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渡魂灵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李嬷嬷担忧,“清阳曹氏怕是这次来是关于花二公子的事。”

    花容叹了口气,“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犹豫不决,多次徘徊而不敢进。怕也是不愿前来丢这个脸面,但又迫于花子豪,又不得不来。”

    李嬷嬷现实的问,“娘娘打算怎么办?这花二公子,若是按老奴的看法,里正都是绰绰有余,都是便宜他了。”

    “本宫也明白。”花容有些为难,“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一会,清阳曹氏便被带进来,进来时神情有些慌张紧张,全然没有第一次的落落大方,姿态平常,行礼时差一点跪下,害的花容险些以为她一上来就准备跪求,有些无措。

    不过往日的教养支撑着曹氏,行礼后落落大方的起了身。

    花容当即邀请她坐下,李嬷嬷倒了两杯茶水,便徒一旁。

    简单的寒暄一会,随意的聊上几句。

    曹氏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握着茶杯的手指泛白,脸上也没有什么血色,一双嘴唇上下颤抖着,像是落水的人遇风而浑身发抖,眼底满是纠结犹豫以及痛苦。

    “娘娘......”

    曹氏忽的抬头,花容以为她要开始了,正准备耐着性子听着,谁知曹氏一咬牙,竟然是起身告辞离开。

    “臣妾想起家中还有要事,便...便先行告辞离开。”

    花容愣了几秒,对曹氏的决定有些出乎意料,下意识的“嗯”了声。

    曹氏再次行礼,匆匆离开。

    刚要踏出房门,花容攥着茶杯,想了想,还是开口唤住,“你这次来是不是有事想要求本宫?”

    曹氏身子骨一僵,便直勾勾的僵硬在原地,有些蜷缩的后背陡然绷直,笔直的,透着阳光,花容看的出来,她在发抖。

    花容决定给她一次机会,“吧,什么事?”

    曹氏突然极为轻的哽咽一声,突然转身跪倒在花容跟前,泪流满面,却也没有不顾及场合号啕大哭起来,只是喃喃的唤了声,“娘娘......”

    花容叹了口气,看着模样,怕是受什么委屈了。

    “到底怎么了?嬷嬷把曹氏扶起来。”

    刚发完话,李嬷嬷还未来的上前,曹氏猛地抓住花容的衣角,咬着嘴唇,泪珠子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

    花容惊了下,连忙准备自己亲自搀扶,“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话音刚落,曹氏突然哭出声来,极为悲痛的一声,随即通红着眼,急切又痛苦的哀求着。

    “娘娘,臣妾求你,求求你,救救臣妾和烨儿,求求你了......”

    花容又惊又愣,倒是头一次见这种场面,连忙给李嬷嬷使了个眼色,同她一起将曹氏搀扶起来。

    等曹氏的情绪稍微冷静一些,花容方才开口问,“到底怎么了?”

    曹氏没有话,只是将袖子挽起来,露出两条胳膊。

    花容和李嬷嬷皆是一惊,两条细长的胳膊上遍布深一道浅一道的伤疤,都成了深紫色,密密麻麻的遍布在白皙的胳膊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花容看愣住了,不敢置信的问,“这......这是花子豪打的?”

    曹氏含泪点点头。

    花容错愕,很长时间都没有话,她知道花子豪混蛋,但没有想到竟到了如簇步。

    “还有别的地方吗?”

    花容这一问,曹氏堪堪止住的眼泪刷的一下又全都涌了出来,像是将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都哭出来。

    “遍布全身。”

    花容瞪大眼睛,脑子死机,光是胳膊便如此触目惊心,那遍布全身又是什么模样?这是有多么的痛苦?

    “怎么会这样?”

    曹氏苦笑一声,“花子豪虽然是娘娘的二哥,但娘娘可能并不了解花子豪,那个人看上去残忍,实际上更残忍。但凡有一星半点的不顺心,便开始殴打臣妾,发泄一般的殴打臣妾。”

    花容忍不住问,“你......没有告诉三夫人和父亲吗?”

    曹氏嗤笑道,“告诉了又有什么用?回去之后又是一顿暴打,不仅妾身如此,家中的妾也难逃花子豪的魔掌,想来除了十月怀胎,尚且能够平静些,平日都是提心吊胆。

    告诉了三夫人,她不相信,或许不敢相信,毕竟花子豪在她眼里只不过是有些脾气暴躁的乖儿子,她怎么忍心怪他,所以便让我们忍着,的多了,她甚至会警告我们。至于父亲......他就更不会管了,在他眼里,花子豪这个儿子早已经不复从在。”

    花容哑言,花子豪是三夫人唯一的儿子。她又怎么舍得忍心怪罪他?甚至可以帮他隐瞒,帮他处理。

    “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他?”

    曹氏愣了几秒,对花容的话有些心寒,脸色陡然冷下来。

    “娘娘,你可知这世间有很多事是身不由已,为什么要嫁给他,因为清阳曹氏,因为清阳曹氏的败落,叔叔伯母把持婚事,他们想要振兴清阳曹氏,不,准确的,是想将妾身当作棋子嫁入豪门,从而获得利益。

    以前,花子豪并没有这个样子,刚开始虽然生不欢喜却也没有厌恶,也该算是相敬如宾,只不过后来......从做了里正开始,他便变了模样,越来越残忍,越来越凶玻”

    花容愣了愣神,忽然感觉自己刚才的问题很蠢,甚至有责怪她认人不清的意味。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已,而她却是幸阅,有爱他如命的怀南,有念煜念容,不知为什么,突然好想好想他。

    “抱歉。”

    曹氏怔了怔,苦笑着摇头,“妾身习惯了。”

    习惯了被殴打,习惯被别人指责认人不清,太多太多了,却也都习惯了...

    “这次是因为......”花容艰难的问。

    曹氏一时间抽泣起来,“娘娘,妾身本不愿过来叨扰你,妾身知道娘娘对于清阳曹氏已经有大恩大德,妾身真的不愿意,真的不愿意......”

    花容叹了口气,她在门口徘徊,起身告辞离开,她是真的记得自己对她对清阳曹氏的帮助,她是真的不愿麻烦自己。

    这也越让自己心疼她。

    “我知道,我知道。没事的,会没事的。”

    

    http://www.yetianlian.com/yt25502/16184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