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稳住别浪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说不过去吧】

第四百五十一章 【说不过去吧】

    第四百五十一章【说不过去吧】

    郭老板正要往窗台边走,就听见四小姐低喝一声:“当家的!”

    扭头一看,就看见靠在床上的四个妹子已经翻身爬了起来。

    小雨姑娘的神色倒是还算镇定。

    但李颖婉妮薇儿和西城薰三个妹子的反应就不对头了。

    李颖婉直接尖叫了一声,双腿拼命踢了几下,险些就把小雨姑娘直接踢下床了。

    而妮薇儿则是立刻往旁边一滚,抄起床头柜上的台灯就当作武器拿在手里,飞快的叫道:“你们……”

    还没说完, 西城薰已经飞身跳了起来!

    西城薰的反应很快速也很直接——剑道小煞星眼神扫过屋子里的人后,飞快的在心中判断了敌我!

    张林生磊哥是认识的自己人!

    而房子里的陌生人,对西城薰来说就只有郭老板和四小姐了!

    而且……这两人看着好像都很厉害的样子。

    西城薰把攻击的目标放在了郭老板身上。

    没办法,四小姐看起来好像很强的样子。

    光从外貌看起来,四小姐毫无疑问是最有震慑力的一个。

    这根本就不是单防奥尼尔的问题好吗!

    这家伙看起来能单手打死奥尼尔!!

    空着的那只手还能再掐死一个泰森!!

    ·

    第一时间判定敌我。

    第二时间选择攻击目标——选一个看起来相对较弱的。

    这就是西城薰的反应!

    凌空跳起来的时候,西城薰已经飞速踢了两脚, 脚尖的目标直奔郭老板的咽喉而来!

    郭老板立刻抬手挡了两下,拍开西城薰的脚尖后,西城薰已经借力飞身弹了回去,身子贴在墙壁上,犹如一个壁虎一样缩在墙角,刷的一下,小太刀出鞘!

    “等一下!”郭老板赶紧叫了一声,然后飞快的摊开双手,表示出没有敌意的姿态。

    没办法,不是怕,当然也更不是打不过。

    郭老板现在的实力好歹也是破坏者级别了,真打起来,西城薰还真不是对手。

    但……自己人嘛,打个毛啊!

    西城薰战斗经验还算不少,对方的言语干扰她根本没往心里去,而是直接刀尖指着郭老板就扎了过来!

    不是西城薰莽撞——任凭谁半夜三更原本正在跟两个同伴聊着天说着话, 忽然一转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

    换你你也会有应激反应。

    “陈诺是我朋友!”

    刀锋几乎都要眼前了,郭老板也没有还手, 而是侧身让开,飞快的喊了出来。

    刷!

    刀锋停顿在了半空。

    西城薰落在地上,脚尖点地,身子还维持着俯冲的姿态,却强行停住了,抬头看郭老板。

    “陈诺?”

    “废话!”郭老板一脑子浆糊——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

    刚才在那个空间里大家还是同伴,怎么一出来就喊打喊杀了。

    四小姐已经攥着拳头和自家老公站在了一起,怒道:“小丫头!对自己人动手干什么!我们当家的可不是怕了你!要打的话我们单挑!”

    西城薰眼光闪烁了几下,退后半步收回了刀,只是刀没有回鞘,而是倒握着,冷冷道:“你们都是什么人!”

    “丫头!别动手,哎呀!”磊哥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赶紧跳过来拦在中间。

    磊哥在西城薰这里还是信誉度满值的——这是陈诺都能托付家人的最信任的兄弟了。

    西城薰深吸了口气:“磊哥……这是,什么情况?”

    旁边李颖婉已经缩到了床脚,而手里攥着台灯的妮薇儿沉吟了一下,缓缓道:“如果这是绑架的话……我先说好,只要不做过激的事情,条件都可以谈!”

    “别!不是绑架!”磊哥一脑门子汗,扭头看妮薇儿:“你!把手里的台灯放下!”

    “对!放下吧!”朱大志过来把小雨搀扶起来,不爽的看了李颖婉一眼:“瞎了啊你!乱踢什么踢!”

    然后赶紧就伸手去摸自己女朋友的腿:“踢疼了没?”

    小雨摇头:“没事,其实没踢到我。”

    “一个个都很特么疯了是的。”朱大志不爽的看了李颖婉一眼:“别叫了!起来说话!”

    张林生过来压住了朱大志的肩膀,摇头道:“我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行了,大家都别乱!现在听我说话!”

    张林生指着西城薰,然后指了指妮薇儿和李颖婉,大声道:“你们都认识我对吧!还有磊哥,还有大志!

    你们就算不信别人,但至少信得过我们三个吧?

    还有,这位是郭老板,还有郭家嫂子!都是自己人!

    我知道你们现在很乱……但事情有点复杂,现在不是啰嗦解释的时候,总之我们是自己人,不会害你们的!

    今晚出了些意外,和陈诺有关系,之前有个强敌要对付陈诺,所以抓了我们,陈诺想了办法把我们先救出来的……

    而现在陈诺还没脱险!”

    果然,张林生加磊哥加朱大志,终于让三个妹子都安静了下来。

    西城薰也好,李颖婉和妮薇儿也好,别人不信,但是陈诺身边关系最近的人总还是信的。

    磊哥是陈诺的心腹,张林生和朱大志那是同门师兄弟。

    李颖婉也冷静了一点,飞快道:“陈诺……没脱险?陈诺到底怎么了?”

    “不是解释的时候!”张林生摇头。

    他其实是在场的人里,隐约能猜到一些事实的人!

    毕竟,在那个世界里,他还和李颖婉动手打了一场的。

    (看着是同一个人,但灵魂显然是不同的!)

    “不行!你先说,陈诺现在怎么了?”西城薰断然喝道。

    妮薇儿也冷着脸:“陈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好了!!”朱大志不爽的叫道:“吵吵!吵吵!吵吵!就特么的吵吵!!都听我林生师兄的!”

    大志拉着小雨站起来到了边上,然后对张林生道:“师兄啊,你来控场,谁不听话我帮你骂人!

    都这种时候了,还叽叽喳喳的。”

    “丫头,我们不是敌人,今晚我们其实是一起共同经历了一点事情。”郭老板皱眉:“现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然后大家路上说吧。”

    讲完了之后,郭老板拉着四小姐就当先往这个房间的门口走去,四小姐还不爽的蹬了西城薰一眼。

    两个陌生人当先离开,房间里就剩下了熟悉的人,倒是让西城薰等人彻底的信了。

    “她们到底是怎么了?刚才还大家一伙儿的,怎么一回来就发疯了?”朱大志皱眉对张林生嘀咕。

    “好了,你也别说话了。”小雨在旁边用力拉了朱大志一下,然后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三个妹子。

    磊哥过来把李颖婉拉了起来,摇头道:“走吧!我们路上说。”

    张林生皱眉看着房间里晕倒的那个胖子:“这个家伙怎么办?”

    磊哥想了想,然后让朱大志把这个胖子搀扶了起来,摆回到了电脑前的椅子上,摆出了一个趴在桌上睡着的姿势。

    然后,又把房间里收拾了一边,床上地上弄乱的地方都归置整齐了,这才拍拍手。

    “行了!毕竟就是个普通人,醒来后,没准以为自己就做了场梦。

    走吧,别碰家里的东西,别留下痕迹。”

    ·

    一行人出了这个504的房门,都出来后,下楼,站在小区的空地上,大家这才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现在就不要着急,陈诺交代了,不让我们去找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陈诺明确是这么叮嘱的,显然他肯定有他的计划,我们就别乱来,不然的话,说不定反而会坏事儿!懂了么?”

    磊哥走在最后面,对三个妹子低声交代。

    其实心中也古怪——这三个妹子,就好像失忆了一样,把今晚在“里面的世界”的那段记忆,好像都忘记了?

    一出来就忘记了?

    三个妹子其实此刻心情是最复杂的——因为大家好像一起经历了什么,而且大家都知道和记得。

    唯独自己这里三个人,却全然忘光了!

    西城薰算是心理承受能力最强的,此刻压住了情绪缓缓道:“磊哥,我们不会乱来……但是,你能不能把今晚的事情,经过……详细的和我说说?”

    磊哥愣了一下,不过张林生却盯着西城薰看了一眼,然后目光扫过李颖婉。

    “还是我来说吧。”张林生轻轻叹了口气。

    ·

    本来想拦一辆出租车的,但是人实在太多了,所以大家干脆就在路边等着——妮薇儿打电话,让人开了一辆小巴来……

    教育公司有车,虽然大半夜的让人开车来肯定会被公司的司机心中痛骂。

    但……谁让妮薇儿是股东呢。顺带的,还让人带了一个手机过来。

    四十分钟后,车开到了。

    妮薇儿直接让司机把车留下,打车回去。

    然后,郭老板主动担任了司机的角色,大家一起上了这辆小巴。

    路上的时候,张林生就和三个妹子坐在最后一排。

    而磊哥,则趁机打了个电话。

    “……啊,可可啊,没事儿没事儿,这不,你磊哥今晚结婚么,害……你爸爸今天来了,你今天不是没来么……嗯嗯,我知道,我明白,你也为难……

    好了丫头,没别的事儿,磊哥就是打个电话来,感谢你一下。别的没事儿……嗯嗯……”

    一分钟后,磊哥放下电话,对张林生做了个手势:孙可可那边没事儿。

    张林生点了点头。

    随后磊哥又打了个电话回家给朱晓娟。

    这个电话就麻烦了……

    朱晓娟那头已经快急疯了好不好!!

    这大半夜的,睡醒了发现,自家新婚老公人忽然没了!!上哪儿说理去?

    要说逃婚吧……

    不至于的啊!

    自己是哪儿委屈了这个光头磊了?!

    再说了,要逃婚也在结婚前逃啊!哪有婚礼办完了,洞房花烛夜里跑掉的?

    磊哥这边着急忙慌的扯了个谎,说是张林生那边出了点事儿,自己赶紧过来帮忙什么的。

    然后把电话拿给了张林生,张林生这边支支吾吾的找了个借口,就说这边闹完洞房,一些朋友拉着出去喝酒,然后有人喝多了闹了点麻烦出来……

    张林生不擅长撒谎,不过幸好,张林生在朱晓娟那里信用还是很好的。

    再加上,旁边朱大志也帮忙搭腔了两句。

    朱晓娟虽然一肚子恼火,但总算是是放下心来了。

    张林生在,自己的亲弟弟也在。

    那就没出什么不好的事儿,至少是放心的。

    虽然新郎官新婚之夜,大半夜的没叫醒自己,自己跑出去了,这事儿说起来么,怎么想怎么操蛋。

    但……没出事儿就好。

    至于其他的,等回来再收拾!

    而且……

    这里让众人松了口气的是……

    看了看时间,距离自己莫名其妙从这个世界上被带走……

    好像过去也没多久,最多也就是个十几二十分钟的样子。

    磊哥打完了电话,张林生就把电话拿了过来。

    打给夏夏啊!!

    大晚上的,睡前还跟自己男朋友来了一场爱的鼓掌,感情好的蜜里调油。

    结果半夜醒来,人没了?

    夏夏当时先找了一圈,然后发现张林生手机就在家里,外套也没穿。

    就觉得不对,她第一个打了陈诺的电话。

    然后打了朱大志的电话。

    都没人接。

    想了想,其实没好意思打磊哥的电话——人家今晚洞房花烛夜。

    夏夏还下楼找了一圈……

    她心中还猜想,是不是张林生想起店里有啥事儿,比如说没关灯或者没拉电闸什么的,就下楼去看一眼。

    反正距离很近。

    夏夏下楼去车行转了一圈没找到人,心中才真的着急了。

    正想着是给磊哥打一个问问,还是直接报警……

    张林生这边电话打回来了。

    一听是张林生的声音,夏夏的心就放回肚子里了,然后就是气不打一出来!

    夏夏和朱晓娟那是两个风格。

    朱晓娟就是个普通的女孩。

    夏夏……那是茶艺大宗师啊!

    虽然心里气坏了也急坏了,这会儿电话听见声音,夏夏才深吸了口气,用冷静的语气问道:“张林生,大半夜的你是跑出去偷谁家的狗了?是自家的花不香,还是老娘在床上的花样不能满足你了?”

    张林生吞了口吐沫,然后深吸了口气:“出了点急事,我赶着出来没叫醒你。”

    “哦,什么事儿能急成这样?什么事儿你不能叫醒我,跟我说一声?!”

    张林生深吸了口气。

    唉,这编故事怎么这么难呢?

    你说陈诺每次忽悠人的时候怎么就那么轻松……欸?

    对了!

    陈诺要是在的话,他会怎么编?

    张林生倒是很稳,眼神飞快的在磊哥和朱大志身上扫了一眼。

    浩南哥深吸口气,稳稳道:“那个……大志出了点事儿。晚上闹完洞房后,他不是带着女朋友走了么。”

    “嗯,然后呢。”夏夏那头冷冷的问道。

    对啊……然后呢?

    张林生面色不变——一想起陈小狗,忽然思路就打开了有没有!

    “然后,朱大志今晚带着女朋友去酒店开了个房了。结果正赶上警方大检查,让人家当成那个什么给抓起来了。

    你知道的,朱大志那个嘴巴,没事儿都能给人说成有事儿,他不会说话,三言两语就跟人家警察吵吵起来了。

    小雨又是个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也傻了。

    然后大志就给我打了电话,我这不就赶紧过来,帮忙跟人家警察解释清楚。

    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我就没跟你说,直接先过来了。”

    电话那头,夏夏捏着手机,傻了!

    不光夏夏,磊哥也傻了啊!

    朱大志在旁边瞪眼就要骂人有没有!

    卧槽!

    你怎么血口喷人!污人清白啊!

    什么叫老子让警察当成那个什么给抓了?!

    不是……

    我和女朋友开那个房,你咋知道的?!

    “夏夏姐!你别听他胡说!我什么都没干啊!!什么都没……”

    朱大志才叫了一句,张林生立刻一巴掌把朱大志打翻,然后捂住了嘴巴,另外一只手捏着手机:“那个什么,等我回去再跟你细说吧。”

    电话那头,夏夏听见了朱大志的叫嚷,却反而就信了啊!

    终究是人没丢,而且也算是事出有因。

    那就回来再说吧。

    “那你……和警察好好说好好解释,你也是个急性子,别跟警察吵吵。实在不行我们找找人,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别把小事儿弄大了。”

    “行,我知道了,可能还要点时间,你先睡吧。”

    张林生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朱大志在旁边气的直翻眼珠子:“师兄!卧槽!我今天才发现,你和陈诺一样不是好东西啊!”

    张林生压根没搭理朱大志,而是沉吟一下,问磊哥:“磊哥,嫂子和夏夏之间没电话吧?”

    “好像没有,她们平时没走动过,这次当伴娘也是凑热闹,平时没啥交情。”

    “行,那就不能穿帮,回头回去说话的时候小心点。”

    张林生想了想,又拿着手机,给陈诺的号码发了个短信。

    “我们都回来了,在一起,你那边没事了,用这个号码联系一下。”

    做完了这些,张林生心中的一口气才放下,长叹了一声,把手机给了磊哥。

    “磊哥,你说陈诺那个家伙成天忽悠人,他不累么?我就这么一会儿,就心累的不行了。”

    ·

    西德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扭头看向一个方向。

    灰猫也一个激灵跳起来。

    “回来了。”西德摇头,看了灰猫一眼:“我过去了,你呢?要去看看热闹么?”

    灰猫一缩脖子:“你们多半要打一场,我可没兴趣看你揍那个家伙。今晚我已经看了一场种子揍种子了,够了。”

    “好,那么有机会再见吧。”西德微笑摆了摆手,然后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

    ·

    陈家住宅楼的楼顶天才。

    陈诺和第四种子的身影同时闪现后,陈诺立刻退开两步,扭头看着周围。

    是自家楼顶。

    是金陵城。

    周围远处的楼宇亮着灯……

    是真实世界没错!

    然后,再一扭头,陈诺就看见了闪现在自己身边的西德!

    西德目光扫过陈诺,确定了陈诺无恙,然后点了点头:“回来了?”

    陈诺苦笑:“回来了。”

    西德点了点头:“那就不聊了,我处理点事情。”

    “呃……”

    西德却已经直接看着第四种子:“好久没见了。“

    第四种子摇头:“确实很久了。”

    西德点了点头:“选个地方吧,这里不方便,东南八公里外有座山,周围都是荒地,可以施展的开。”

    第四种子笑了:“真的要动手么?”

    西德淡淡道:“那只章鱼刚被我弄残了一个肉身,你们既然做出这种事情来,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

    第四种子沉默了一下,然后摇头:“不是怕你,而是今晚我不想打了。如果你想打的话,你去冰岛找我吧。”

    西德皱眉,盯着第四种子:“你不想,就可以不打么?”

    “严格来说,我没做出任何违规的事情。”第四种子淡淡道:“你的选中者就站在这里,一根手指都没少。所以,我没有对你的选中者下手。”

    “但你带走了他。”西德摇头:“这个举动怎么都不能说什么都没做吧。”

    第四种子笑了,看着西德,缓缓问道:“那么……我的选中者呢?”

    西德一愣。

    第四种子笑道:“我的选中者,鹿细细。就在楼下房间里,对吧?这么久的时间以来,你的选中者带走了我的选中者。

    严格来说,算不算你对我的选中者间接出手了?”

    西德点头:“虽然这么说有点牵强,但选中者做的事情,我知情。所以,也算是我做了吧。”

    说着,西德却反而笑道:“所以,你也可以对我出手的。就像我现在很想揍你一顿一样。”

    第四种子深吸了口气:“你觉得你是最强的一个,所以想揍谁揍谁对么?你可以不发起无限格杀模式,但是却可以任意的压制我们?”

    西德想了想,然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对,你说的没错,就是这样的。”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最强,所以我想怎么揍你就怎么揍你。想怎么揍那只章鱼也可以揍它。

    要么你不爽,和我拼命,发起无限格杀模式,然后拼掉你的命,你死,可以让我吃点苦头。

    如果你不打算牺牲自己成全那只章鱼的话……

    你挨揍,就只能忍着。

    事实,就是这么简单啊。”

    顿了顿,西德冷冷道:“何况,这次还是你们自己主动惹上我的。我若是不让你们付出点代家,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http://www.yetianlian.com/yt34564/294488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