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稳住别浪 > 第四百六十章 【团建2.0】

第四百六十章 【团建2.0】

    第四百六十章【团建2.0】

    按照陈诺对李青山的了解,这个老小子平时要么在遮风堂,要么就在他的那个当坐大本营的温泉馆。一般情况下,多半是后者。

    陈诺没有去遮风堂,而是直接跑去了温泉馆里。

    温泉馆这个地方陈诺自然是熟悉得很,当初他和李青山关系比较良好的时候,刚好赶上陈阎罗的精神意识空间破碎,在这里住着疗养了好久。

    里面的一号别墅,原本是李青山自己的自留地,给陈诺占据住了好些日子。

    陈诺抵达温泉馆的时候,直接走进大门,门口的安保人员还认得这位小爷——也就没过去多久啊,也就一年的时间,当初这位爷在这里就跟自己家是的,自家老板李堂主伺候这位小爷态度恭敬的就跟伺候亲爹也差不多了。

    眼下这位小爷跑回来了,哪里有人敢阻拦?

    陈诺直接跑去一号别墅,也就是整个温泉馆里,位置最好,温泉池最大,装修最奢华的那栋。

    然后,算是意外,也算是意料之中的——李青山居然不在。

    陈诺站在空空荡荡的别墅客厅里,眯着眼睛,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这是……跑路了?

    温泉馆里的一个管事的经理听说这位爷来了,得到消息后赶紧开着温泉馆里的游览电瓶车跑了过来,看见陈诺就点头哈腰。

    “李青山呢?”陈诺犯不上对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发脾气,而是笑眯眯的问道:“我来找他的,他去哪儿了?”

    “陈先生……”经理一边擦着汗珠子一边陪笑:“我们李董今天一早就走了,现在不在公司里。”

    “嗯,不在。”陈诺不慌不忙:“去哪儿了?有留话么?”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了。”经理有点为难:“老板去哪儿,也不会对我交待的。”

    陈诺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一大早走的?几点?”

    “呃……”经理想了想,苦笑道:“反正挺早的,我早上八点钟上班的,那个时候董事长已经不在这里了。”

    陈诺笑了。

    八点钟的时候人都已经不在了?

    这是……天不亮就走了?

    那就是真的有问题了啊。

    显然,这是听说了罗大铲子出事儿了,天不亮就跑路了?

    经理陪笑道:“那个,您找我们董事长的话,要不,您给他打个电话呢?”

    “嗯,我知道了。”陈诺语气很和善的打发走了这个经理,转身而去。

    他走到了温泉馆的大门口,倒也没着急立刻离开,而是站在大门口,摸出了一盒烟来,静静的抽了起来。

    一根烟抽了小半,忽然就看见温泉馆门口的那条街头,一辆汽车飞驰儿来,嘎吱一声停在了陈诺身前后,车门推开,里面钻出来一个中年的汉子,火急火燎的就朝着陈诺跑了过来。

    “陈先生,陈先生!”

    陈诺瞧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继续吸了口烟。

    来人,是李青山手下的那个得力心腹,那个叫老七的中年人,陈诺见过很多次了。

    老七站在陈诺面前,今天的天气原本很好,太阳当头,却只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

    “嗯,是七先生对吧。”

    “当不起当不起!”老七赶紧摇头:“在您的面前,当不起一声先生,您叫我老七就好了。”

    陈诺悠悠叹了口气:“李青山是给我留了话了,对么?”

    老七吐了口气,赶紧点头:“正是!堂主知道您一定会来找他,所以……”

    “所以他先跑了?”陈诺摇头:“他就这么心虚么?既然害怕我,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不不,您真的误会了。”老七赶紧正色道:“陈先生,要不……我们坐下来说?”

    “不费事了,他不是给我留下话了么,你直接说了就好。”陈诺摇头:“我没那个闲功夫。

    实话说吧,我站在这里抽一根烟的时间,是我给他最后的机会了。

    若是他就真的这么跑了,连句话都不给我留下,那么……这次他就真的要倒大霉了,你知道吧。”

    老七赶紧点头:“知道知道!知道的!”

    “行了,说吧。既然留话了,想必这个事情还真不是他干的——我知道他绝没这个胆子。”

    老七定了定神,然后微微弯腰,低声道:“陈先生,我们堂主确实心中胆战心惊,但是这个事情里面另有隐情的。

    他托我给您留的话是……”

    说着,老七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堂主让我对您说:他知道,因为他年轻时候干的那档子事儿,您已然是瞧不上他的人品了。他也为那个事情付出了代价了,之后也没有再敢去厚着脸皮往您身上贴。”

    陈诺点了点头。这个是事实。当初李青山和自己关系最好的时候,已经隐隐的有一点被陈诺纳入自家小圈子的架势了,而且李青山确实也出力为自己做了不少事情。

    后来因为泰国的那次事情,得知李青山年轻的时候吞了自己兄弟的卖命钱,骗自己兄弟去代替自己送死……这个人的人品就让陈诺彻底瞧不上了。

    “嗯,这话我认——不过,他总不会就留了这个吧?应该还有吧。”

    “有!”老七咬了咬牙,壮着胆子缓缓道:“还有第二段,他让我对您说:之前最早的时候,因为和光头磊的那点事情,招惹上了您,他也吃过苦头了。后来为您办事儿,每一次每一件,他也都尽心尽力,从来没有偷奸耍滑过,当初您的女朋友孙可可被绑架的时候,他也是下了死力气帮忙全城搜人的。

    后来一系列的事情,但凡您有用得上他的地方,他也从来都不推脱。

    还有那次,您让他找一个什么玉佩,他被您的对头抓住了,虽然后来您亲手把他救了回来——但中间被抓住的时候,对头对他下狠手问他,他也都是扛住了,没卖您。

    这些都是事实吧?”

    陈诺一点都不犹豫,当即点头:“是事实。”

    “他说,于公于私,他或许对不起别人,但是对您,他是绝对没有对不住的。”

    “嗯,也是事实。”陈诺点头。

    “所以,他让我告诉您……罗大铲子的那个事儿,真的不是他做的,这点请您务必相信他。”

    陈诺皱眉:“我也明白他没那个胆子敢动我朋友的父亲。但是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他不敢说。”老七摇头,陪着笑,姿态卑微的几乎都要低到了尘土里:“老板让我告诉您一句话。”

    “讲!”

    “你们神仙打架,他小鬼惹不起,只能躲起来了。”

    陈诺品了品这句话,笑了。

    “这是……有过江龙到地头了?”

    这就有点意思了啊。

    陈诺点头:“还有呢?”

    “这位过江龙的底子,我老板并不清楚。他让我告诉您,这件事情和他有关系,但是关系真的不大。

    前些日子,他也是被一个本地的朋友拉着组了个饭局,说起来,他当时也就是个陪客,若是这个局组成了,对方答应让他参一股,若是组不成,他就当是卖个面子帮忙站个台而已。

    现在他甚至都觉得,那天是被人利用了去站台了。根本没想到对方会做出这种手段来动罗大铲子。

    您倒是也替他想想,明明知道罗青是您的兄弟,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图谋罗大铲子啊。就连参与也是不敢的。

    之前真的就是被人叫去参加了一个饭局。那人明显是想约罗大铲子,但是罗大铲子这人现在不好约。

    所以就把我们老板叫了去一起吃饭,用人情和面子,才把罗大铲子约了出来。老板其实对这个事情真的知道的不多。”

    陈诺摇头:“知道的不多,为什么这么怕对方?什么神仙打架之类的话。知道的不多,怎么知道对家是神仙?”

    “因为本地的另外一个朋友,才是真正参与其中的,那个家伙和这位外来的神仙关系比我们老板要深多了。

    对方是神仙,也是那个本地的朋友透露的,说对方能量和实力都非常厉害,我们老板是绝对惹不起也得罪不起的。”

    陈诺一挑眉:“比我厉害么?”

    老七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们老板说了……那个朋友告诉他了一些事情,说……对方手下也有能人儿!

    对家的老板姓盖,大家都叫他盖董,但是具体的来历,我们老板真的不知道。

    他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不过,您要想知道更多,可以去问别人。”

    “问李青山的那个朋友?”陈诺笑了:“说吧,谁?”

    ·

    肖国华肖老板最近觉得自己特别顺。

    真的就特别顺。

    原本养在殷巷附近的那个外宅女人,头几个月又怀上了一个,去医院找人一查,这一胎是个女儿。

    肖国华当时就笑的见牙不见眼。

    这女人头一胎给自己生了个带把儿的,第二胎生了个女儿。

    这叫啥,这叫儿女双全啊。

    合在一起,可不就是一个“好”字么?

    仿佛自己就运气当头。

    原本准备拿下来的一家产业,忽然对方就因为经营不善自己垮掉了,肖国华用不到一半的价钱,买下了那个产业,还去沪市找了很好的设计师重新装修。

    又进口了一批装备设施。

    再过两个月装修好了,打算打造成金陵城首屈一指的夜场!

    辐射整个长三角城市,打造夜生活标杆——这就是日进斗金的生意!

    再然后,忽然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给自己引荐了一个外来的过江龙。

    对方的势力非常硬,第一次见面,那个盖董就邀请自己出海去钓鱼?

    你听听!

    肖国华这几年虽然赚了些钱,但根子上还是个土鳖。

    有钱了也不过就是多睡几个女人,多买几套房子,多买几台好车。

    人家直接带肖国华去了一个游艇俱乐部。

    肖国华顿时就开眼了。

    那地方真的就是会员制——你没会员,给钱都不让进。

    想入会,头一个门槛就是:你得有条游艇。

    那天,坐在盖董的那条据说价值上千万的游艇上,在海上体验一把海钓,喝了一瓶价值十几万的“木桐”,那位习惯把丝巾押在衬衫领口里面的盖董,谈笑间就打着电话,随意的和手下交待着几千万的生意……

    那份风采,让肖国华从骨子里都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个土鳖。

    莫了,人家也没提什么正经事,说这次见面就是交个朋友,以后把生意做到金陵城去,到时候有发财的路子,就要请肖国华一起参股。

    上岸前,人家盖董很随意的问了一句:“觉得这出海的船还坐的惯么?”

    肖国华懵懵懂懂的客气两句。

    结果,回到俱乐部的会员中心里,工作人员直接带着肖国华去办了会员的资格。

    你问肖国华老板的游艇呢?

    有了!

    就刚才坐的那条!

    人家告诉肖国华,盖董已经把那条游艇转到他的名下了,就在这个俱乐部,会员也给他办好了。

    以后,任何时间,随时,肖老板都可以到俱乐部来享用属于他的那条游艇。

    一条上千万的游艇,说送,就送了!

    这份手笔,让肖国华吃惊不已!

    当然,随后的接触过程里,这位盖董还轻轻松松的,派人给肖老板解决了一两个生意上的“小麻烦”。

    展现出来的神奇手段,让肖国华更是五体投地!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遇到神仙过江龙了!

    这根大粗腿,必须紧紧抱住!

    ·

    晚上的时候,肖国华一脸无聊的从会所里走了出来。

    嗯,就是他常去的那家。

    从会所大厅出来,看着身后那些穿着暴露的莺莺燕燕,往日里兴致勃勃的肖老板,今天却怎么看怎么都觉得——low!

    嗯,对了,那个盖董怎么说来着。

    风尘气!对,就是这个词儿!

    这种地方,这种货色的女人,那个盖董是看都不屑于看一眼的。

    现在肖国华自己都觉得自己总来的这个地方有些low了。

    今晚酒也没喝多少,平时喜欢搂着里面的那个红牌妖精唱《大花轿》,今天也没了兴趣。

    任凭那个小妖精对自己怎么黏糊丢眼神,肖国华也只当没看到,临了,也是一个人离开。

    站在台阶上吹了吹风,司机去停车场开车了。

    肖老板搓了搓自己的脸家,感觉还是有了三分醉意。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开来停在了面前。

    上车之前,肖国华还心中琢磨。

    自己是不是也该换台车了?

    奥迪啊奔驰啊宝马啊什么的,好像都不怎么上档次了。

    那个盖董上次开的那个叫啥来着——就一个金色的带翅膀的小天使的那个,什么什么斯?

    好像那个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开的车。

    换!必须换!

    这次这个项目做成了,盖董答应自己能赚老大一笔呢!到时候就把车换了!

    拉开车门坐在了后排,肖国华把眼睛一眯:“老魏,回家。”

    汽车缓缓的行驶开了。

    肖国华在后排歪靠着,脑子里转着念头,又觉得有点困。

    不知不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心中也不知道那根神经一跳。

    肖国华下意识的睁开眼睛扫了一眼车窗外……陌生的街道,而且感觉看着就很偏僻?

    嗯?

    肖国华一个激灵,在后排坐直了身子!

    沉默了几秒钟,看着汽车内的倒视镜,肖国华定了定神,稳稳的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来,抽出一根自己叼上,手里把烟盒里的一根烟弹出半截,捏着烟盒往驾驶座前递了过去。

    “兄弟,这大半夜的,来一根提提神么?”

    “开着车呢,等会儿的。”陈诺稳稳的回答。

    肖老板没吭声儿。

    看了看车后排自己的包,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没带家伙——如今到了他这个地位,身上也根本不必带家伙了,早就过了好勇斗狠的阶段。

    “这位兄弟,是短了财路呢,还是遇到什么过不去的事儿了。不如你说说,我听听——老哥我在这片地方还算有点分量,没准可以帮你一把。”肖国华稳稳的笑道:“这世界上,就没什么过不去的事儿,万事都得想开点——遇到事儿不怕,咱们想辙呗。

    太极端的事儿,实在犯不上。

    兄弟,你觉得呢?”

    说着,肖国华拿起自己的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抽出一刀钞票来。

    “做哥哥的我身上就带了这么多,兄弟你若是遇到难处了钱不凑手,就拿着先去应个急!”

    肖国华一边说,一边竖着耳朵等对方的回应。

    陈诺稳稳的转动方向盘,把车开到了一个路口转弯后,停在了路边。

    肖国华吞了一口吐沫,扫了一眼车窗外。

    一片小树林,远处是隐约的山坡子。

    “肖老板,你这词儿跟上回都差不多啊。”陈诺叹了口气:“还是你这种当大哥的,遇到这类事情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所以已经有了固定的说辞?”

    肖国华一怔,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妙来:“上,上回?”

    陈诺“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团建那次,肖老板没忘记吧。”

    团,团建!

    肖国华一听,顿时脸色就变了!!

    忘记?

    怎么可能忘记啊!!

    老子这辈子都不能忘记啊!

    那次也是这个家伙!

    半夜把自己劫了出来,拉到一个荒山无人的地方,地上还挖好一个坑,看那个尺寸,埋自己刚刚好!旁边还插了把铁锹!

    卧槽……

    不是!!

    你劫人也别可着老子一个人劫啊!!!

    上回是招惹到你了!

    这次老子没招惹你吧!!

    陈诺直接扭过头来——这次没戴摩托车头盔了。

    不过脸上戴了个口罩,鼻梁上还架了副眼镜。

    肖国华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赶紧就把目光挪开看向车窗外——可不能真的去看对方的相貌!

    规矩我懂!看见麻匪就得死……

    肖国华强压着心中的无奈和憋屈,咬着牙根子苦笑道:“兄弟……我可没踩着你的道儿吧?你这都针对我第二次了,不合规矩吧?

    我做事儿守规矩,不乱来。兄弟,你做这个买卖,也得有点规矩才好吧?”

    陈诺笑着,忽然身出手来,竖出两个根手指,比了一个“yeah”的造型。

    肖国华一愣,顿时会意,立刻把烟递了过去放在了对方的指尖。

    陈诺笑着,拉开了口罩把烟叼在嘴里。

    肖国华立刻扭过头去看向别处。

    陈诺点了烟,抽了一口,然后看着肖国华扭着脖子冲着车窗外,笑着把倒视镜扣翻了过去。

    肖国华这才松了口气。

    “肖老板,不说兜圈子的话,这次你踩到我的道儿了。”陈诺缓缓道:“我来找你不为钱财,为罗大铲子。”

    一听罗大铲子,肖国华顿时坐直了身子!

    脸上露出一丝惊疑和紧张,却摇头:“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陈诺笑道:“你是聪明人,之前咱们接触,我也觉得肖老板你是个聪明人——怎么这会儿却犯傻了呢。

    我既然找到你了,能不弄清楚事情就来么。”

    “罗……罗大铲子的事儿,不是我做的。”肖国华摇头:“我没那么大的本事。”

    “但你认识做这件事儿的人啊。”陈诺语气很平静。

    肖国华沉默了下来。

    几秒钟后,他摇头:“兄弟,听我一句劝吧。

    我呢,不知道你和罗大铲子是什么关系。不过我劝你,如果你是为了情分恩义,要为他出头的话,我奉劝你一句,这个世界不是打打杀杀的。

    你伸手再厉害,能打能拼,做哥哥的我一点都不怀疑。

    但,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单枪匹马的独行客能参合得起的。

    而有些人呢,也不是你一个单枪匹马的独行客能招惹得了得。

    如果……你不是为了恩义,而是为了钱,拿人钱财为人卖命的话……

    兄弟,别人给你多少,我可以出双倍!你不用担心价钱,就算你觉得我不够有钱,我认识的人,也绝对你比想象的更有钱!

    我的话,你懂不?”

    陈诺语气很诚恳:“懂,谢谢肖老板的良言——不过,我也很诚恳的告诉你吧。”

    说着,陈诺转过身来,平视着肖国华,语气温和,态度无比诚恳:

    “你不说,会死。”

    ·

    肖国华怕死么?

    咋说呢。

    年轻的时候,他是真的不怕的。

    当时觉得自己烂命一条,除了命之外,自己也没啥依仗。

    于是,好勇斗狠,赚那些丧德的黑钱,一路混到今日。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肖国华其实就心中明白:自己开始怕死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从自己赚到了第一个一百万,买下了一个大房子,开始习惯了隔三岔五的喝着好酒,隔三岔五的可以搂着一个年纪比自己小一轮的漂亮妞儿招摇过市……那个时候,其实肖国华嘴上不说,虽然还处处摆出一副凶狠无畏的姿态。

    但其实心里呢,自家事情自己知。

    他知道自己其实开始惜命了。

    喝着好久,住着豪宅,开着豪车,搂着自己年轻时候想都不敢想的漂亮妞儿……

    银行里还有好多个零的存款。

    名下还有好多处赚钱的生意和产业。

    这种日子过着,谁不怕死?!

    年轻时候打架受伤了去医院,医生给自己出力伤口缝针的时候,肖国华都敢对医生恶声恶气的催促医生快着点。

    如今呢?

    他别说受伤了,就算去医院体检一次,每次拿着体检报告见医生的时候,都客客气气的姿态,生怕医生嘴里说出什么不好来。

    验血化验单上的一个指标超了,肖国华都要紧张兮兮的请教医生有没有什么不妥。

    怕死么?

    那可太怕了啊!

    可……

    ·

    “兄弟,我信你能做的出来。”肖国华老老实实的回答:“咱俩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上回你扫了我的生意,我手下那么多人,连你一根毛都没碰掉就全给你干趴下了!

    那次你也是大半夜的劫了我一回,坑都给我挖好了。

    我就明白,上次若是我不合作,我早就埋那个坑里了。”

    肖国华苦笑着,然后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这位兄弟,我是怕死的。

    但……我也明白告诉你,我若是帮你的话……

    那个人,他也能要我的命!

    不但能要我的命,还能要我全家的命!

    你信不信我的话?”

    肖国华说着,心里实在委屈的很。

    妈的,老子可太难了啊……

    陈诺想了想:“你打个电话吧,打给那个盖董,就说你被罗大铲子的手下抓了。

    这个简单吧?然后让他的人来救你,我就在这儿等着。

    放心,人来之后,就没你的事儿了,我不动你。

    肖老板,这个条件已经是我能开的最好的价钱了。

    你若是还不同意的话……那个坑,其实我还可以再挖一次的。”

    肖国华眼睛一亮!

    他试探道:“兄弟,当真?我打个电话,实话实说我被你抓了,让人来救我——就行了?你真不动我?”

    陈诺点了点头:“冤有头债有主——罗大铲子的事儿,我明白不是你做的。你肯定有关系,你肯定也知道,但……你没有那份儿动手害罗大铲子的本事。”

    肖国华此刻心中倒是真有点服气了!

    这个煞星……

    倒是仗义啊!

    看样子不是为了钱来帮罗大铲子报仇。

    多半是和罗家人有什么恩义情分。

    搁古代,这就是游侠儿啊。

    “这位兄弟,我丑话说前头啊!盖董的手下可厉害!

    我知道你能打,但到时候……如果我把人招来了,你……可别怪我!更不能反悔,拿着我来威胁人家啊!”

    陈诺笑了:“只要人来了,我第一时间立刻放你走,行了吧?”

    说着,陈诺又缓缓道:“不过你离开之后呢……”

    肖国华反应飞快,立刻道:“懂!!团建!!懂懂懂!我绝对懂事儿的兄弟!

    只要你放我离开!我明天一早就买飞机票带着人出国团建去!

    这次不到过年,我都不带回来的!

    我再提前回来,我就是你养的!”

    肖老板咬牙切齿赌咒发誓。

    ·

    7017k

    

    http://www.yetianlian.com/yt34564/30157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