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都市极品医神 > 第七章 国医圣手

第七章 国医圣手

    “陈院长!”刘保全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连忙到老者旁边告状,“您终于来了!这里有一个臭小子,非要给王董的老爷子治病!他这样子,哪里会治什么病?!万一把人治死了,岂不是咱们医院来背这个锅?您快把他赶出去吧……”

    陈义真正是第一医院的院长,在衡州也是数一数二的圣手,主攻中医。

    他来这里,也是听闻王董的老爷子危在旦夕,所以过来看看。其实他来之前,王老的检查结果他便已经看了。明明检查结果没有找到堵塞的血管,却实实在在出现了心梗的症状,这情况陈义真也是第一次见。

    就算是他来这里,也根本没有把握能够救活王老,来这里,更多的也是给王城一个交代。

    得知孟川说自己能够救活王老,陈义真也颇感意外。看孟川手持毫针,明显用的也是中医疗法,但是中医不像西医,需要有多年经验才能将“望闻听切”四个字练习透彻,一般中医有成者,哪个不是五六十岁的老者,这个毛头小子能会中医?!

    不过,陈义真毕竟不像刘保全只考虑自己,如果这小子真的能救活王老,让他试一试又何妨?

    想到这里,陈义真沉声问道:“小友,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是这医院的院长,陈义真。王老先生的状况你都了解吗?”

    孟川点点头,道:“了解。”

    “那,你有几成把握把人救回来?”陈义真又问。

    孟川想也没有想,回道:“八成!?”

    “哦?!”陈义真一挑眉头,心说果然是个年轻人,竟然这般自傲?就算是自己出手,也不过两成把握救活王老,而这个年轻人竟然说有八成?!

    “既然如此,你就去救吧。不过咱们话先说在前面,王董也在这里,如果人你救不活,死了,责任可是也有你一份儿。”

    孟川点点头,道:“这个没问题。既然我说能救活,那就能救活!”

    陈义真笑笑,道:“那好,小友,就请你施针吧!”

    “院长,怎么能让他动手呢?他……”刘保全想在说话,却被陈义真摆摆手阻止了。

    孟川拿出四根针来,依旧是扎入魄户,神堂两处穴位上。四针扎完,王老的情况明显有所缓和,医疗器械的警报声也随之消失。

    “切,唬人的东西而已。心梗之症,只能支架,怎么可能用针灸的方式治好呢?”刘保全不屑的冷哼一声,但是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没有底。

    此时他只能希望孟川能够失手,医死王老,这么一来自己的面子保住了,自己也不用承担责任。

    不过他这话刚刚说完,便被陈义真皱眉骂了一句:“闭嘴!”

    因为陈义真看得出来,孟川施展针灸手法纯熟,没有几十年的苦练根本施展不出来,就算是他也就如此了。

    区区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医术?!

    此时,孟川已经又拿出了八根针,顺着之前封住的亮出穴位依次往下,风门、膈关……

    八根针,几乎同一时间被孟川刺下,不仅快,而且精准!

    在孟川眼中,王老体内的那股寒气已经被自己十二根针斩断,封存在特定的位置中,无法再流动。

    孟川暗暗掐了一个指决,体内的血气便汇聚在了自己的拇指和食指上。

    这个血气,也是接受完妖道医圣传承之后孟川体内所产生的东西,类似修法者体内的玄气。孟川头脑中有妖道医圣的传承,所以知道怎么去应用。

    孟川用这两只手指轻轻捻动着银针,血气顺着银针流入王老体内,将那股寒气依次驱散。

    “破!”最后,孟川轻喝一声,捻动着最后一根银针一弹,十二根银针同时颤动,将王老体内最后一点儿寒气也都祛除了。

    瞬间,在场的不少人觉得一股寒意袭来,打了个哆嗦。

    “好!”陈义真见孟川施针完毕,已经开始取针了,终于开口说道,“先是三闭九合针,最后再以颤针收尾。这两者针法,就算是中医大家,能掌握一种就不错了,而这位小神医年纪轻轻,竟然能同时掌握两种,真是难得!”

    孟川收完针,微微一笑,道:“哪里,在陈院长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这如果是雕虫小技,那当世谁还敢称自己是国医圣手?”陈义真笑笑,对孟川印象改观了不少。

    这年轻人不仅年纪轻,医术好,为人也并不像自己想的那般自傲,反倒是比一般的年轻人谦卑不少。刚才他说有八成把握,恐怕并不属实,对于王老的病,他应该是有十成把握才对。

    王城很是急躁,对孟川道:“孟神医,我父亲他……”

    孟川笑笑,道:“王董放心吧,您父亲没事,马上应该就醒了。”

    几乎是孟川话音刚落,王老的眼皮果然眨动了两下,然后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周围医生护士无不啧啧称奇,明明刚才王老都不行了,这年轻人给他扎了几针,人就好了,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而刘保全则是面如死灰。

    “我……我这是怎么了……孟神医?!”王老环顾四周,见到了孟川,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朗笑道,“看起来,今天孟神医应该是救了我两次了。”

    孟川笑笑,拱手道:“没有,是王老您自己吉人天相。”

    “什么吉人天相,”王老摆摆手,苦笑道,“都是孟神医医术好,才救回我的命。之前我这儿子多有得罪,还望孟神医多多见谅。”

    王城满脸愧疚,对孟川鞠了一躬,道:“多谢孟神医不计前嫌,救回我的父亲。”

    他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目光自然比一般人长远。他能看得出来,孟川虽然年轻,但是医术比之陈义真陈院长恐怕也不逞多让。这种人才,自己当然是要好好结交,这样哪天有个病有个灾,也算是多了一个护身符。

    孟川并未邀功,只是摆摆手道:“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http://www.yetianlian.com/yt23170/107026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