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修仙我有强化炉 > 第五十六章 宝来阁冲突

第五十六章 宝来阁冲突

    自创控虫诀的老人一生都没发现过奇虫,奇虫榜就无从谈起,陈朗也就无法得知毒虫到底是什么奇虫。

    “该起什么名字才好呢?”

    陈朗想了很多名字,又一一否决,最后觉得虚翼鬼虫这个名字勉强合了心意。虚翼是指毒虫肉眼难以发现的透明翅膀,鬼虫则是因为毒虫实在诡异的很,性凶戾,含剧毒,嗜血成性,犹如地狱爬出的恶鬼。

    陈朗将所有的饲虫丹都喂给了虚翼鬼虫,互相吞噬,产卵孵化,几天后,虚翼鬼虫的数量暴增,达到了上千之多,从灵兽袋内放出,铺天盖地,极其可怖。

    由于订下了血契,每一只虚翼鬼虫都与陈朗心意相通,纵然失血过多有些头晕目眩,但陈朗还是觉得很值,非常值!

    又歇息几日,陈朗才前往承平坊市,他不急于解决寒冰诀的隐患,在各个摊位仔仔细细寻找,总算发现了一些他能用得上的物品。

    逛到傍晚,陈朗返回洞府,他的洞府坐落在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之中,覆满各种树木。从竹林里砍来几棵竹子,剖开做成竹简,陈朗开始将寒冰诀的修行之法刻了上去。

    忙到深夜,寒冰诀复制了几十份,陈朗活动活动酸痛的手指,沉沉睡了去。待到翌日,施展遮天诀化身为一中年儒生的陈朗揣着满载寒冰诀的储物袋飞到承平坊市,他思索片刻,决定先去买上一件飞行法器,再去把寒冰诀分散出去。

    承平坊市来了也有几次了,但各商铺从没进去过,陈朗并不着急,倒背双手慢悠悠地在各家商铺闲逛。一来是想比较各家售卖的飞行法器优劣,二来是想看看有没有意外收获。

    商铺或简陋或精致,卖的东西都还算齐全,但陈朗想要的飞行法器却无几件,而且都是低中品阶。

    陈朗哪里看得上这种劣等品,他更没有买来强化的打算,强化失败太浪费灵石,不如用他用不到的法宝去换省事。

    坊市就这么大,各商铺都在相互竞争,气质不凡的陈朗早被人注意到了,见他始终没有买到称心如意的物品,各商铺掌柜都动起了心思。

    陈朗从一家商铺刚刚走出,便有一名满脸含笑的小厮将他请到了另一家商铺。可是,前来招呼的掌柜说干了口水却无一件买卖谈成。

    相同的情况不断重演,商铺的掌柜对陈朗有意见了,他们甚至怀疑陈朗是来故意消遣他们的。

    于是,没有被陈朗光顾的商铺吩咐下来,见到陈朗进门,不必理会,这人觉得无趣,自会离开。

    陈朗就发现自己到了一种极为尴尬的境地,他踏进一家商铺的店门,那本该热情如火的小厮全部漠然置之,不愿过来招呼。

    受到冷落的陈朗没了逛下去的心情,他径直走向修士进进出出的宝来阁,却被守门的两名炼气期小厮拦住了。

    “阁下请到别处去吧,宝来阁不是消遣解闷之所。”小厮冷眼相待,毫不掩饰内心的轻蔑。

    饶是陈朗有个好脾气,此时也不免怒气填胸。

    “放肆!!”

    强横的的气势将门外这两名炼气期小厮直接压跪在地,他们满脸不忿地缓缓起身,感受到的压力却陡然暴增数倍,口中鲜血狂喷,犹如死鱼瘫在地上。

    “住手!”

    坐在大厅喝茶的青衫中年人怒冲而来,眼中透着些许敌意,冷冷道:“阁下是想跟宝来阁作对吗?”

    陈朗袖袍一甩,手背在身上,同样冷声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此言一出,周围的旁观之人一片哗然,承平坊市的规矩就是宝来阁制定的,得罪宝来阁,将要承受数名筑基修士的怒火。

    “好胆!”

    青衫中年人勃然大怒,他手拍储物袋,一把烈焰熊熊的赤色飞刀向陈朗的面门激射而去。

    陈朗不屑地冷哼,“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一声霹雳炸响,一道电光瞬间将飞刀斩成两截,直奔青衫中年人的脖颈而去。

    “住手!道友请快快住手!!”

    雷霆飞轮陡然悬停在青衫中年人咽喉几寸处,锯齿般的利刃兀自旋转不停,发出一声声令人胆寒的震颤声。

    陈朗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名白袍老者飘然而至,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沉声道:“宝来阁与道友有何怨仇,道友要出手伤人?”

    陈朗面色阴沉地说道:“宝来阁的待客之道令我不喜,这两个小厮更是出言不逊,我出手惩戒,道友对我的做法有意见?”

    白袍老者下意识地看向青衫中年人,目中有询问之意。

    青衫中年人当即辩解道:“这人在各商铺闲逛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各店掌柜奉上灵茶,拿出数件飞行法器,说干了口水,此人却无半点购买的意愿。

    我料想此人是故意消遣我等解闷,不愿白费工夫,因此命小厮将其拦在门外。”

    “胡闹!”白袍老者怒斥,青衫中年人脖子一缩,不敢言语。

    “是我宝来阁招待不周,道友请见谅。”白袍老者深施一礼,表达内心的歉意。

    青衫中年人愤愤不平道:“掌柜,你为何要对他低声下气,他……”

    陈朗的眼神骤然狠厉,那仍悬停在青衫中年人脖颈处的电弧爆闪。

    鲜血喷射,旁观之人惊呼一片,青衫中年人手捂住被割开的喉咙,血却从他的指缝间迸流了出来。

    白袍老者骇然失色,他手指着陈朗,愤怒地浑身颤抖,“你……你竟敢……竟敢……”

    “口无遮拦!当真以为我怕你宝来阁不成?”陈朗面上凶光毕露,“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陈朗仅割开了青衫中年人的喉咙,修士不是凡人,此伤不至于送命。

    白袍老者取出一颗丹药塞进青衫中年人嘴里,又拿出一不知名的药膏涂抹在伤口上,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留下一条浅浅的伤痕。

    见青衫中年人性命无忧,白袍老者这才沉声道:“道友得给我一个解释。”

    陈朗不禁笑出声来,“你想要什么解释?”

    话毕,数件极品法器悬于陈朗头顶,还有一团巨大的紫红虫云。

    http://www.yetianlian.com/yt23601/108257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