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境界妖在斗罗 > 第五章 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屏蔽补发)

第五章 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屏蔽补发)

    伊什塔尔下冥界不过是一段插曲,随着吉尔伽美什长大,他的政策也越来越严苛。

    百姓叫苦不迭,甚至有了谣言,说吉尔伽美什是个会在新婚之夜强上新娘的暴君。

    然而幽枫却清楚的很,这个过劳死整天忙着政务,哪里有闲心还去闹你的洞房,真的是人丑多作怪。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无法反抗他们的王,于是他们向神明祈求。

    希望诸神能够管束吉尔伽美什。

    而恰巧诸神也开始对吉尔伽美什不满起来,原因无他,如果不是长老院的长老没有死绝,吉尔伽美什甚至都不打算举行神祭,目前也是能混则混,贡品是一次比一次少,质量也在不断下滑。

    诸神为此感到不满,于是他们合计了一下,用诸神的力量打造出了能够独自对抗吉尔伽美什的神造兵装——天之锁恩奇都,并赋予了它管束吉尔伽美什的使命。

    可惜,恩奇都的灵智尚未得到启发,它现在就是一个泥人一样的怪物,整日和野兽作伴,根本不知道它的使命。

    与野兽作伴的恩奇都也会毁坏庄稼,于是有人把它的出现上报给了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对于恩奇都的出现根本就早有预料,不过他全本的打算是要将其处决的,更不要说是和它一起治理乌鲁克这种天方夜谭一般都故事了。

    不过全知全能之星却让他看到了,这个众神打造的神造兵装会成为自己的宝物,至于会不会值得自己把它当作挚友,那就得看它的表现了。

    于是,吉尔伽美什决定要会会这个恩奇都,毕竟这可能是地上唯一可以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存在,老师那种太论外了,还是暂且不提的好。

    可惜的是,吉尔伽美什压根就走不开身,他的政务实在是太过于繁重了。

    于是,他决定让自己的老师去教诲那个泥人,并将它带到自己的面前来。

    幽枫对于吉尔伽美什的提案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更何况他也比较好奇,吉尔伽美什是个什么水准,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的了,毕竟是他一手指导出来的。

    加上全知全能之星的辅助,和眼界的开拓,吉尔伽美什的学习能力,绝对超越了苏美尔大地上所有的生灵,再加上有名师指点。

    现在的吉尔伽美什已经可以说是接近完美无缺的了。

    那么,众神究竟是有什么底气,觉得他们创造出来的一把武器,会可以和自己的得意弟子匹敌呢?

    这才是幽枫好奇的地方。

    幽枫全力赶路的情况下,不出一日,便来到了恩奇都经常出现的地方。

    稍微转悠了几圈,幽枫便幸运的遇上了正主,一个泥人正在不远处的水池边徘徊着。

    幽枫摸了摸下巴,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泥人,笑道:“有趣,还没有塑型的粗胚吗?只有拥有这样可能性的存在,才有希望与他并肩而立,毕竟我终究还是会有离去的那一天的……”

    幽枫朝着泥人走了过去,泥人敏锐的察觉到了幽枫的到来,他警惕的离幽枫远了几步。

    幽枫皱了皱眉,无奈道:“这种感知性能的确十分优秀啊,看来得用上那个能力了,对于目前与野兽无异的它应该会有奇效。”

    说着,幽枫解开了自身属于妖怪的魅惑限制,不管是男妖还是女妖,妖怪好像就被贴上了魅惑的标签,靠魅惑影响猎物的心智,随后将其杀害。

    开了魅惑之后,恩奇都就像是被勾了魂一般,主动的跑向了幽枫,一下子就缠在了他的身上。

    “唔~这种感觉怎么像是在洗泥浴……有点舒服啊……”

    幽枫意外的觉得有些享受。

    “不过,正事还是要做,所谓的启发灵智,在这个世界里应该就是补魔吧,只要将魔力传递给它应该就行了。那么,你要多少就拿多少好了,最不缺的就是魔力了,链接根源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唔~有点舒服,躺下睡会儿吧,嗯,就……一会儿……”

    幽枫将体内的魔力不断释放出去,恩奇都也不客气的索取着。

    对吸收速度的恩奇都直接将幽枫用魔力构成的衣服全部吸收掉了,整个软泥躯体紧贴着幽枫的身躯,力求能够更快的获得魔力。

    于此同时,它的形象也在不断的改变着,她的泥土身躯化为了血肉躯体,面貌和幽枫有着八九分相似,一头翠绿色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脊背上。

    如果幽枫现在醒过来的话,估计会有些抓狂吧,撇开发色,这就是女版的自己啊!

    太阳和月亮轮转了七次之后,恩奇都的瞳孔中终于有了神采,她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想起了诸神交付给自己的使命,她要去规劝某个暴君。

    看了看自己身下还在酣睡的男人,恩奇都温柔的抚摸着幽枫的胸膛,用魔力变出一身白袍穿在身上,再变出一席白毯子裹在了幽枫身上。

    用公主抱的姿势将他抱在怀里,轻声道:“抱歉,作为一个女人,我无法给你想要的生活,我有自己必须去完成的使命。”

    “作为赋予我灵智的男人,我会把你送到附近的人家的,野外太危险了。”

    说着,恩奇都链接了脚下这片大地,朝着有人烟的方向飞速前进。

    不愧是诸神打造的最强神造兵装,不过十几分钟,恩奇都便来到了乌鲁克的边缘,将幽枫安置好之后。

    她把目光看向了远处那座宏伟的王宫,她所要寻找的家伙就在那里。

    恩奇都迈开了她的步伐,这次她没有像之前那样极速的赶路,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座王宫。

    她在积累自己的气势,通过幽枫魔力觉醒灵智的她,理论上从幽枫这里学到武艺的不比吉尔伽美什少,甚至更多。

    并且她明白,吉尔伽美什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到来,一定早就有了万全的对策。

    她自然不会直接闯进去。

    果然,当恩奇都走到一半的时候,吉尔伽美什的身影出现在了王宫的城墙上。

    他猩红的眼眸中带着审视的目光,注视着正向自己走来的绿发少女,身上的气势也在不断的拔高。

    显然,两人都清楚的感知到了,对方是自己必须用尽全力的存在。

    周围的民众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收拾一下便连忙远离了此地。

    三道白烟从他们的头顶划过,白烟划过的瞬间,也宣告着他们的战斗开始了!

    拳风呼啸,两人直接在半空中对了一拳。

    恩奇都身为神造的泥人,拥有能够随意改变自身数值的能力,比如将敏捷加持在筋力之上。

    于是乎,本来力量不相上下的两人,在这次的硬碰之下,吉尔伽美什直接飞了出去。

    不过,吉尔伽美什拥有着特殊的卸力技巧,这首次的碰撞,倒也是没有吃亏。

    不过他们很清楚,这不过是最初的试探,真正凶险的博弈还在后面。

    “有趣,你这杂种应该在老师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就由本王来看看你是否有此殊荣吧。”

    说着,吉尔伽美什便再次挥拳冲了上去。

    恩奇都毫不退避,直接迎了上去,和冲过来的吉尔伽美什再次碰撞在一起,无需思考,这具身躯便本能的使出各种招式。

    蹦,弹,抓,砍等各式手法从手上打出,招招都冲着吉尔伽美什的命门。

    手上虽然毫不留情,嘴边倒是一副轻松的样子,就好像现在是俩小孩打闹一般。

    “老师?那个男人竟然会被你这般高傲的王,尊敬为老师,他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吗?”

    恩奇都笑问道。

    砍,截,摆,砸等应对招式被吉尔伽美什游刃有余的使出来,将恩奇都的进攻全部拦截下来。

    “哈哈哈哈!有什么厉害的?杂种,得其恩惠尚且不自知,真是不知羞耻!”

    吉尔伽美什大笑道。

    恩奇都没有回应,她已经无暇回应吉尔伽美什这讽刺似的的话语,吉尔伽美什的攻势越来越刁钻刻薄了。

    她已经开始感到吃力了,毕竟说到底,这还是她的初战。

    即便继承了幽枫的部分武艺,但这里的幽枫毕竟用的不过是系统制订的身体,各种方面和本体都有着细微的差距。

    但如果只是面对吉尔伽美什之外的敌人,应该会格外的轻松,可她的第一个对手却是吉尔伽美什。

    她那继承幽枫的“半吊子”武技,对于吉尔伽美什这个经常挨打的家伙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虽然,恩奇都奇异的特性让她一开始占据了先手,但这点微弱的优势很快就被吉尔伽美什扳了回来。

    随着战斗愈演愈烈,早早听从王的旨意的乌鲁克民众躲在家中,听着打斗的声响不断远去。

    恩奇都是遵循着使命来规劝(物理)吉尔伽美什不要实行苛政的,自然不会希望打斗波及到乌鲁克的民众,而身为王的吉尔伽美什自不必多说。

    随着人烟的稀少,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的战斗也在逐步升级。

    恩奇都不在拘泥于人类的外貌,她的手中有数道锁链飞出,这些锁链让身为半神的吉尔伽美什本能的感到了危机。

    吉尔伽美什抄出鎏金色的斧子,大开大合的舞了上去,逼的恩奇都的锁链施展不开,无奈之下只得变幻出其他的兵器和吉尔伽美什战在一起。

    大地随着他们两个的激战变得千疮百孔起来,澎湃的魔力从两人身上爆发出了,尽情的肆虐着周围的一切,没有什么可以插足进他们两个的战斗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的分界线——————

    简陋的屋子里,幽枫有些难受的翻了个身,他下意识的拍了拍身下的床板。

    “啪”的声音想起。

    幽枫坐起了身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意识逐渐清醒,幽枫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

    啧,一不小心就会睡着,这具身体也需要冬眠吗?

    幽枫从硬板床上爬了下来,他之所以会醒,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床实在是睡得不舒服。

    刚下床,幽枫就是一个趔趄,连忙扶住床边,以防自己摔倒。

    怎么回事?这种虚弱感,是那家伙搞得?竟然还有妖力残留,啧,吸收的速度超过了我回复的速度太多了啊。

    竟然透过这个灵基,将本体那边的妖力也抽了一点过去,不然估计那家伙还不会满足吧。

    不过这样的话,吉尔伽美什应该会很麻烦吧。

    上好的料子,加上最好的模子,恩奇都是吗?真想快点见到你啊。

    “哐”的一声。

    房间的门被推了开来,一位白发老人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进来。

    看到幽枫从沉睡中醒来,他高兴地说道:“八云大祭司,真是神明闭眼,您终于醒了过来。”

    幽枫看着面前热情的老者,不好意思道:“老伯,我睡了这么久,肚子有些饿了,你这儿有吃的吗?”

    “嗨!是老头子我考虑不周,现在就去给大祭司准备食物,老头子我刚捕了几条肥美的大鱼,今天就让祭司大人尝尝鲜。”

    老者一听幽枫饿了,立即准备去杀鱼做饭。

    幽枫本来也打算等身体恢复之后再离开,吃顿饭的时间刚刚好。

    “老伯你年纪这么大了,身子骨还蛮硬朗的嘛,竟然能够捕鱼。”

    幽枫跟着老者走出房子,在外面的一块方石头上坐了下来,看着处理鱼的老者随口问道。

    “嘿,这得归功于大祭司您啊,我家孩子走的早,我原本也是带病之身,如果不是大祭司你,我早就饿死了。”

    老者回道,话里满是潇洒。

    幽枫一愣,立马歉意道:“抱歉,老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你的孩子在冥界一定会过得很好的。”

    老者点头笑道:“既然祭司大人都这么说了,那么他应该过得很好。好了,开始做饭。”

    老者便提着处理好的鱼走进了厨房,留幽枫独自坐在门外晒太阳。

    等饭的过程中,幽枫放松精神,没有刻意去恢复自己有些虚弱的灵基,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虽然是一副佛系的样子,但吃完饭也就恢复的差不多了,特意去修复可以,但没必要。

    就在幽枫愣神的这会儿,不远处出现了三个穿着黑袍的怪人。

    幽枫的眼睛眨了眨,看着这三个家伙走到了自己面前不远处。

    两男一女的组合。

    “嘿,美女,你知道乌鲁克城的方向在哪里吗?”

    其中一个俊逸的黑发男子轻佻地说道。

    “……首先,我不是女人,虽然长得比较瘦弱,另外,如果是旅行者的话,还是不要去乌鲁克比较好,那里的王可是喜怒无常的。”

    幽枫脸色难看的盯着那个男人,思索着要不要当场就弄死他。

    不过,考虑到这些家伙应该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下乐趣,那么……

    顶点

    

    http://www.yetianlian.com/yt21134/117859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