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小说 > 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十日路程(二合一)

第三百五十八章 十日路程(二合一)

    队长话落,又传音补充了几句,算是把任务与记忆中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

    包括安排的身份,今后的入宗对策,都一一传达,期望五位队员不要露出马脚。

    五位队员听到,也没有任何墨迹的点头应是,又归整一番之后,就跟着队长向林山门方向赶路。

    且同一时间。

    知晓万剑宗‘观礼’事情的人,也不只是他们。

    在远方的一座城内。

    从客栈中出来的清哥等人,也是把观礼的事情给了解的一清二楚。

    只是他们终究是从客栈中听来的,时间上就有点不太准确。

    不像是小队六人这般,能准确在一个多月,或者三四十天。

    反而是两个月,三个月,甚至是还有喝醉的人说,观礼的事情要一两年。

    得知这个半真半假的消息,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打听的了。

    像这种偏远的城池,总归不像是上个世界的中心帝都,消息能做到八九不离十。

    所以,赶早不赶晚,他们不问了,而是选择现在就去。

    按照时间路程,差不多半个月就能赶到万剑宗。

    但他们四人的决断,虽然都是一样的,都想要去试着加入万剑宗。

    可是在清哥的想法下,这处理的结果却不一样。

    因为在清哥想来,想要找到‘方队长’,那就要按照规则符的特性。

    它的特性,就是核心身份。

    核心身份,当然对应的核心事件。

    那一月后的‘万剑宗大开山门,欢迎东域的各位同道,前来参观他们家的药园子。’

    这可是大人物齐聚。

    说不定就能找到隐藏在其中的方队长等人。

    清哥思索着,等推测出来了最后结论,也一边赶路,一边避着老郑二人,单独向着小舟传音道,

    ‘以我刚才在客栈内的所听所见的消息,最后推论。

    这次万剑宗邀请同道参礼的事情,其实就是和咱们现实中逛新房的事情差不多。

    毕竟万剑宗属于后起门派,又主攻杀伐。

    在丹药与药园的造诣上,总归是比不得万林门与五行宗。

    要知道他们两家已经是存在万余年的本土门派,在这个底蕴上,相信也不用咱们这样的飞升修士去猜本土地仙吧?

    所以,转折点就在这里。

    万剑宗属于后起之秀,又与两家的关系不太融洽。

    可恰恰是这段时间,万剑宗的药材园成功建成。

    想必这个建成,就是说,他们如今的药园底蕴,不逊色于他们。

    这就像是咱们现实内,谁家买了一套房子,又装修好了,邀请亲戚好友参观一样。

    只是这事放在这里,就是彰显门派底蕴,与门派之间的一些交流。

    像是这样的交流,彰显底蕴,定然会邀请不少“同等级”的同道前来,昭示天下。

    说不定万剑宗的宗主,还希望那两家老门派给点建议,让他们万剑宗的药材园更加完善..’

    ‘清哥..’小舟听到传音,倒是琢磨了一下,忽然用笑的语气传音回道:‘我要说我想的和你一样,都是想借用这次机会,找到方道友。你会说我马后炮吗?会带我一程吗?’

    ‘哦?’清哥反问,‘你难道还有什么要补充的答案?’

    ‘咱们在城中听到的消息是一样的..’小舟摇摇头,‘我没有什么好补充。

    但是我想说,不仅我想的和你一样。

    就连老郑他们两个,想的也和咱们一样。

    就在前一刻,他们还和我传音,和我说过这个事情。’

    ‘他们也想通过这个事件去找方队长?’清哥皱眉,感觉老郑二人真的是阴魂不散。

    但也是好事,只要他们一同和自己前往。

    那正好路上多个作伴的。

    虽然清哥烦他们,甚至恨不得弄死他们,但是他们的实力还是有些用处。

    路上万一碰到危机,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看似和他合作的小舟,同样如此。

    在清哥想来,都可以牺牲。

    他这次是报了铁心思,想要跟着队长混。

    可是小舟听到清哥猜测老郑二人去找方队长的这个问题时,却是直接否认道:‘这点他们想的和咱们不一样。

    因为以我的推测,他们找我商量的意思,是想通过这次的万剑宗一事,试着用飞升修士的实力,拜入万剑宗。

    毕竟万剑宗属于后起之秀,除了每百年的开山收徒一事外,这千年来一直广邀天下修士加入。

    他们这次就想趁着这个机会,试着加入万剑宗。

    关于这件事,刚才客栈内的几位修士也说了。

    万剑宗不像是其他门派一样,需要各种繁琐的排查,还有各种任务考察。

    相反,飞升修士只要效忠拜入万剑宗后,经过一些简单的审查,就能获得外门执事的身份,享受门派执事的待遇。

    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我也心动了。

    因为咱们可不是本土的修士,都有一方势力罩着,有资源享受。’

    小舟传音到这里,还忽然笑了,‘没资源享受的人,他也很难到飞升..所以咱们这个身份,最好还是归于北域吧。

    那里比较混乱,没人人查。’

    ‘好..’清哥琢磨瞬息,就和小舟这么定下了。

    且同一时间。

    不止是清哥等人的计划完善,开始算计老郑二人。

    在东域边境,山村外。

    张封也在远方的林中小道上,看到了前方一里外的马车。

    呼—

    还没等张封有什么动作,车上的人有什么动作。

    拉着的金丹骏马,好似感受到了后方来人,于是稍微扬了一下蹄子,让马车的行程一顿。

    这是提醒车里的主人,有外人靠近他们了。

    不过,这倒不是这只灵兽的感知灵敏,可以发现渡劫境界的张封。

    而是张封没有隐藏踪迹,不然灵兽真的发现不了。

    同样,也在灵兽预警的时候。

    张封看到人家已经有了防备,才上前一步,渡过一里距离,来到了马车前方。

    ‘是刚才那个修士..’车中,少爷看到张封拦路,却稍微疑惑几息。

    但随后他见到张封没有任何恶意,就大大方方的掀开了帘子,邀请道:“道友若是有事,不如进马车一叙?”

    “多谢。”张封看到少爷上来就邀请自己,却是没有什么怕生的架势,绕过了正在生气的骏马,直接走到了马车里面,坐在了少爷对面的木椅上。

    车中,空间宽敞,相对的木椅中间,还有一个小炉子,上面温着一壶茶水。

    少爷看到张封坐好,则是一边从手旁的小木柜里,拿出新的杯子、倒茶,一边询问,“这位道友,你也是来观礼我宗的药园?”

    ‘药园..’张封接过茶水的同时,听到这个词,倒是思索了几息。

    再根据‘自己’三日所得,找了找相关的记忆后,张封知晓万剑宗的确是要在这段时间内举办一次药园观礼。

    同一时间,少爷看到张封轻轻点头,好似默认,也不由端起手边的清茶,仿佛缓解气氛一样道,

    “这数日,我归宗的途中,见到了太多来参见观礼的道友。

    只是这些道友都独身、或结伴前往..”

    少爷说到这里,向着张封一敬,“如今像是道友这般拦车的人,却是第一个..于此之前才惊异了片刻,还望道友莫怪..”

    “是我唐突。”张封听到少爷好像有些无语的心情,也是回礼一敬,“我一生都在北域游历,对东域的情况毫无所知。

    所以在之前路上,见道友马车上悬刻万剑宗的标记,才拦下了道友的马车,想要问一下万剑宗所在。”

    “原来如此。”少爷稍品一口茶,对此不再多问,反而是坐直了身子,一尽地主之谊,向着张封笑着,

    “我宗于四十日后,举行药园观礼一事。广邀天下道友。

    如今道友能来,是我宗荣幸,哪有麻烦一说?”

    少爷说着,是一副抬人的模样,仿佛把张封形容成很厉害的大人物。

    但这也是客套话。

    事实上,他认识都不认识张封。

    若不是见张封气质不凡,也没有这么多客气。

    所以,张封真要蹬鼻子上脸的当真,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而张封听着听着,又听少爷接下来说着药园的重重观礼安排,就知道观礼的具体时间,是定下个月二十四号。

    正好在这个世界的冬至年历。

    并且少爷所知道的事情,可不像是天下众人传的那样,两个月、甚至半年、一年的。

    他身为万剑宗的弟子,说出的天数,基本最靠近实际。

    前后最多差不了三天。

    届时或许还有一些外域的势力、以及一些散修来至。

    也正是这般。

    少爷听到张封是散修,是来观礼的,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

    如今带张封一段,也算是尽了地主之谊。

    但在随后。

    两人又聊了一会。

    张封思来想去,感觉时机差不多了,两人算是彻底认识之后,也根据事件任务,稍微探口风般的询问道,

    “楚道友,我游历已久,如今想要找个安身之地,不知道贵宗是否还收人?”“张道友想来我们万剑宗?”

    听到张封是要‘投靠’他们宗门,加入他们万剑宗。

    少爷第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像是欢迎自己人一样,点头道:“自然是好事!”

    少爷说着,一副尽心帮忙、代为引荐的模样,不像是之前那般的‘随意敷衍’。

    当然,这个敷衍是看不出来的。

    要不是张封拥有心识,也瞧不出他之前一副萍水相逢,点头之交的的客气模样。

    没办法,任谁路上随便见到一个人,又没有任何利益牵扯下,谁会手拉手的称兄道弟。

    就算是别人愿意,自己还觉得这个人是神经病,或者‘别有所图’。

    但现在,自己明确了表示,自己想加入他们宗门,这个就是一块敲门砖。

    也是一路上和少爷聊着。

    张封知晓渡劫修士,在这个世界内已经是高手,算是一个门派的中流砥柱。

    放在一些偏远的地区,更能镇压一方。

    引入这样的高手进入,再确保这样的高手无二心。

    少爷也是有功劳在练功房记着。

    算是双赢。

    以至于此。

    少爷不管是为功劳,还是真把张封当成朋友。

    在接下来去往万剑宗地界的一路上,也向着张封介绍了一下东域修士都知道的情况,以及今后的车程安排。

    大致是万剑宗在东域的北边,路程三百万里之遥,需要十二日路程才能到。

    但大约赶路赶个十天,在第十日下午的时候,就能来到万剑宗治下的第一座城池,也算是万剑宗的边境。

    到了那里,他就需要找驻扎在城池内的万剑宗内门弟子,或者执事,然后说明一下进宗的事情。

    这算是第一道检验关卡。

    主要是让宗内有话语权,以及有权带人入宗的人,瞧瞧张封是不是渡劫修士。

    只要是,什么都好说。

    不是,那就是诳骗。

    如今,去往第一座城的路上,少爷把这事都说的很明白,就是怕将来出误会。

    终究是他没有很大话语权,最多只能报个功绩,为张封报个名额。

    至于最后如何,他做不了主。

    现在趁着还有时间,他就把这些事情全部说清,想让张封知晓,别误以为他们万剑宗不把渡劫修士看在眼里。

    因为这说不查,又查的样子,很容易让性格执拗的暴脾气修士不喜。

    张封对此,倒是觉得他们很小心,很对,一切按流程办事,没什么错。

    所以对于少爷客客气气说的事,表示他们的做法很对。

    毕竟一名渡劫修士不想加入宗门的话,完全可以当一名自由修士,不用两方都为难。

    就如东域最南边的十河道人。

    少爷在路上闲着,就说起了他的故事。

    张封听着,知晓十河道人就是一位主修水系功法的渡劫修士。

    很多门派邀请他。

    但他哪里都不去,反而去往了偏僻的东域最南边,掌握着大约方圆千里的土地,百县十村的,也算是自立为王。

    寻常的小门派,也不会打他的主意。

    大点的门派,也不会贪图他的僻静贫瘠之地。

    反正不管怎样,也不论那里是否适合修炼,十河道人在那里活的挺滋润的。

    远离战火,远离动荡区域。

    每日都悠闲的钓钓鱼,偶尔为村民驱赶一下野兽。

    就算是他们十河内出了什么修炼天才,或者出去惹事了。

    十河道人也告知了所有人,只要出了他们十河,他就再也不管。

    只为自己的小日子。

    或许他就这样混到寿命将近,然后再迎来下一任的十河道人,继续如此往返。

    直到哪任‘十河道人’有利益心,或者参与了哪方门派的厮杀,让平静的十河毁于一旦,成为寸草不生的废土。

    但又在这个世界的繁荣人口下,多方门派的竞争中。

    就算是废土,也会被人利用起来,然后再次成为生灵的栖居之地。

    可不管怎么说,渡劫修士,的确是拥有一定的资本。

    强如万剑宗,也不会轻易拒绝一位渡劫修士的投靠。

    前提,是真的一心加入万剑宗,为万剑宗的发展做贡献。

    而也在张封一边思索着,一边和少爷聊着,听着他说起关于无极大陆上的一个个故事。

    随着时间的过去。

    经过将近十天的路程。

    二人也终于来到了万剑宗的境内。

    再随着离最近的城池越来越近。

    张封感受到这里地界的灵气,又比寻常的地方多上一分。

    依照如此浓厚度,再加上各种香火与龙运、鬼都加持。

    张封感觉在去往万剑宗之前,能修炼到渡劫小成,再添一分自保之力。

    

    http://www.yetianlian.com/yt44034/209291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etianlian.com。何以笙箫默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yetianlian.com