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修仙我有强化炉 > 第八十一章 绝命剑君

第八十一章 绝命剑君

    “葛兄要紫晶虎妖丹是打算炼制玄天丹?”木易之略感诧异地问。

    玄天丹是一种较为邪性的丹药,服用后,在数月时间内,可以拥有此妖兽的部分修为,妖化后,能使人实力暴涨。

    “木兄已经猜出来了。”葛姓中年人笑了笑,说道,“在下困在凝液期太久了,服用再多的丹药都无用,想要更进一步,可能需要一个契机。”

    木易之目光闪烁一下,又问道:“葛兄的玄天丹就是为了这个契机准备的?”

    葛姓中年人微微颔首,随后,竟是布下了隔音结界,对身旁的四人道:“几位道友可还记得绝命剑君?”

    “绝命剑君?”几人心中一凛,绝命剑君的大名他们怎会不知?

    绝命剑君在数千年前横扫修真界,飞剑一出,无人敢撄其锋芒。可惜,他所处的时代不对,那时的修真大陆灵气稀薄,绝命剑君止于结丹期,无法更进一步,遗憾坐化。

    “在下意外得知了绝命剑君的洞府所在,决定浮空岛关闭后去瞧瞧,希望能找到突破瓶颈的办法。”葛姓中年人说完,大有深意的看着身旁四人。

    木易之诧异道:“难道葛兄想邀请我们一起去那洞府?”

    “不错,几位道友意下如何?”

    木易之奇怪道:“丹霞宗有无数的帮手,葛兄为什么……”

    葛姓中年人苦笑着打断道:“每年都有天赋异禀的弟子崛起,宗内的资源都被他们分去了,在下挂着长老的头衔,那是掌门觉得我为人稳重,而不是……”

    葛姓中年人的脸上浮现出悲哀之色,接着说道:“在下若是把绝命剑君的消息上报,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淘汰出局,洞府内就算有海量的宝物,都没有在下的份了。”

    木易之心有戚戚然,他在天机门的地位不也是如此?

    “葛兄,算我一个。”木易之眼神坚定地说。

    闻言,葛姓中年人与木易之默默对视,感动在心中流淌。

    “某倒是没有经历葛兄说的这些。”汪姓道士摸了一把大胡须,继续道,“算某一个,绝命剑君的洞府里有何宝物,某想去瞧瞧。”

    纪连海的脸紧绷了一下,他是个自负的人,但不得不说,他的处境也与葛姓中年人有点相似。

    “纪某愿陪汪兄走上一遭。”

    “几位道友都如此说了,妾身怎么能拒绝呢?”梅姓妇人嫣然一笑。

    “既然如此,等浮空岛关闭,把琐事处理完毕后,我等便去那绝命剑君的洞府走上一遭吧。”葛姓中年人散去隔音结界,看向场内对峙的两人。

    韩琢与阮淳交上手了,双方你来我往了三个回合,都没有全力出手,而是小小的试探。

    “啊呀!”梅姓妇人轻轻拍了一下额头,“妾身忘了下注了。”

    汪姓道人哈哈大笑道:“梅道友现在下注不迟,不知你打算下注在谁身上?

    毫无疑问,韩小子的实力远胜于那阮小子,梅道友可不要白白损失了身上的宝贝。”

    “闭上你的臭嘴!”纪连海与葛姓道士异口同声地说。

    葛姓道士忽然才想起,他跟汪姓道士之前的冲突,他暗道失策,怎么把这个臭牛鼻子邀请进来了?

    可汪姓道士确实有着一身不容忽视的实力,这本在他的计划之中……

    算了,这牛鼻子轻视丹霞宗,跟他有什么关系?

    日渐消磨之下,他对丹霞宗的归属感早越来越淡薄了。

    只是,还是有些不爽啊!

    梅姓妇人下注之后,场上的两人斗得更激烈了。

    韩琢未驱使任何法宝,浑身雷电缠绕,手指出,闪电便劈射而出。阮淳毫无还击之力地到处闪躲,一时间,碎石乱飞,地面千疮百孔。

    “诚哥哥,长老他们刚才在说什么绝命剑君的洞府。”胡小杏小声嘀咕。

    陈朗吃惊道:“你听见了?”

    胡小杏颇为得意地说:“那葛长老是布下了隔音结界,但以我的神识……嘻嘻……”

    “空灵之体果然可怕。”陈朗在心里说了一句,嘴上问道:“有没有说具体位置?”

    “那倒没有。”

    “哦……”陈朗谈不上多失望,这段时间他恶补了很多知识,绝命剑君他知道是谁,所有修士一致认为,如果绝命剑君生在这个时代,绝对能证道飞升。

    以他目前的修为,是无法染指绝命剑君的洞府的,就算知道位置,也不敢进,就算是实力最弱的葛姓中年人,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他。

    “把这事忘了吧,不要到处乱说,会招来杀身之祸的。”陈朗脸色严肃地提醒。

    胡小杏吐了吐舌头,娇声回道:“知道啦~”

    闲事暂且不提,再看陷入白热化战斗的两人。

    躲躲闪闪的阮淳终于抓住机会放出飞剑反击,阮淳知道,他不能给韩琢喘息的机会,否则,他又要陷入泥沼,被韩琢死死压制。

    韩琢念出晦涩难懂的咒语,释放出的电弧自行交织起来,形成了一张细密的白色电网,罩向飞剑。

    飞剑倒掠不及,陷入网中,似一条活鱼在网内剧烈挣扎,电网光芒急速闪烁,似乎下一刻,飞剑便要破网而出。

    韩琢告一声得罪,一道粗若手臂的白色电弧从他掌心射出,落在几乎就要破裂的电网上,霎时间,光芒大盛,电网破裂处瞬间修复回最初的样子,倒是那飞剑,越发萎靡起来。

    “纪兄,还要比下去吗?”汪姓道士一副骄傲的神情。

    纪连海的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既然是点到为止,就此结束吧。”

    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清楚。

    韩琢立即散去电网,垂手而立。

    “长老,我还有……”

    阮淳不忿地大叫,却被纪连海呵斥,“够了!!”

    阮淳咬了咬牙,回到了队伍中。

    “纪兄,某就却之不恭了。”汪姓道士笑嘻嘻地伸出手,嘴里叫着,“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啊……”

    纪连海抑制着内心的怒火将雷灵晶扔给汪姓道士,又给了木易之一件下品法宝,还送出了一个炼器材料给梅姓妇人。

    http://www.yetianlian.com/yt23601/108257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