲雨的我和他,然后忽然又在家里,那个微风轻拂的午后,他闭着眼睛听英语,本来要问问题的我长时间地站在门口,怔怔地望着他……

最后,我又站在静园小径上,看着她依偎在他怀里,头靠在他胸前,抓着他的手指玩,而他纵容地任着她,彼此间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一会儿他又微微不耐,反手抓住她拉近,低头,又一次轻轻吻上去。

……

于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梦里也会心痛,能痛到醒来。

2

其实我一直不觉得以琛有多喜欢赵默笙,即使他承认她是他女朋友。

记忆里我曾经假装好奇地问过赵默笙,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怎么谈起恋爱的?

她摇头晃脑,吐吐舌头,十分俏皮的样子:“死缠烂打。”然后揪着身边以琛的袖子问,“是吧?”

以琛“哼”了一声,不理她。

以琛对她好像和对别人也没什么不同,一直是这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不多言,动作也不见多亲密。平时走路,赵默笙要是不拉着他,他就一个人走在前面。赵默笙有次跟我抱怨说:“以玫,你觉得以琛真的喜欢我吗?我前几天忍着没找他,他都没想起找我……”

墨笙望着我的眼睛里满是委屈。

我说:“你跟他发点脾气试试,看他会不会来哄你。”以琛素来讨厌无理取闹的人,我出这个主意自己也觉得不安好心。

“肯定不会。”她想都没想就摇头,垂头丧气地说,“而且我也不敢。”

跟他们接触越久,越觉得以琛会接受赵默笙,大概只是因为一时寂寞。

她应该只是以琛生命中一段短暂的歧途,很快就会消失不见。因为他们是如此的不合适,一个冷静内敛,一个热情冲动,一个过早懂事,一个过于天真。我需要的只是耐心,耐心地等待以琛自己发现他们是多么的不合适。

然而静园的那一幕却打破了我所有的信心。

原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是这样的。

这样的亲昵……

这样的……

脑海里浮现静园那一幕,我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中。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可是想起那个画面我仍然觉得心里一阵阵被拉扯得疼痛。

宿舍已经熄灯,几个健谈的舍友还没睡,七嘴八舌地谈论系里的男生。我对她们这些讨论向来不感兴趣,这次却忍不住主动出声问:“男生如果不是很喜欢那个女生,会吻她吗?”

马上就有答案。

“只要不讨厌,kiss算什么,上床都可以。何以玫,是不是谁kiss你啦?”舍友之一兴奋地问。

我睁眼望着天花板,没搭腔。

不喜欢也可以吻,所以,以琛会不会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她?

舍友还在滔滔不绝:“何以玫,说啊,是不是谁kiss你了?放心啦,如果是你,那肯定是喜欢你,你条件这么好,长这么水,脑子又灵……”

我怔怔地听着她说个不停。

条件好又有什么用呢?他又不喜欢我。

不过,如果赵默笙的条件胜过我许多,我也许就不会这么不甘心了,可是她偏偏很多都不如我。

凭什么会是她?

这一夜我在思绪纷杂中入睡。

之后的日子,我依然会去C大,依然会和他们一起吃饭,可是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笃定的平静。

渐渐明白,就算以琛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再做他的妹妹了。

于是,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约了赵默笙。

我坐在肯德基里做心理准备。

赵默笙背着小背包,在窗户外面走过。她看见了我,隔着玻璃窗朝我挥挥手,轻快地推门走进来。

她看起来心情很好。早就发现她心情愉快的时候,走路会带点蹦跳。

商学院搬到这个校区后,我第一次到C大,就是她来接我。当时我站在校门口等以琛,却远远看到她轻快略带蹦跳地走在C大的林荫大道上,阳光透过茂密的叶子斑斑点点地照在她身上,整个人好像融在了阳光里。

“以玫,你好。何同学要开会,派我来接你。”那时她走到我面前笑着对我说。现在她踏着同样轻快的脚步走到我面前:“以玫,你这么早就到啦。”

她在我对面坐下:“我们吃什么,我有优惠券。”她拿出包里的一叠优惠券摊在桌子上研究。

“随便。”

“那我帮你点儿童套餐好了,玩具送给以琛玩。”她一脸认真地说。

我知道她在开玩笑,却一点儿都笑不出来,我几乎恨起她的轻松,和我此时的紧张形成强烈的对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何以笙箫默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