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修仙我有强化炉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演武场的厮杀

第一百五十四章 演武场的厮杀

    “阮淳,三日后,我们再来比上一场如何?”

    闻言,阮淳神色一冷,叱道:“大胆!”

    “喻天高,你这小小筑基小辈,你就算不称我为前辈,也该称上一声师兄,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陈朗冷笑一声,释放出凝液初期才有的气势。

    感知到这股强大的气息,阮淳脸色顿时铁青,一字一顿道:“你突破凝液期了?”

    陈朗微微一笑,“多亏阮师兄的相助,我才能重新拾回信心。

    当然了,也要谢谢曲师姐,未来我若是成为内门弟子,甚至真传弟子,定不会忘记曲师姐的恩情。”

    曲珊珊顿时流露出尴尬的表情,眼神躲闪。

    “刚刚突破凝液期,便大言不惭,喻天高,你未免自信过了头!”阮淳面若寒霜地呵斥。

    “阮淳,你不要忘了,喻某乃是金灵之体。”陈朗站起身来,掷地有声地说道,“过去我之所以沉沦,是无法摆脱在浮空岛遇到的打击,险些死在你手上之后,我清醒了,我想明白了。

    我,喻天高,又活过来了!!”

    阮淳双目虚眯,杀机涌动。

    陈朗不甘示弱,与阮淳眼神交锋。

    视线碰撞,产生激烈的火花,阮淳突然笑了,指了指陈朗的鼻子,道:“三日后,我在演武场等你,这一次,你就没有那么大的好运气了。”

    陈朗同样笑了,反击道:“相同的话我奉还给你,败给你一次,我就不会败给你第二次!

    阮淳,你不要忘了,在紫阳剑派的时候,你在我面前有多么弱!”

    阮淳脸色阴晴不定,狠狠咬了咬牙,甩袖离开。

    曲珊珊深深看了陈朗一眼,见后者眼神冷漠,她美目之中闪过一丝诧异,“喻天高”每次见她,眼中都充满着爱慕,如今却……

    曲珊珊心里突然就有了些失落,不是因为失去了“喻天高”的爱慕,而是失去了那种能够玩弄他人的快感。

    ……

    “喻天高”要挑战阮淳的事情很快在天剑宗的外门弟子中传开了,“喻天高”的大名他们都有所耳闻,尤其几日前“喻天高”的惨事,他们津津乐道,但他们没有想到一点,还有更精彩的事情。

    “喻天高”要挑战阮淳一雪前耻,所有人都觉得是自不量力,毕竟几日前,“喻天高”近乎是被阮淳碾压惨败。

    当听到“喻天高”突破了凝液期,天剑宗的某些高层人物不禁把视线投了过来。“喻天高”乃是金灵之体,只要专心修炼,至少也是元婴期修士,毕竟他的修行天赋实在太强了。

    如果“喻天高”能经过此事洗心革面,那么,天剑宗是乐于将资源向“喻天高”稍稍倾斜的。

    在天剑宗,拥有金灵之体的弟子寥寥,也就二三十人,他们无一不是天骄之子。

    ……

    天刚刚破晓,陈朗便早早来到演武场,一副迫不及待要一雪前耻的模样。不久之后,杂役弟子、外门弟子陆陆续续来了,甚至还有三三两两的内门弟子前来观战。

    演武场由一道防御法阵笼罩着,此阵能够防御结丹后期修士的全盛一击。

    陈朗怀抱双臂,站在演武场的中央,默默等待阮淳赶来。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阮淳才姗姗来迟。

    他见到陈朗,嗤笑一声,走了过去。

    “喻天高,你就这么想死吗?”阮淳在陈朗身前五尺外站定,嘴角噙着一抹戏谑的笑容。

    陈朗哼了一声,不做理会。

    “既然你这么等不及,那我现在便送你上死路吧!”

    阮淳微张嘴,一抹紫芒在口中闪烁,危险的气息顿笼罩住了陈朗的身躯。

    大战一触即发,一道清瘦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俯瞰场内的两人。

    阮淳见到此人,大吃一惊,连忙跪倒在地,“拜见郑长老!”

    紧跟着,一众弟子都跪下行礼。

    郑固捋了捋乌黑长髯,淡淡说道:“你们尽管比试,不用在意我。”

    头深深垂下的阮淳目中充满煞意,郑固为什么会出现在演武场,他再清楚不过了,定是为了“喻天高”来的!

    仅仅是突破了凝液期,便有这般对待,凭什么?

    阮淳心里极其不忿,“我比喻天高差在哪里?金灵之体又如何?不是做了几十年的废物?”

    阮淳咆哮一声,紫霞剑从口中暴射而出,一闪间,出现在陈朗眉心,却悬停住了。

    陈朗释放出的护体剑罡挡住了此剑,紫霞剑陷入极其凝实的剑罡中,难以刺破。

    阮淳脸色变了又变,刚刚突破凝液期,“喻天高”就有这种实力了吗?

    他难以接受。

    陈朗手拍储物袋,放出一口寒霜剑,此剑乃是他从路星河的储物袋里的找到的,能够释放出极其冰冷的寒气。寒霜剑是天剑宗弟子入门后,宗门赐下的入门法器,喻天高也有一口这样的飞剑,所以陈朗驱使此剑,不会有什么后果。

    在进天剑宗之前,他早将自己的储物袋,灵兽袋,以及先天灵宝养剑葫藏进了怀中,目前能动用的只有一口寒霜剑。

    雪花飘散,寒霜剑带着压迫性的风声袭向阮淳。凌天剑典是由天剑剑经强化而出,溯流追源,同属一脉,因此,陈朗施展此功法,并没有人表现出丝毫异样。

    郑固则目露赞赏之色,以他的境界,能够感知到陈朗的剑意远比阮淳雄浑,这不奇怪,金灵之体本就在剑道一途上有着难以逾越的优势。

    日光落在雪白的寒霜剑,折射出璀璨的光彩,见到陈朗这瑰丽的一剑,阮淳脸色更加铁青。

    他化作一道剑光从寒霜剑下消失,再出现时,竟已转移到了陈朗的身后,他操控紫霞剑的同时,一心二用,祭出一口青色飞剑,直刺陈朗的后心。

    陈朗依然以护体剑罡硬抗,寒霜剑正与紫霞剑缠斗,无法脱身去拦青色飞剑。

    郑固缓缓捋须,在他看来,陈朗必败无疑,没有修炼过什么法术神通,只有一门功法,还有一口入门法器,是无法战胜在凝液初期巩固多年的阮淳的。

    顶点

    

    http://www.yetianlian.com/yt23601/110923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