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都市极品医神 > 第一千零一章 同一种医术

第一千零一章 同一种医术

    见前哨战马上就要开始,宋达石依旧没有露面,叶元化用眼神示意自己的小徒弟,后者立马会意,轻咳一声后朗声问道:“今天的医术比试就要开始了,怎么不见寒国医圣宋达石先生露面呢?”

    “难道是因为害怕接受我师傅的挑战,所以躲起来了?”

    端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倪振怀听罢呵呵一笑,靠近了自己面前的话筒,声音清楚地回答:“我想你们应该是误会了点儿什么。”

    “我师傅今天确实没来,但不是因为害怕你们,仅仅是因为不想浪费时间而已。”

    “我师傅认为,单单凭我就可以打败你们了,他不需要过来。”

    “呵,真是说大话!”叶元化一直绷着的脸色立马拉了下来,重重一拍桌子:“我叶元化可是中医的泰斗级人物,派出你这么一个小徒弟就想打败我?真是笑话!”

    “宋达石没来分明就是害怕自己会输,所以特意推出你当挡箭牌而已。一会儿我打败了你,就要去挑战宋达石,他要是不能及时到场,那就算是你们寒医输了!”

    倪振怀倒是坦然,摊手点头道:“可以,我师傅今天不会来,你要是打败了我,大可以对外宣称他老人家是因为怕你才没过来的。”

    “前提是,你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叶元化没有搭话,铁青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其实这样也好,叶元化自信有七成把握可以击败宋达石,而现在对方派出了他的徒弟,自己则是有十成把握能赢。

    只要赢了,他宋达石就不战而败,这样自己就算是代表中医战胜的寒医,结果也是一样。

    到时候自己还能对外宣称宋达石不仅输了,更是畏惧自己不敢前来迎战,这可比光明正大的打败宋达石还要长脸。

    扬名立万就在今天哪!

    叶元化目光在观众席上扫了一圈就看到了孟川,他的眸子盯着孟川,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孟川对此也仅仅是一笑而过。

    “既然双方没有意见,那今天的中寒医术大赛就正式拉开帷幕。”

    “接下来由我来宣判双方的笔试内容。”

    负责主持比赛的主持人不失时宜地出现,开始为大家讲解今天比赛的内容。

    因为是中寒医术大赛的前哨战,所以今天的比赛规则基本上跟真正的比赛没有任何区别。

    比赛规则简单易懂,在现场有十对同样病症的病人,每次有主持人抽签抽到什么病症,这两位病人就走上前台,再由叶元化和倪振怀进一步抽签,看看到底哪位病人归谁。

    双方一同进行医治,在规定时间内,如果有一方治好另一方没有治好,则分出胜负。

    但是如果双方都治好了或者都束手无策,则算是战平,继续加赛。

    这样无论是病还是病人,都是由抽签决定的,所以还算公平。

    有些人虽然病症一样,但是年轻人肯定治疗起来要比老人更加方便,多少能占一些便宜,但这个便宜谁来占也是天注定的,谁运气差一点怪不得别人。

    这个规则双方肯定都没有什么意见。

    于是很快就有一位穿着简约服装的礼仪小姐端着一个透明玻璃箱子走上来,里面放满了红色小球。

    主持人手在里面翻搅一翻,然后随便拿起一个小球拧开,当众宣布第一轮笔试的题目,是三号病症——面瘫。

    听到这个题目,叶元化不禁抚摸着胡须笑了出来。

    面瘫之症说到底就是面部经络堵塞,这种病可能西医医治起来很棘手,但是中医采用针灸疗法当场就能见效。

    而叶元化身为叶天士的传人,一手针灸技法早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区区面瘫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在他对面的倪振怀依旧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叶元化更是有了自信,觉得在第一回合自己就能漂亮的赢下这位寒国医生的大弟子。

    两位病人一同从后台走了上来,一个是青年,一个是七八岁的孩子。

    两个人站在万众瞩目的台上都有些拘束和忸怩,攥着衣袖低着脑袋,恨不得能把脸埋在领子里。

    所有人隐约能看到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嘴朝一

    边倾斜,脸部肌肉非常僵硬,就连眼睛也有一个是斜的。

    孟川一眼就看得出来,其实这两个病人在治疗难度上并没有太大区别,青年虽然身体好一些,施针的力道可以加大,但是同时他的病症也要更严重一些。

    而那个孩子则是相反。

    看来这场比赛倒还算是公平,从规则上挑不出任何毛病。

    经过抽签,叶元化抽到了那个青年,而倪振怀则是为另一个孩子治疗。

    对于寒医孟川了解不多,但是随着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无论是倪振怀还是叶元化同时拿出了一个针袋,手捏银针开始为自己面前的患者扎针。

    两个人所扎的穴位和手法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让不少人看着有些懵,因为不是说中寒医术之战吗,怎么两边人所用的治疗方式感觉像是同一种医术?

    孟川也有一些愣神,他看得出来,倪振怀和叶元化所用的针法是都是葛式活络针。

    这葛式活络针可是十大名医之一的葛洪所创,有理有据,是最传统不过的中医医术,为什么倪振怀竟然施展出来呢?

    孟川疑惑地回头询问薛秘书,一旁的薛秘书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将自己原本平整的西裤都抓得满是皱褶,愤愤不平地说道:“这还不简单?分明是他们寒医剽窃了咱们中医的针法!”

    “有不少中医都说,宋达石的医术有八成都是中医技法,所以早就有不少人就怀疑他可能是学过中医,又或者是得到过什么中医失传的古书,所以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上次孙乾坤孙神医来的时候就说过,宋达石对中医的见解甚至在他之上,绝对对中医有非常深奥的研究。”

    “原来如此啊。”孟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葛式活络针确实出自中医,宋达石的大弟子倪振怀竟然能够施展得出,这确实是偷师的铁证无疑了。

    不过说来也真是有意思,宋达石偷师中医不承认也就算了,却反过头来以寒医的名号来抨击中医,世间最不要脸的行径也莫过于此了吧?

    

    http://www.yetianlian.com/yt23170/163469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