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九登鬼宴 > 第二卷:误入鬼宴 第一百四十六节:四象锁仙阵

第二卷:误入鬼宴 第一百四十六节:四象锁仙阵

    “四象锁仙阵?那不是我当时提到过的那个阵魂技吗?”张嫌疑惑道。

    “本来是想传授给你一个攻击型的魂阵,但是当你提到可能被公司跟踪之后,我临时改变了决定,还是选择你已经知道的那个四象锁仙阵作为传授给你的第三个魂阵吧,这样公司就不会对你产生怀疑了。”宋一炳判断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m.\B\iq\u\g\\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确实,四象锁仙阵我是从公司里得来的,公司应该知道其中的来历,所以即使我用了,他们也不会怀疑我。”张嫌判断到。

    “嗯,那就确定了,明天早上七点,我对你进行视频教学。”宋一炳确认道,确认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张嫌如约和宋一炳进行视频通话,在给宋一炳道早之后,便向宋一炳学起了四象锁仙阵。

    “我可以远程教你四象锁仙阵的凝符立阵规则,但至于你能施展成什么样子,我从视频里是看不到的,毕竟手机只能照射出现世的影像,对于灵魂境是没有用处的。”学习之前,宋一炳提醒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那我如果在施展阵法的时候出了问题该如何向您请教啊?”张嫌琢磨了一下,点了点头问。

    “你就用言语描述就行了,我虽然没修过四象锁仙阵,但是对于它的原理还是知道的,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而且四象锁仙阵在阵法中不算太难,你又修过和此类似的阵魂技,想来不需要我的指点,你也可以自己将其修成。”宋一炳对张嫌信任道。

    “那好,那我试试吧,还请宋叔告诉我凝符之法。”张嫌再次点了点头,回应道。

    见张嫌准备好了,宋一炳便将四象锁仙阵的基本原理告知给了张嫌,之后又把其凝符之法远程画给了张嫌看,让张嫌模仿他所画的画符先凝出阵符,然后根据张嫌反馈的问题对张嫌进行着指导。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张嫌终于能用魂力画出完整的四象锁仙阵阵符了,虽然阵符已经不破不灭,但其上歪歪扭扭的图像符文便可以说明他还只是刚刚入门,要想真正将画符变成实用的魂阵,他还要不断地练习和完善。

    “到什么地步了?”宋一炳不在张嫌身边,无法用魂眼去看张嫌凝符的进程,隔着屏幕问道。

    “阵符画出来了,而且能稳住不散,只是我画的歪扭七八,用聚魂阵聚敛魂力融入其中之后还无法成阵。”张嫌苦涩着脸道。

    “正常,上次我就见识到你那破烂的画画功底了,能模仿出我给你的阵符就已经很不错了,阵符无法成阵是因为你画的时候分不清那张符的符眼,也就是之后化阵的阵眼,没有完善的符眼、阵眼,大阵自然无法聚魂凝形,你说一下这四象锁仙阵的阵眼在哪?对应着的符阵的符眼又在哪?”宋

    一炳听完张嫌的描述,提示道。

    “四象锁仙阵四四方方,魂力威压最大的位置是阵的正中心的宝塔处,所以我以为这阵眼便在阵的正中心位置,对应着的阵符应该也是位于符的正中心吧,符心便是阵眼,阵眼上罩有钟一样的东西,应该是锁住阵内魂力和镇压阵中魂物的意思吧,钟外四方生出象角,象角之上的纹路像是雷纹,应该是某种可以在阵外加固和封锁阵内空间的手段吧。”张嫌把自己对着四象锁仙阵的理解告知给了宋一炳。

    “大错特错,你的理解很有问题,四象锁仙阵的阵眼并不在阵的中心,中心魂力聚集处的宝塔是一个假阵眼,是用来聚集魂力发动攻击和迷惑敌人的,真正的阵眼是立阵之后的方阵四角,在成阵之后那四角生有魂力象牙状图腾,看似装饰图腾,实际上那才是真正的阵眼,那阵眼对外能缓慢吸收魂力,对内能稳固魂阵、施展攻击,你说的那个雷纹实际上是指阵外的魂尘,这样说明白了吧。”宋一炳纠正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无法稳住阵内魂力,因为我一直将魂力向阵内宝塔聚集,越聚集,越感觉魂阵在缓慢坍塌。”听完宋一炳的话,张嫌对照着自己的感觉,确认道。

    “既然阵符中那四角象牙最重要,你便要先把那四个象牙画的精细,象牙上的固阵纹路画好了,整个大阵才能稳定,之后才是对阵中宝塔刻画精细,因为那塔既是障眼之物,又是主要发动攻击的手段,这两点刻画完全了,你这阵才算立起来了。”宋一炳再次提示道。

    “我明白了。”张嫌点了点头,再次模仿着四象锁仙阵的符相,认真的用魂力刻画着阵符。

    几十次的失败之后,张嫌终于刻画出了一个与原阵符相差无几的符相出来,聚魂阵上的魂力注入其中,阵符祭出,魂光散开,一座由四个象形图腾组成的大阵拔地而出,笼罩着张嫌及张嫌身前的一片区域。

    “哈哈,成阵了!虽然阵型还不够方正、坚固,但已经有了阵的形状,而且我从阵中隐约感知到了强大的威压,看来这一次算是成功了。”张嫌笑着说道。

    “虽然我看不到你的阵型,但既然能稳住不散,便说明阵你已经立成了,你可以试着操控四象锁仙阵,开启阵中的四象天锁,看看其困敌的能力有多强。”宋一炳点了点头,建议着。

    “四象天锁?”张嫌不解地问道,他曾在对抗股面狐时施展过改版为阵魂技的四象锁仙阵,其结果只是能镇压魂力和封锁灵魂境空间,并没有什么四象天锁招式,如今宋一炳说的四象天锁他并不知晓。

    “没错,就是四象天锁,你用魂力凝聚的那个阵魂技并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它的改良者很可能是为

    了方便施展而把这项能力去掉了,如今你用阵符把四象锁仙阵再次施展出来,那关键的四象天锁便能重新施展了,四象天锁才是四象锁仙阵的精髓,它可以镇压灵魂,束缚灵魂,让灵魂在阵中失去反抗能力,在实战中绝对是一个强大的手段。”宋一炳解释道。

    “我该如何开启四象天锁?”张嫌继续问。

    “将你自身的魂力和灵识注入到阵型四角的那四个象牙图腾里,它们既是阵眼,也是开启四象天锁手段的控制器,你试一下。”宋一炳回答。

    听到宋一炳的回答,张嫌尝试着把魂力和灵识注入到那四个象牙图腾里,不一会儿,便有一股特别的感觉又传回进他的灵识,他知道,这种感觉应该是说明灵识已经和那四象锁仙阵建立连接了。

    既然灵识有了和四象锁仙阵的连接,张嫌很快便从中找出了控制四象天锁的办法,灵识一动,阵内狂风大作,四只灵魂巨象现身在魂阵四角,巨象长鼻化为锁链,在阵中四处飞舞,场面极为壮观。

    “我能控制四象锁仙阵了,那四象天锁我也召唤出来了,是四只带着长鼻锁链的大象,感觉十分威武,我站在阵中都略感压力。”张嫌激动道。

    “不错,但是还不够,四象链是出来了,但是中心宝塔里还没有出现镇压仙锁,你再试试看,把阵中心的宝塔也控制起来,试着从其中招出镇压仙锁,四象链一旦捆住目标,唯有镇压仙锁的加持才能将目标魂力牢牢压制住,你再试试吧。”宋一炳继续提示着。

    “四象是链,宝塔是锁,好,我试试看。”张嫌听到之后点了点头,继续向阵中注入着魂力和灵识,把一部分灵识注入进了镇中心的尖顶宝塔。

    就在张嫌的灵识刚一浸入到阵中宝塔时,宝塔便青光四散,四散着的光芒虽然不算明亮,却刺的张嫌睁不开眼,等到青光消失,宝塔便也不存,只留下一只魂凝大锁浮在阵中,将四只象鼻锁链锁在一起,压制着阵中一切带有魂力的存在,唯有阵主张嫌不受压制。

    “出来了,是宝塔化锁,将四只象鼻锁链牢牢扣在了一起,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此时四象锁仙阵里的魂力压制力比那地厌阵要强上数倍,就算是初级魂祖困在这阵中,我也有一战之力。”张嫌一边通过视频通话传达着当前自己看到的场景,一边判断道。

    “四象锁仙阵本就是一个强大的控制型兽魂阵,能产生那种强大的压制力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如果你依靠四象锁仙阵困住某个魂祖,你在其破阵之前的确有机会将其击杀,但是以你现在的能力,凝出四象锁仙阵所耗费的时间太过长久,恐怕对战时还难以随心施展,你接下来要慢慢练习了。”宋一炳见

    张嫌有些兴奋,提醒道。

    “多谢宋叔提醒,我知道了,我接下来还需要将阵型施展的更加完美,将施阵的时间尽可能缩短,等到了那种境界,我才能将这阵的威力发挥到极致。”经过宋一炳的提醒,张嫌认真地回应道。

    “那好,不早了,今天我就先教你到这,明天同一时间我们再视频,如果你明天能将四象锁仙阵修炼的不错的话,我会教你几个随手便能施展出的小魂阵,来助你猎魂抗敌时使用,比起你纯用魂技来战斗的好处是可以减缓你的魂力消耗。”宋一炳点了点道。

    “好。”听到宋一炳明天会继续指教自己,张嫌开心的答应道,随后和宋一炳断了通话,继续练习四象锁仙阵去了。

    “太强了,阵法对敌优势在于仅用很少的魂力便可引天地魂尘来对敌,这真正的四象锁仙阵威力又如此巨大,大成之后甚至能克制初级魂祖,将一个初级魂祖压制到仅有高级魂王的水平,一旦这阵法能在对战中施展出来,那我即使遇见真正的初级魂祖也有一战之力,只是这阵在施展前需要用聚魂阵聚魂,还要耗费不少时间画符,所需要的准备时间太长,很难有施展的机会,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解决这个问题呢?”张嫌一边欣喜着一边琢磨,就这样,待天慢慢地暗了下来,他一夜都没合眼,默默的练习着四象锁仙阵。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宋一炳如期发来了通话邀请。

    “喂,宋叔早安。”张嫌接通了视频电话,率先问候道。

    “早啊张嫌,咦,你黑眼圈挺重的,昨晚没睡好吗?”刚一接通电话,宋一炳便关注到了张嫌脸上的变化,问道。

    “不是没睡好,是昨晚我就没睡觉,那四象锁仙阵太难,我练习了一整个晚上,终于大差不差的能凝出标准的形状了,但是画符和施展的速度依旧难以提升,怎么练习都难有什么长进。”张嫌如实回答道。

    “你把施展的过程全程录给我看。”听张嫌这么说,宋一炳琢磨了片刻,随后安排道。

    “好。”张嫌点了点头,便从凝结聚魂阵开始一步一步的进行,直到把阵中四象链和宝塔锁全部招出来之后才停手。

    “宋叔您通过手机又看不到魂力,能看出我哪里有问题吗?”张嫌施展完全程之后,皱了皱眉问宋一炳道。

    “嗯,大致知道你问题出在哪里了,你除了画功的底子不行外,用聚魂阵向四象锁仙阵浇注魂力时也有些不对劲。”宋一炳想了想,判断道。

    “这是根据我的动作看出来的吗?是哪里不对劲?”张嫌惊讶地问。

    “你原来见过我施展驱魂阵吧,就是控制住那只屁股上长脸的狐狸魂鬼的时候,那只狐狸跑的极快,而我顺手便用天井

    驱魂阵将其精确锁住,你知道为什么吗?”宋一炳提示道。

    “不知道,当时我就只觉得您很厉害。”张嫌摇了摇头回答。

    “首先我聚魂阵的开孔等级要比你高,只为了施展一个天井驱魂阵不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聚魂,魂力够用就行,其次,我把聚魂阵里的魂力加持到画符上时是均匀的注入到阵眼中的,所以魂阵可以先成型后巩固,而你现在就存在这两个问题,一是对魂阵的威力掌控不足,如果够用的话,你大可不必用聚魂阵聚集很长时间的魂尘;二是你将聚魂阵里的魂力注入进驱魂阵时一定要准确注入进阵眼,而且要均匀注入,让魂阵先成型后完善。”宋一炳建议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听到宋一炳的建议,张嫌恍然,感谢道。

    感谢之后,张嫌再次重新施展了一遍四象锁仙阵,这一次,张嫌按照宋一炳的建议,改良着自己立阵的手法,足足减少了一半的时间就把阵型立了出来,见到快速立好的四象锁仙阵,张嫌开心不已。

    “怎么样?”宋一炳只看到张嫌的喜悦,看不到张嫌立阵的过程,但似乎猜到了结果,笑着问道。

    “果然有用,足足减少了一半的时间就把阵立出来了,这速度在实战中也勉强可以施展了。”张嫌同样笑着回答。

    “也就在你魂王一阶的对战上可以施展吧,你今后慢慢练习,熟能生巧,等再把施展的时间缩短一半,即使遇见魂祖时你也可以将此阵祭出了,可能会直接左右战局。”宋一炳提醒道。

    “是,宋叔,哦,对了,您昨天还说要教给我可以快速施展的小魂技呢,不知道我够不够资格学?”宋一炳提醒之后,张嫌点了点头,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看你对四象锁仙阵领悟的还不错,那些小魂阵我可以交给你,但不能贪多,我就先教你两个趁手的吧。”张嫌问后,宋一炳琢磨了一下回答道。

    “好,我已经准备好了。”张嫌期待地说道。

    “你那里有我给你的阵印书,翻到第三页和第四页,我要教你的就是那两个小型阵法,一个叫做风刃阵,一个叫做火焚阵,威力不算太强,持续时间短,却不需要耗费多少魂力,你可以试着去画画那两个阵符,我来给你讲解,这样吧,你就先练习那个风刃阵,注意画符时的魂力顿笔,顿笔决定成阵后的威力。”宋一炳远程教导着张嫌。TV手机端/

    张嫌点了点头,把一本画满阵印的册子从书桌抽屉里取了出来,翻到了对应的页码,开始了风刃阵的修炼,他对照着阵符图画用魂力在空中画出寥寥几笔,随后见聚魂阵里的魂力注入进阵符中,阵符瞬间被激活,一个两人之高圆形小阵出现在了张嫌指定的位置。

    阵型一处,小阵中疾风劲吹,利风呼啸,凡是处在风阵之中的魂尘都被风刃绞成齑粉,在阵中随风飘荡,见此情形,张嫌甚是欢喜,他丝毫防护未开,只身走进了风刃阵中,用灵魂亲自去体会阵中的威力,片刻之后,一个碰头乱发的人从阵中走了出来,“嘿嘿”的傻笑着。

    “这只是一个小阵吗?只是阵型的覆盖面小吧,阵内不但能持续发动攻击,而且每一次攻击威力都不弱于一个五阶魂技,就算是普通的初级魂王站在里面也不该有所松懈,不然定会灵魂受损的。”张嫌通过视频向宋一炳诉说着自己的感受。

    “那是自然,不然你以为驱魔师当年为何能与魂师同处于灵魂境中,我见你风刃阵已经小有所成了,继续修炼那个火焚阵吧,这两个都修炼成了,你可以算是一名真正的驱魔师了。”宋一炳笑着回应道。

    张嫌点了点头,继续开启了对火焚阵的修炼模式,在宋一炳的简单指点下,张嫌很快便将火焚阵也修成练熟,可以随时施展了。

    待到张嫌完成了两个小魂阵的修炼,宋一炳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嘱咐了张嫌几句之后便挂断了视频电话,留时间给张嫌自己修炼去了。

    (本章完)

    

    http://www.yetianlian.com/yt15437/135569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