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炎黄峰的新“业务”

第一百二十六章 炎黄峰的新“业务”

    陈艳军妥协了,即便他不知道楚御要他干什么依旧还是妥协了。

    妥协的原因有很多。

    比如,炎蛇砂锅大的拳头,以及一脚能踹断他小弟的一条腿。

    比如,台阶上有一个十分英俊的外国人,也不知道是在给谁打电话说要生活费,然后急眼了拿水果刀捅了他自己一刀后,眉头都没皱一下。

    比如,刚刚来四合院的时候,一个异常漂亮的女人,带着一群荷枪实弹的光头大汉登上了一台越野车,一群人杀气腾腾,说是要除掉黑名单上的谁谁谁。

    在四合院里待了十分钟后,陈艳军磕头如捣蒜:“大哥们,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

    楚御哭笑不得:“什么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是找你帮个忙。”

    “没问题,您怎么说我怎么做,别说一个忙,一百个忙都行。”

    陈艳军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一来四合院后就知道这群人自己根本得罪不起。

    见到对方还“配合”,楚御也不愿意刁难他,递过去一支烟道:“那行,你配合就好,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陈艳军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估计也是吓坏了,话都不会说了。

    楚御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放心,我们不是什么好人。。。额不是,我们不是什么坏人,你把事办了,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就这么点事,你同意就行,回去吧。”

    陈艳军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四合院。

    见到事“搞定”,楚御坐在石凳上对炎蛇说道:“下一步,就看看炎黄峰的反应了。”

    炎蛇刚要点头,却突然感觉哪里不对,挠了挠头后突然说道:“那个...咱刚才和那小子说要办什么事了吗?”

    楚御愣住了啊,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靠,可不是怎么的,都没和陈艳军说让他干什么就把这家伙给放走了。

    刚才给这家伙绑回四合院的时候,和白月简单的聊了几句,一忙起来就忘了很多事。

    陈艳军这逗bī)也是...什么都不问就跑了。

    刚打完电话讹了德尼罗两千块钱的德库拉,在肚皮的伤口上贴了个创可贴后,微微抬了抬头,也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看那嘴型,应该是“俩傻X”三个字。

    炎蛇一脸幽怨的看了眼楚御,随即跑出了四合院追陈艳军去了。

    楚御无奈的耸了耸肩。

    黑名单的事,他已经交给公共事务安全局办了,白月牵头,现在数据库里寻找同名同姓的人,最后要进行交叉对比和搜集信息。

    拉拢圣徒秘社的事,由德尼罗在海外cāo)办和说服各个大佬以及长老议会成员,看看能能一起合伙和nh公司撕bī)。

    关于调查nh公司的事,德库

    拉的姘头洛佩兹在办,公共事务安全局远程协作。

    现在楚御把手头上所有的事都放下了,只专心想办法把秦悲歌救回来。

    而陈艳军控制的南门街,或者说是那些神棍,就是试探炎黄峰底线的第一步。

    ......

    楚御的猜测不错,与炎黄峰做了“约定”后,楚至道的确派了人监视楚御。

    只不过这些外门弟子并不是近距离监视,真正近距离监视的,是两名当代十二大弟子,寅虎和黄猪二人。

    此时寅虎和黄猪二人正在南门街不远处的一座面包车里。

    寅虎破口大骂:“楚御这孙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四合院外面这么多人保护他。”

    下山之后,二人直奔国都,然后准备在四合院附近找个地方,方便监视楚御。

    结果还没到四合院呢,直接被外围的冯家狗腿子们发现了。

    倒不是冯家狗腿子眼尖,而是四合院旁边但凡出现了陌生人他们都会查问一下。

    而且寅虎长得和四方形似的,又豹头环耳一脸恶相,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至于那黄猪,材魁梧的都能装下去两个寅虎了,这么一对组合突然出现在四合院附近,怎么能不让外人怀疑。

    寅虎以为被识破了份,随即大打出手。

    倒是给十多个冯家狗腿子给料到了,结果惊动了另一群人,也就是黄浩然的行动队成员。

    莫道擎怕nh公司继续对楚御下手,所以给黄浩然的行动队调到了四合院附近暗中保护。

    行动队可比冯家狗腿子专业的多,一看寅虎和黄猪这么强,杀伤武器都用上了。

    寅虎很能打,黄猪也是如此,可二人即便再能打,在武器的面前也吃了不小的亏,深怕把事搞大了所以直接跑了。

    两个人被狗撵似的跑出了三条街,然后又撬了一辆面包车,这才“甩”开了黄浩然的手下。

    开着一辆灰扑扑满是尘土的面包车,鼻青脸肿的寅虎不停的抱怨:“什么破车,除了喇叭不响哪里都响,还有,这才几点就到高峰期了,这要堵到什么时候才能开到外门弟子那。”

    之所以寅虎一肚子气,就是因为他刚偷完了车就被交警给罚了。

    面包车尾灯有一个不亮,罚了二百。

    要不是担心交警看出他驾照是假的,他都有心直接把破面包车送交警了。

    这尼玛叫什么事啊,偷个破面包车,没开十分钟还被罚了二百。

    黄猪坐在后排,嘴上叼着个夹馍瓮声瓮气的说道:“虎哥,书上说,你的这种况,叫,叫,叫路怒症。”

    寅虎回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种况叫磕巴,要是在世俗之中,别说找女朋友了,你连男朋友都找不到。”

    黄猪憨傻一笑,没

    吭声:“这,这车不,不好,坐的我不舒服,我想坐有空调的公交车。”

    寅虎懒得和他多说,越说越火大。

    “虎哥,之前我在,在山上听说,说那个叫楚御的,的人,是龙师兄的,的好朋友,咱,咱们监视他,他会不会找龙师兄打咱们的小报告啊。”黄猪的语气带着几丝畏惧:“我最怕,怕龙师兄了,到时候你要帮我,帮我顶着奥。”

    寅虎将车停在了旁边,微微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秦悲歌在世俗之中经历了什么事,也不知道门内为何要将尚在襁褓之中的炎蛇改立为首席大师兄。

    他只知道,这一切都和楚御有关。

    回头看向黄猪,寅虎突然神莫名的问道:“猪师弟,你觉得是世俗之中好,还是山里好?”

    “山里不。。。不好,大家都欺负我,也没有好吃的,山下好,有好吃的,谁欺负我,我就打谁。”黄猪一边说还一边挥舞了一下硕大的拳头。

    寅虎无奈道:“在山下也不能乱打人。”

    黄猪哦了一声,突然又问道:“虎哥,云长老之前不是说,说解决了这里的麻烦,许你去。。。去看你的爹娘,对,对吗。”

    “算了,不看了,上山学艺四十余载载,未曾与他们见过哪怕一面,当初可是说好了,上了炎黄峰,一辈子就是炎黄峰的人,再说见了又能怎么样,一为炎黄峰弟子,终生为炎黄峰弟子,又不能脱离炎黄峰去世俗混子。”

    “虎哥,那,那。。。你喜欢山下的生活吗?”

    “喜欢,怎么不喜欢,而且要是没上炎黄峰,我现在应该还是个富二代。”寅虎点燃一支烟,一脸浮夸的说道:“嘿嘿,我之前没和你说,我老爹现在可是个大导演。”

    “大导演?你的爹。。。爹,是,是是拍电影的么?”

    “是啊,专拍烂片的导演,要是没去山上学艺的话,我现在就是导演之子,妥妥的富二代。”寅虎眉飞色舞的继续说道:“那样我就可以不用工作,还能上网数落那帮买不起房的**丝,也能天天开跑车约啪,最后再去戒毒,上戒毒真人秀,和广大网友分享我戒毒的故事,还能够随意的评价别人骂别人,嘿嘿。”

    “然后再利用我在戒毒所里认识的人脉,也去当个导演,再拍出比我爹更烂的电影,赚很多很多钞票,哈哈哈哈,多爽。”

    黄猪撇了撇嘴:“书。。。书上说,这叫,这叫精神不正常。”

    “你懂个,你还是没事少看点书吧。”

    “哦。”黄猪挠了挠头又说道:“虎哥,其实,我,我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我老爹好像是当官的。”

    “当官的?”寅虎好奇心大起:“还是第一次听你说,你爸什么官?”

    “县。。。县长吧。”

    “县长?那也算是一方大员了,你上山的时候七岁,现在都过了二十多年了,没准你爹都混成更大的官了。”寅虎哈哈一笑问道:“知道是哪个省的县长吗。”

    黄猪憨笑着说道:“不。。。不知道是哪个省,光知道县名叫前列。”

    “前列?”寅虎总觉得这个名字哪里不对:“谁和你说的这事?”

    “前,前段时间和楚富贵长老去海,海外,他和我说的。说我老爹是前列县的县长。”

    寅虎满面无与:“这老混蛋忽悠你呢。”

    黄猪略感失望,不过随即又笑了起来:“楚。。。楚长老又不是只欺负过我,大。。。大家都被他欺负过,你,你也被欺负过。”

    被泼了凉水的寅虎一肚子气,刚要继续喷两句黄猪,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不知道电话里面讲的是什么,寅虎面色大变,猛的踩了一脚刹车破口大骂:“靠你大爷楚御,果然姓楚的没一个好东西。”

    “又咋了?”

    寅虎推开车门,直接跑到了远处的天桥上。

    到了天桥上,第一眼就看到一个打着瞌睡的老头坐在地上,旁边立着一个大白布,上面写了一排大红字。

    “专业抓鬼、算命、贴膜、刷大白,正宗炎黄峰子弟,传承千年手艺。”

    寅虎一脚给老头踹了个跟头,上前恶狠狠的抓住了对方的脖领子:“他妈的,你从哪听到炎黄峰这三个字的?”

    老头一脸懵bī):“你踹我了?”

    “废话,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信不信我今天把你从天桥上扔下去。”

    老头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脸上居然露出了十分兴奋的表。

    只见老头突然倒在了地上,然后开始抱着脑袋打滚。

    “诶呦打人啦,快来看,打人了,脑袋疼,脑瓜子嗡嗡疼。”

    见到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寅虎暗暗骂了句,推开人群跑下了天桥。

    回到车里寅虎叫骂不已,又把车开到了一个临近的夜市路口,下了车后,又见到了一个带着黑墨镜的“瞎子”在路口摆摊。

    “瞎子”旁边同样立着一个招牌。

    “正宗炎黄峰弟子,测字、起名、治疗鸡眼脚气不孕不育五折环切。”

    寅虎感觉自己快被气炸了,想了想,又回到了车上把车开到了河边的小广场。

    这次更夸张,广场的东南西北,每个角落一个,正好俩道士俩和尚。

    俩道士不停的在那吆喝什么炎黄峰周年庆大酬宾活动,首席大弟子做法表演飞针穿玻璃。

    俩和尚就更过分了,不但支起来俩大牌匾写着炎黄峰三个大字,其中一个还在地上摆了一大堆娃娃在那吆喝:“十块钱俩,十块钱俩啊,着啥给啥,有烟有酒有礼品啊,

    圈啊圈啊,十块钱俩。”

    另一个倒不是圈的,而是气.枪打气球。。。

    寅虎眼睛一黑差点没站稳,要不是小广场上人这么多,他恨不得生生活剐了这四个人。

    一个是巧合,两个是巧合,这都六个了,全都打着炎黄峰的旗号招摇撞骗。

    最可恶的是,要是都像天桥上那个人还行,问题是这都是什么玩意?

    炎黄峰什么时候还开展刷大白和治脚气以及圈环切等业务了?

    而且刚刚外门弟子给他打电话,说的是在国都发现了“大量”冒充炎黄峰弟子的神棍。

    这个“大量”俩字,耐人寻味。

    回到面包车上,寅虎用力的将车门关上。

    “咋了虎哥,谁来的电话啊。”

    “安插在国都的外门弟子。”寅虎破口大骂:“一定是那个叫楚御的家伙在搞事,别人,没这么大的胆子,亏他想的出来,这是真不要脸了。”

    “那现在怎么办?”

    “回去找他,打到他服!”

    黄猪倒吸了口凉气:“可是门。。。。门规。”

    “规什么规...”说到一半,寅虎突然愣住了。

    先不说门规不门规的,楚御居住那四合院,不亚于龙潭虎,自己和黄猪要闯进去的话,可能真的要废不少功夫。

    想了想,寅虎拿出了电话。

    

    http://www.yetianlian.com/yt21252/121362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